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930-42936680/

第288章 別有目的
    “大家……需要我……”聽到這話,小嵐心中涌現出一股強烈的感動,甚至這股感動都超出了剛才夢送給她紅袖。

    小嵐是個小女子但是浩渺之心往往是存在于方寸之軀。小嵐此刻愿為了所有人犧牲自己,就憑那句“我們大家需要你”!

    小嵐走到前面,奧尼爾摸了摸小嵐的頭,鼓勵的一笑。小嵐回過頭看向人群,夢無論在哪里,那股出塵的氣質總是改變不了,總是會鶴立于人群中。

    夢看到小嵐看過來,心中硬下心腸不去看小嵐,而是抱著手看向別處。

    “你騙不了我的,夢哥哥,若是你對我絲毫感情皆無又怎么會送我紅袖呢?”小嵐在心中想到。

    小嵐咬住下唇,強迫自己不再看夢。

    老者認得這位少女,上次女神希爾降臨就是通過這位女子。

    老者溫和的對小嵐說道:“小姑娘,不用怕,放下心來。”老者用上了一絲魅惑之力,他的話好像是直接響在小嵐的腦海,小嵐頭腦不禁逐漸昏沉。

    老者閉上眼和他早已奉獻出此生的女神聯系起來,一如以往,可是這次并沒有得到回應,幾刻鐘后,依然毫無回應,老者不禁汗流浹背。

    “偉大的女神,您為何不再睜眼看看這個美好的世界,為何不再理會你最忠誠的仆人?”

    奧尼爾也發覺不對勁,心中不妙的感覺更加好奇強烈。

    祈神術耗費巨大,就在老者堅持不住時,一個威嚴的女聲出現:“我的仆人,為何召喚我?”

    老者一個踉蹌差點跌倒,一旁的李斯眼疾手快扶住老者,不然老者就要摔倒了。

    老者激動的跪在地上,在心中虔誠的說道:“偉大色希爾女神,你最虔誠的仆人向您祈禱,愿天下之恩寵賜予你身。”

    “我的仆人,我很忙,快點說有何事。”

    老者趕忙把一切說出來。

    女神沉默了好一會兒,說道:“好吧,我降臨神光,解釋清楚。”

    老者趕緊起身,對著奧尼爾說道:“女神就要降臨了。”

    奧尼爾不禁握住雙拳,心中說不出的滋味。

    一道白光從天際閃過灌注進小嵐身上。

    小嵐慢慢漂浮在半空,渾身散發著圣潔的光芒。

    神殿的信眾均跪在地上,那些跟著奧尼爾前來的人也紛紛跪在地上,畢竟是神靈,該有的尊敬還是要有的。

    小嵐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意念溫和的把自己的意識排擠到靈魂深處,她就好像在看一部影視劇一般,看著自己慢慢飛起來,慢慢說道:“奧尼爾,你心中的疑惑是什么?”

    奧尼爾說道:“又見面了,希爾。我的疑惑你是知道的。她這次來到目的是什么?難道非得讓整個fet毀于一旦她才甘心嗎?”

    “希爾”面容冷峻,說道:“她是為了我們好,你們怎么不明白呢?”

    “為了我們好?呵呵,讓我們墜入夢境中不可自拔,讓我們一輩子生活在虛假中,這就是為了我們好的方式?”

    “希爾”面有冷色,說道:“如果你是來吵架的,我可不奉陪。”

    奧尼爾深吸一口氣說道:“好吧,我想問問那突如其來的黑暗是什么?難道是她對我們出手了?”

    “沒有,我并沒有得到主母對付你們的消息。而且……而且我們也不知道現在究竟是在夢境還是在現實,可是每個人的幸福都是顯而易見的。無所謂夢與現實,只有美好的生活。”

    奧尼爾皺眉,心中想到:“難道真是牧神蘇醒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么對于整個fet來說都是一個大大的好消息。

    奧尼爾想了片刻,面上有些溫柔之色,又問道:“希爾,前些日子為什么我失去了對你的感應了呢?”

    “希爾”對奧尼爾的溫柔視而不見,說道:“這是主母的緣故了,主母助我突破到了和你一樣的等級,所以以前的感應方法不生效了。”

    “什么!她竟然會主動讓你突破?”奧尼爾一臉不信。

    “希爾”說道:“我說了多少遍了,主母的到來只會讓我們fet越來越好,而不是你和牧神那個死腦筋想的洪水猛獸。她教我們人之初性本善,教我們利用工具,教我們如何生產,她吃些東西又有什么不對?”

    奧尼爾緩緩搖頭,說道:“希爾,你被蠱惑了。她把整個星球都差點吃光,害的我們失去家園,即便她教我們各種知識也是別有目的。”

    “希爾”面有不耐之色,說道:“我和你這個死腦袋說不通。主母現在已經把fet改造的如同人間仙境,而且我們正在從夢境向現實轉變,正如主母說的:只有毀滅原有才能創造新世紀。現在我我們生活的很幸福,真希望……希望你能到來,那樣……那樣我們再續前緣也不是不可能。”

    奧尼爾臉上露出少有的激動。可是隨后又長嘆一聲,說道:“我是不會生活在夢境中的。”

    “希爾”原本緩和等我臉色又恢復冷峻,說道:“你知道小精靈們是生活在哪里嗎?你知道什么是現實界和物質界嗎?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世界嗎?什么是夢什么是現實你根本不明白。或許你們現在的生活才是夢,而我們的生活才是現實。”

    “世界……什么是世界……什么又是夢和現實……難道真的無法判斷……也對啊,我憑什么就認定地表的世界是夢的世界呢?”奧尼爾皺眉,神色有些悵然。

    “我知道你們召喚我的目的,我也不知道那突如其來的黑暗是什么,可是我知道絕不是主母在搞鬼,所以我覺得牧神蘇醒的可能性更大些。”

    聽到希爾的話,那些跪在地上的人們都有驚喜之色,如果真是這樣,那么無論再如何黑暗的絕望也會被昂揚的希望填滿。

    奧尼爾臉上也有忍不住的喜色,他說到:“如果真是這樣,那么我們fet也有了些底氣應對大災變了。”

    聽到“大災變”三個字希爾面色有些擔憂。她說道:“我可不把希望寄托到牧神這個榆木疙瘩。”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