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926-43300000/

第一百零八章: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今夜的狀元街,堪比秦淮河的熱鬧,即便是已經有了一點點細雨,依然是人潮涌動,人來人往,那些讀書人更是隨處可見,一個個都意氣風發。

    這是人性,縱然很多人都知道或許不能夠中舉上榜,但是,至少是九天的考試結束了,心頭莫名的輕松,不論白天有多疲憊,到了這夜里,都出來了。

    杜若在回來路上買了一把傘,與薛紅衣一起共用一把傘,漫步走著,快到客棧時,背后突然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杜兄!”

    杜若停了下來,轉過身,看到是楚天放和禹辰兩人,喊道:“禹兄,楚兄,是你們啊,這么巧!”

    禹辰和楚天放走過來,禹辰拱手道:“我這是陪我師弟出來散散心,正好走到這里,看背影有點像杜兄你,沒想到還真是……”

    一邊說著,禹辰突然愣住了,眼中充滿了不可置信,與此同時,楚天放也是一樣的表情,兩人都震驚的望著薛紅衣。

    “薛……薛捕頭……”

    禹辰和楚天放兩人看著一身襦裙,提著提籃的薛紅衣,震驚的表情毫無遺留。

    實在是薛紅衣今天的裝扮,和平日完全是判若兩人,剛剛他們兩人是完全沒想過會是薛紅衣,他們也無法將薛紅衣與這么一個鄰家姑娘聯想到一起。

    “杜兄,薛……姑娘,打擾,告辭!”

    楚天放突然一把拉住禹辰,向著杜若投來一個曖昧的眼神,也不顧禹辰的震驚,直接用力拉著就走,抄著一口純正的蜀中話:“走嘚,師兄,你啷個就楞改莫嘚眼水了嘞!”

    “啊,哦,我懂我懂!”

    看著仿佛逃竄一般消失在人流中的禹辰和楚天放兩人,杜若面無表情,緩緩低下頭看了看薛紅衣。

    燈火的光澤,照射在薛紅衣身上,她那一身火紅的襦裙,仿佛水面一樣,泛著漣漪,微風夾雜著細雨,漂浮在夜色中。

    薛紅衣身材嬌小,站在杜若面前,只能夠勉強打齊杜若的肩膀,換下了官服,穿上襦裙,丟去了那兩把刀之后,就真的和平常的小姑娘一樣,站在面前,總需要有人替她擋住風雨。

    杜若不動聲色的打量著薛紅衣。

    其實,他和薛紅衣接觸過好多次了,薛紅衣是真的算不上漂亮,至少,他之前見過的蓮霧湖那個蒙妮,或者說凌蕭蕭,都比薛紅衣好看,更不用說南宮琥珀和蘇如玉這種天下人都驚嘆的皎皎佳人。

    甚至可以說,再梧桐鎮那樣的小地方,杜若都可以找出好多比薛紅衣好看的姑娘。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夜色的原因,莫名的,他突然覺得薛紅衣很好看,很好看很好看,比蘇如玉南宮琥珀都似乎好看一些。

    薛紅衣微微抬頭,兩人目光交錯,薛紅衣急忙后退了一步,雙手緊緊的抓住提籃,說道:“我……我……就送你到這里了,你……你自己……回去吧,我也要回去了!”

    說罷,薛紅衣就急忙轉身,輕輕提起裙子就跑。

    “紅衣!”

    顧青辭突然大聲喊道。

    薛紅衣停了下來,轉過身,望著杜若。

    杜若大步走過去,低下頭,把傘遞到薛紅衣手里,輕聲道:“我這馬上就到了,你把傘拿上,別淋濕了。”

    微微笑了笑,杜若轉身就走。

    “杜若!”

    薛紅衣又突然喊住了。

    杜若轉身,望著薛紅衣。

    “怎么了?”

    薛紅衣走過來,抬起頭,露出了一抹微笑,笑得很大方,輕聲道:“杜若,我這段時間都會在金陵的,你要是遇到什么事了就來找我。”

    杜若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看著欲言又止的薛紅衣,杜若又問道:“你……還有什么事嗎?”

    薛紅衣抿了抿嘴,猶豫了一會兒,說道:“嗯,另外,我……我……我覺得,我們……很有緣分,嗯,挺……有緣分的……”

    杜若突然渾身緊繃,腦海里有些混亂,滿懷情緒,卻又刻意壓低,壓到平淡:“然后……然后呢?”

    薛紅衣握著傘把的手不由得緊了幾分,說道:“我想,你……以后就……”

    杜若瞪大了眼鏡,屏住了呼吸。

    薛紅衣微微咬了咬嘴唇,說道:“你……以后就當我弟弟吧,咱們結義!”薛紅衣說到這里的時候,整個人都放松了幾分,繼續道:“你如果不嫌棄的話!”

    杜若:“……”

    “這……不合適吧!”

    “沒什么不合適的,”薛紅衣說道:“雖然你才十七歲,而我大你一般,但很正常的,如果我弟弟不死,也和你一樣大了,以后,在蘇州,誰要是欺負你,你就說你是我弟弟,我幫你揍他,怎么樣?”

    細雨蒙蒙,清風扶來,落在臉上,有些清冷,發絲上也微微蒙上了一層薄薄的水務,杜若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然后后退了一步,一揮衣袖,雙手合攏,拱手道:“不用了,我覺得現在也挺好,我能夠在金陵遇到你,能夠結識,都是幸運,但是,結義就沒必要了,我當你是姐姐,你當我弟弟,也是一樣的。”

    “杜若……”薛紅衣咬了咬牙,猶豫了一下,說道:“這樣也好,你注意休息,過幾天放榜的時候,我來給你道喜,可別讓我失望哦!”

    “好的,若是我能中舉,一定請你吃飯。”

    “那就說定了。”

    “一言為定。”

    “嗯,那我……走了!”

    “好的,慢點,路滑……”

    “我知道,你也快點回去吧,你那幾個手下可都要等急了。”

    “嗯,好,那我走了!”

    “嗯,你快去吧,在下雨呢!”

    “好,那你也快點回去,挺晚了!”

    “好的,我這就走!”

    “……”

    …………

    走了挺遠,雨慢慢的下得有點大了,薛紅衣撐著傘,手里提著提籃,街面上有了微微的積水,她一步一步的走著,低著頭,人流攢動,仿佛流光魅影,一切都那么遠。

    杜若站在門口,看著屋檐上低落下來一滴滴水珠,負手而立,望著街上人來人往,望著燈火通明的街邊的各種各樣店鋪,人聲鼎沸沸沸揚揚卻仿佛隔世,可望而不可即。

    直到,客棧里傳來大喊:“公子爺,你快來救救我們啊!”

    他走在人間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