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930-42935775/

第196章 大感稀奇
    族長見二人走來,連忙從座位上站起,恭聲說道:“老朽清風見過二位天君。”

    唐守道身無半分功勞,又蒙對方搭救,見對方鞠躬行禮,頓時赧顏失色,說道:“清風長老不必如此,我二人受fet搭救,心存感激,豈能再受禮節?”

    夢也說道:“正是如此,我們感激不盡,豈能再受老先生行禮?行禮的該是我們才對。”說完就是深深一鞠躬,唐守道也是如此。

    清風見二人張弛有度,深諳禮法,對其的看法又提高了一些,當下對今后fet的發展也更加看好了。

    禮節之事本就無大礙,三人坐在座位上,清風示意二人喝漿。

    唐守道端起水杯,抿了一口漿,團在舌底并不立刻下咽,只感覺一股特殊的甘甜從舌底散發開來,又有一絲微苦,諸般味道摻雜,倒也是美味。

    唐守道喝了幾口漿,放下水杯,對著清風問道:“你們既然知道這是一顆星球的內部,就沒有想辦法出去嗎?”

    清風愣住了,悠然一嘆,眼光灼灼的望著唐守道,說道:“豈會不想,我們用了百般辦法,可是都毫無效果。”說著,清風站起來來到露天窗戶邊,指著遠處一個最高的建筑物,說道:“看見那個先驅者碑林了嗎?”

    唐守道和夢來到窗邊往遠處看去,只見灰蒙蒙的有無數石碑聳立。

    “那里就是我們的圣地——先驅者碑林。”清風又長嘆一聲,說道:“在我們fet只要超過30歲的人就要去歸墟之地。”

    “歸墟之地?”

    “沒錯,歸墟之地,那里是個巖層最薄弱的地方,我們用最先進的挖掘器向外挖掘,可不知怎么回事,所有進入歸墟之地的人沒有一個人可以活著回來,回來的都是英魂,為了英魂不滅,我們只能把它們煉成武魂,供我們驅使,所以我們給所有犧牲者立碑言志,這就是先驅者碑林,而這種碑林我們足足有十處!”

    “開始我們只是對外面的世界感到好奇,所以才想著探訪,可是隨著每一次先驅者進入歸墟之地,我們fet的人們就會發展一大截,植物產出豐富,小子實力突飛猛進,等等。所以縱然進入歸墟之地意味著性命不保,但我們每年還是要派一批人進入歸墟之地。”

    唐守道思量片刻,對fet的人哀嘆一聲,又問出心底最大的疑惑:“你們為何稱我和我的伙伴為天君呢?”

    清風眼光一瞬間極亮,好似光的源頭,唐守道在這瞬間竟然不敢直視老者的眼睛。

    清風直愣愣的盯著唐守道看了片刻,后者渾身不舒服,就在唐守道忍不住時,清風長嘆一聲,說道:“這是苦難的大地女神西維爾的詛咒,我們fet的人自幼以來便沒有神念,但也有特例,數千年時間我們fet出現了三名擁有神念的先驅者,這三人我們稱之為三圣,在三圣的帶領下,我們的文明發展迅猛,比之所有領頭人快了數倍,就這樣我們明白了神念的強大。我們就稱為有神念的人為天君。”

    唐守道暗嘆一聲,又說道:“可是你們與我們二人不僅在神念上有差別,還有一個很大的不同。”

    “哦?什么不同?”

    唐守道和夢對視一樣,打開光腦,上面顯示著周圍的電磁波強度。唐守道說道:“我沒有檢測到你們有電磁波強度,也就是說你們沒有腦電波和心電反應等一系列人體電活動!”

    “電?”清風皺著眉頭,問道:“什么是電?”

    “一種比活躍態能量相對低級的能量,我們人體內有各種電活動,進行傳導信號,而我并沒有在你們體內發現電活動,我實在對你們的身體感到好奇,真是不知道你們的神經是如何構建的。”

    當初用光腦檢測出這些fet的居民沒有電磁波時,唐守道僅僅有些吃驚,可是當他進一步檢測,卻發現他們竟然連電活動都沒有,這下唐守道有些駭然失色了。

    清風不以為意,說道:“我們fet世代生活在星球內部,有些和你們不一樣之處,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唐守道搖搖頭,說道:“根據三要素理論,身體是三要素之一,外星生物雖然眾多,構造復雜,但是大體上卻是沒有太大差別。fet的居民和我們外表差不多,那么可以斷定,在生命伊始,大分子聚合成有機物時,進化歷程便基本一樣,所以生物電活動這么重要的屬性理應也具備啊,除非三要素理論不全面,無法籠括所有生物!”

    唐守道第一次對君父唐緒略最得意的三要素理論產生了質疑。

    清風對三要素并不感興趣,說道:“既然二位天君是從外面進來的,那能說一下外面的世界嗎?”

    “這該如何說起?”夢輕嘆一聲,繼續說道:“就從‘水’開始說起吧……”

    “水?”清風嘀咕著這個名詞,喉嚨鼓動幾下,不由得咽下一口唾沫。

    “你們喝漿,而我們喝純潔的水……”夢講了起來,清風腦中對外面世界有了一個夢幻般的想象,特別是水,“純潔的漿……該是如何甘甜。”

    夢說了一陣子,清風臉上露出向往之色。

    “而且,我們那里有很多動物,物種豐富。”

    “動……物?”清風思考了一下這個詞還是不明白。

    fet的居民食物鏈很簡單,就是綠色植物——人類,其中沒有所謂的一級消費者和二級消費者的區別,除了生產者植物,便是消費者人類,夢和唐守道沒有在fet發現任何一種動物,或許真如清風所說,這是大地女神西維爾的詛咒,雖然讓fet的生物圈失去了豐富性,但也同時保護人類,不用和其他消費者共享本就稀少的植物。

    在夢的解釋下清風算是明白了什么是動物,眼中神采閃動,竟然除了植物還有其他可以和人類一樣可以移動的東西,這讓清風大感稀奇。

    夢又講了一些基本常識,清風對外面的世界更加向往。

    唐守道還在想著三要素的事,心中惶恐不安,他的幾乎所有修為都是建立在三要素上,如今隱隱察覺到三要素有缺陷,當下只想探明并且彌補缺陷,對二人的談話也沒有往心里去。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