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930-42935801/

第222章 巨蟻甲殼
    而這怨念在巨蟻藍色的血液布滿陣法,滲入巖壁時,被一一洗滌。

    唐守道驚訝的發現這個事情,不禁疑惑,難道奧尼爾要血祭的是洗滌fet遺留下來的千年怨氣?

    fet的人從沒有見過如此血腥的一幕,有人腿發軟,沒有絲毫斗志,但大多數人一臉憤懣,他們與怪物的千年恩怨就在這一朝解決。

    “靈視!”唐守道雙眼黑瞳上翻,露出大片眼白,顯得十分恐怖,唐守道用特殊法門看到fet眾人身上不斷冒出黑氣。這些黑氣扭曲著,不僅這些人身上有怨氣,唐守道往遠處望去,遠處的黑氣直沖半空,如同巨大的龍卷風,那是先驅者碑林。

    隨著怨氣被血祭,一股股清氣從地底冒出來,唐守道深深吸了一口,只感覺渾身暢快,一種朗朗乾坤的青天白日的豪邁感覺涌入心田。

    唐守道關閉靈視,還是不明白奧尼爾血祭消解怨氣干什么。雙方明顯是死敵啊,為什么還要血祭怨氣,難道奧尼爾想和fet的人和解?

    想不明白唐守道索性不再去想。

    “拉莫斯!”唐守道喚出零點,向巖洞跳下去,無數巨蟻噴涂吐蟻酸,這原本可以腐蝕巖壁的蟻酸,遇到零點的護甲絲毫作用不起,唐守道抓了幾只巨蟻,然后返回,看著這幾只巨蟻,人們本能的躲避開啦。

    而唐守道一臉興奮,他自小就喜歡研究,見了奇怪的生物自然要研究透徹。

    反正這里有夢主持,想來怪物是不可能突破陣法的,唐守道便拖著巨蟻去研究了。

    巨蟻瘋狂進攻了數十個小時,才慢慢退去。夢望著陣法下那看不見邊際的巨蟻尸體,不僅松口氣,雖然他消耗不大,但是對感官和精神上的刺激實在太大了。

    夢知道唐守道研究巨蟻去了,他對這巨蟻能產出的材料很好奇,上次的觸角就是個好東西,不知這巨蟻又能帶來什么意想不到的材料。

    唐守道發現這些怪物的血液有很好的魔力承載性,最適宜做魔力溶解劑,而且效果出眾。經過簡單的粗制,一管藍色的魔力溶解劑出現在唐守道手中,別看這不起眼的一小管,在外面至少要賣到一百度能量金幣!而魔力溶解劑又是煉金產品消耗最大的東西,所以唐守道打算不放過每一只巨蟻。

    而且巨蟻身上的甲殼也是很好的煉器材料,用來制作臂盾等小盾牌,效果出眾。

    總之,fet的怪物渾身是寶,處處有價值。

    唐守道讓夢把所有巨蟻的尸體搬過來,見到這么多的巨蟻,作為一個研究者,唐守道只感覺自己是幸福的。

    把狗娃拉來,讓他幫忙制作魔力溶解劑。見一大罐一大罐的魔力溶解劑被放進芥子空間,唐守道心中的興奮難以言表,暗自祈禱奧尼爾的血祭能多持續一些時間。

    第二輪的怪物來襲很快來了,這次是一只只巨鼠,望著那一只只眼睛通紅的巨鼠,fet的人再次握緊雙拳,冷冷的看著巨鼠飛蛾撲火,被陣法一一絞殺。第二波血祭開始。

    夢通過和靈視差不多的方法,也看到了fet的千年怨氣正在消散,心中雖然驚異,但也沒有過多想法,按他猜測,或許這是奧尼爾的妥協,向女神希爾的妥協。

    因為詛咒和祝福的交織,只要fet的人能突破巖壁到達地表,那么奧尼爾就會被詛咒反噬,永遠無法出來巖壁,只能與黑暗和痛苦相伴,這一結果顯然是奧尼爾不能接受的。

    所以奧尼爾想用血祭洗滌怨氣,和女神妥協,畢竟這是千年的恩怨了,而且奧尼爾還是受害者,女神希爾不應該再緊緊相逼。

    二者都是神靈,神憐世人的基本準則還是明白的,所以奧尼爾事先派人來告訴唐守道,我們要大舉進攻了,這明顯是給唐守道提醒,讓他們有所防范,不然為了血祭而死傷太多人,這血祭效果可就大減了。

    當奧尼爾的信徒看到神秘的陣法,雖然不知道是什么,但其中的威能卻感受的真真切切,覺得普通怪物無法突破。于是回去和奧尼爾一說,當奧尼爾知道fet有對抗自己的方法了,這才大舉進攻。不然血祭還真的無法完成的這么順利。

    巨鼠的進攻自然也以失敗告終,在留下無數尸體后,潮水般退去。

    又多了一份研究材料,唐守道滿臉亢奮。研究完觸角、巨蟻后,唐守道已經建立一份fet怪物基礎的數據庫了,里面有遺傳基因序列、體內理化性質、基本生物指標等等。現在又多了一份巨鼠的樣本,會讓唐守道的數據庫更加豐富。

    將巨鼠的數據提取出來,然后一起拷貝進光腦里,有了龐大的數據庫支持,現在唐守道只要對著怪物一掃描就可以得知這種怪物的各項數據,即便沒有見過的怪物也是如此。

    唐守道將數據庫傳給每一位千勇團團員。千勇團的武魂雖然沒有靈子,無法儲存記憶,但是可以與任何物質融合,特別是與身體融合,便可以搭載記憶,所以流量再如何龐大的數據,理論上千勇團的團員也能搭載。

    巨鼠身上的材料就差些了,只有血液和毛皮有價值。因為要處理的怪物尸體太多,所以唐守道叫來狗娃,讓他又找來幾個手巧的團員,一起處理尸體。

    這段時間千勇團的訓練任務已經到達一個瓶頸,沒有經過實戰,是無法再做進一步的訓練了。

    特別是希爾號,因為自己的武魂就是光腦,雖然是手動操縱,甚少依賴智能,但是在緊張訓練幾天后,在經過開始的磕磕碰碰,每人現在都是駕駛光甲的好手,比外面駕駛幾年的光甲機師都不遑多讓。

    只是希爾號攻擊手段只有鈦金刀和熱線槍以及爆彈,雖然有些套路可以使用,但還是太過薄弱。

    光甲格斗術一向是機師的不傳之密,即便是師徒制度開放的唐國也少有光甲格斗術流傳在市面上,唐守道也只懂得基礎的光甲駕駛和基礎的進攻手段,對于光甲格斗術也不是很精通,而在四大網中也甚少有關于光甲格斗術的信息,各大流派都敝帚自珍。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