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926-43323606/

第一百一十二章:韭菜和雞蛋,都補腰
    大雨的街上,行人并不是很多,倒是那滴滴答答的雨聲顯得有些雜亂,街面上的積水里泛起一圈圈漣漪,面館里冒著熱氣騰騰。

    杜若撐著油紙傘慢慢的走著,路過一家包子鋪的時候,一個咬著包子的青年走了出來,躲進了傘下,這人正是王缺。

    “韭菜餡的包子,兩文錢一個,味道不錯,你要不要吃一口?”王缺把咬了一半的包子遞到杜若面前。

    杜若低頭看了看那還殘留著口水的包子,輕聲道:“我不喜歡吃包子。”

    “韭菜呢?”

    “韭菜好,補腰。”

    “你腰不好?”

    “我腰很好。”

    “那你還要補?”

    “男人嘛,誰會嫌棄腰更好?”

    “有道理。”王缺又從懷里取出一個包子,遞給杜若,道:“來,補一補?”

    杜若搖了搖頭,說道:“不了,回客棧,讓廚房弄一道韭菜炒雞蛋,嗯,雞蛋也有同樣的功效。”

    “是嗎?”王缺若有所思,道:“難怪我腰這么好,看來是雞蛋吃的多的原因。”

    一邊說著,王缺居然又從懷里掏出了兩個煮熟的雞蛋,不剝殼,直接一口吞了一個,然后在嘴里來回搗鼓了半晌,咧嘴一吐,雞蛋殼就吐了出來,還非常均勻,甚至還有一塊居然如同雕刻的花朵。

    “技術活啊!”杜若驚嘆道。

    “小意思,”王缺說道:“我以前可是靠著這門絕活蹭吃蹭喝了好久,要不然,都餓死了。”

    杜若皺了皺眉,道:“混得這么差么?以你的武功,不至于吧?”

    “唉,”王缺嘆了口氣,道:“生活不易啊,江湖漂泊的,又有幾個不是吃了上頓考慮下頓的,武功,有用時,當然是了不得,可是無用時,可生不出錢來。”

    杜若微微一笑,道:“那,我給你一個武功生錢的機會如何?”

    “愿聞其詳。”

    王缺又吞了一個雞蛋,停下了腳步,大雨落在傘上,形成一道別樣的雨幕。

    杜若也停下了腳步,緩緩抬起手,指了指自己,說道:“跟我混。”

    “你能給我什么?”王缺問道。

    杜若輕聲道:“那看你想要什么?”

    王缺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道:“那我得好好考慮考慮了。”

    杜若點了點頭,輕輕抬起腳,往前走去。

    王缺跟在身旁,并肩傘下,一同行走,走了挺遠,轉過了幾個街口,他又開口道:“對了,你確定凌蕭蕭七天后就一定會去狀元街?”

    杜若說道:“我覺得你更應該考慮的是,你打聽的消息準不準確,你確定奕劍門和飛鴻幫的談判是在七天后?”

    王缺點頭道:“那是自然,不過,我總覺得你的計劃有點懸啊,就算凌蕭蕭為了跟你的意氣之爭,不跟著去談判,來狀元街跟你打賭,你就能保證你一定中舉?”

    杜若笑了笑,說道:“我不敢保證我一定中舉,但是,賭,我從來沒輸過。”

    …………

    回到客棧,杜若與王缺就直接回到了房間里。

    黑頭已經在房間里等候了,看到杜若就急忙拱手道:“公子爺,打聽清楚了,南宮家這次來的是南宮家一個長老,叫南宮鴻,也是飛鴻幫幫主徐天樂的岳父。如今,正住在飛鴻幫里。”

    杜若緩緩坐下,倒了一杯茶遞給王缺,又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淡然道:“那這就是天命在我了,奕劍門,合該在金陵還我一部分利息了。”

    苦茶一飲而盡,杜若將茶杯放在桌上,沉聲道:“黑頭,按照我之前跟你說的那樣去安排,記住了,一定要干凈利落。”

    黑頭拱手道:“公子爺放心,正事上,黑頭從來不迷糊。”

    杜若又望向王缺,微微一笑,道:“王兄,這幾天可就得辛苦你了。”

    王缺咧嘴一下,道:“不過就是熟悉熟悉環境而已,倒是沒有什么辛苦的,只是,杜兄,我有兩個事情不太明白,解惑一下如何?”

    “請說。”杜若道。

    “你就這么肯定七天后飛鴻幫和奕劍門的談判一定會不歡而散?”王缺問道。

    “一定會!”

    “這么確定?”

    “因為我要讓他們不歡而散!”

    “呃……”王缺愣了一下,說道:“那好吧,第二個問題,這件事情非同小可,杜兄就這么信任在下?早知道,這件事情暴露出去,對于杜兄你來說,可是滅頂之災!”

    杜若緩緩抬起頭,很認真的看著王缺,問道:“你會泄露出去嗎?”

    王缺搖了搖頭,道:“應該是不會。”

    “這就得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杜若說道。

    王缺摸了摸下巴,拱手道:“多謝信任,那我先走了。”

    “慢走!”

    王缺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看著王缺離開了,黑頭又關上門,摸著腦袋,猶豫著說道:“公子爺,我覺得你……有些意氣用事了,雖然,王公子看上去人挺好的,可咱們畢竟還不熟……”

    杜若擺了擺手,打斷黑頭的話,道:“我自有打算。”

    他自然是有打算的,不論成敗,都與他沒有太大關系,更何況,他的安排,一切都是圍繞王缺的武功而計劃的,王缺成功,他便成功,王缺失敗……失敗的,也只是王缺。

    …………

    這場雨,給金陵城帶來了一場寒,不過啊,并沒有持續太久,不過短短一天,這雨就停了。

    不過,隨著這場雨,金陵城中,不知道從何處冒出來了一個消息,說是青州奕劍門居然跨越千里前來金陵處置飛鴻幫。

    注意用詞,是處置!

    這還不是全部消息,更惹人注意的是,有人親耳聽到,奕劍門大小姐凌蕭蕭更是放出豪言,稱飛鴻幫不過一個不入流的小幫派,奕劍門親自前來,已經是很給飛鴻幫背后的南宮世家面子了。

    還有傳聞,說的是,奕劍門直接放話,讓南宮家交出飛鴻幫幫主徐天樂,否則,奕劍門就會直接踏平姑蘇南宮!

    ……

    當然,這些傳聞,除了凌蕭蕭的確當眾說過飛鴻幫不入流,不值得一提之外,其他的各種傳聞,都沒得到證實,不過,就凌蕭蕭親口承認那一條,就已經讓金陵這幾天有些風聲鶴唳。

    他走在人間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