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930-42935748/

第169章 早早防范
    “v是指人與人的戰斗,ve是指人與智慧生物以外的存在的戰斗。這其中相同的術法在面對不同敵人時效果并不一樣。比如這門‘鬼印珠’的術法。”美女老師打開教學用光腦,在黑板上投射了一副視頻,里面有一人拿著一把短劍,向下一斬,一個巨大白色光輪形成,并向前快速滾動而去。

    視頻演示了幾遍,美女老師說道:“這就是‘鬼印珠’在與人戰斗過程中可以實現十二段的打擊次數,但如果打在怪物身上,打擊段數足足提高了一倍,而且傷害也提高百分之三十!為什么會這樣呢?產生這種區別的原因是什么呢?”

    “大家翻開教材《術法全解》第三百頁‘氣與法則’。”

    教室里一片翻書聲。

    “這一章主要介紹了三個天地法則,鬼印珠面對不同敵人發揮出的不同效果就和這些有關。”

    “天地第一法則——名!”

    “天地第二法則——濃!”

    “天地第三法則——對!”

    “名、濃、對,便是三大天地法則。名是第一法則,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每樣事物都需要名字,你我他就是一個群體名字,趙錢孫李就是個體名字,沒有名字自身的一切也就不存在。‘名!’是比意識更重要的概念。”

    “因為‘名’的存在鬼印珠的攻擊效果才發生改變,對怪物和事物的攻擊可以溢出。”

    “第二法則——濃,同樣主導ve和v的不同。在天地每一處空間,能量并不是均勻分布的,整體有別,但有規律。一般是宇宙中心高,越接近邊緣越低。怪物沒有智慧,‘濃’這一天地法則影響不到意識體,所以鬼印珠可以多段攻擊怪物,而人類有意識體,受‘濃’天地法則保護,所以鬼印珠只有標準的十二段攻擊。”

    “第三法則——對,保證了每個個體的獨特性,所有的事物都是正確性的,在沒有科研機構可以證明負世界存在的情況下,‘對!’成為了判斷我們個體的唯一標準。這一標準更加深了前兩個法則對ve戰斗模式的不一樣。”

    講到這里,美女老師停下來喝了一口水,接著又講到:“天地法則僅僅是其中一個方面,更重要的是‘氣’的存在。”

    這節課唐劍豪受益匪淺,深感神鍛大學每一節課都很重要,只恨自己不能分身,無法把每節課都聽到。

    午飯唐劍豪再次品嘗到唐國經典菜肴,在自己精湛的廚藝比對下,廚工經驗同時提升不少。

    唐劍豪吃完飯就去訓練室訓練,目前他已經徹底穩固境界,并逐步向99級逼近。前世他已經到達99級,這一世自然極其順利。

    訓練了片刻唐劍豪隨著課鐘進入一間教室,開始下一節課。

    歲月總是讓人覺得鞭長莫及,無論如何追逐都是遙遠如同亙古不滅的恒星墜入深不可見的黑洞中,讓人陷入無盡的黑暗。三年的時光轉眼而過,這三年唐劍豪往返在神鍛大學和別墅之間,他現在已經掌握不少常識,不再像和言波戰斗時的懵懵懂懂。這幾年他多次在斗神群發起戰斗請求,和多名高手交戰,收獲不小。

    更重要的他現在等級已經到達81級,以一化萬的境界。

    這一境界給他展示了一個新的修煉世界。他曾幻想的化身千萬的目標終于實現,現在問天閣每一節課都有他的身影。同一時間點竟然有同一人在聽課,早有人注意到異常,可是當老師向上面反應時,卻石沉大海,沒有得到任何回應。也有人知道這位同學恐怕是到達傳說中的以一化萬的境界了。

    何謂“以一化萬”?并不是單純的分身術。你機體的每一個原子,每一個細胞都是你,都可以幻化出來人形,沒有分身和主體之說,全部都是真的,而且實力都是一樣,都是81級。

    這三年饒真真和唐劍豪的感情越加如膠似漆,難舍難分,只是還未行周公之禮。唐劍豪打算舉行一個盛大的婚禮迎娶饒真真,到那時再不負卿之芳心。

    君越和龍緒也升到49級,距離五十級僅一步之遙。

    一身華裝的唐紅彥在后花園賞花,突然一個內侍匆匆忙忙跑來,在唐紅彥耳邊說了幾句話,唐紅彥望著盛開的花,不自覺的死死握住花朵,不知想些什么。

    片刻后唐紅彥轉身離去,嬌弱的花朵赫然變成一堆粉末。

    “詔:朕繼位以來海內河清,天下太平。民有所安,萬邦咸服。吏治清明,君臣善睦。德可比先圣,功更盼后人。今我國奉天命理天下,千年前失卻天命,愧對天神,惜天命不絕,今歸矣。自此天命、守護、吾尊三足鼎立,外邦難撼。通告于全天下,我天命者唐劍豪回歸。舉國慶賀,大赦天下,游人盡可行溫飽,士者皆可享打賞,數萬億度犒賞全天下!特此敕令,吾位永極,萬古不滅。”

    唐劍豪看著網上這通告,眼皮不斷跳動,唐紅彥事先根本沒和他商量就把他回歸的事昭告天下。

    君越小心問道:“主公,不知女皇此舉是什么用意,我們還是最好防范才是。”

    龍緒也說道:“君越說的沒錯,我們應該早早防范。”

    饒真真說道:“我已經買了一艘小型民用飛船,若是苗頭不對,我們立刻遠遁。這三年所學足夠我駕駛一艘不大的飛船了。”

    唐劍豪呵呵笑道:“沒有那么嚴重,唐紅彥公開我的身份,反而是承認了我的存在,只是接下來有些麻煩罷了。”

    唐劍豪說話間,突然光腦滴滴響了起來,唐劍豪接聽,是唐紅彥的通話。

    “抱歉,天命者大人,未和你事先商量便公開你的身份,可是唐國目前太需要一個天命者了,現在國際形勢不容樂觀。我們應該早做準備。”

    “沒事,我愿意為唐國的國民做出應有的犧牲。”唐劍豪一臉真誠。

    “那太好了,唐國會記住您的。接下來有個新聞發布會還需要您參加,您不會拒絕吧?”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