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926-43219092/

第九十三章:女人嘛,一個月總有那么幾天
    已經準備要轉身離去的薛紅衣突然一怔,神色激動道:“你說什么?你說你知道兇手殺人的規律了?”

    看著薛紅衣的神色,杜若說道:“薛捕頭你別激動,我也不是太確定……”

    “我怎么能不激動?”薛紅衣急道:“你知不知道這次事情有多大,死了六個人了,六個秀才,還全是二十幾歲的年輕秀才公,你知道這件事情對于金陵府有多大影響嗎?陳知府都已經!”

    “行行行,我說我說,”杜若無奈,卻依然還是慢條斯理的從懷里取出一張宣紙,遞給薛紅衣,緩緩說道:“這是我在蒼狼幫賭坊里撿到的,是一個押注盤口,押的就是這次鄉試最有可能中舉的秀才!”

    “我知道幾個死者的名字,最先遭到兇殺的歐文峰,其次的趙北,李俊,還有您剛剛說的張川,他們的名字都在這上面,如果我猜測沒錯,今日被殺害的另外兩名受害者的名字應該也在上面!”

    這是前幾天跟著禹辰他們去砸蒼狼幫賭坊的時候,杜若不經意撿到的,當時他還認真看了好久,只是可惜沒有看到自己的名字。

    之前好兩次他都靈光一現,卻沒能夠想起這份名單,可現在,聽到薛紅衣又說了一個死者名字,頓時就想起了這張差點被遺忘的名單。

    薛紅衣接過名單一看,頓時臉色一變,驚道:“真的是這樣,已經被殺害的六個人,全都在這名單上,你怎么早點不拿出來?”

    這份埋怨就有這無妄之災了,不過杜若也知道薛紅衣如今很焦急,自然不會計較,說道:“這還真不能怪我,看到過這份名單的人肯定不少,可誰又會聯想到這上面來呢?”

    薛紅衣愣了一下,歉意道:“不好意思,杜若,我不是怪你,你這份名單對我很重要,謝謝你,看來,我得去一趟蒼狼幫了。”

    杜若微微搖頭道:“金陵的賭坊,應該有很多都開這種盤的,不只是蒼狼幫,這件事情應該和蒼狼幫沒什么太大關系,我個人建議薛捕頭你現在應該馬上派人去保護這名單上還活著的十四個人,至少不能給兇手殺人的機會了。”

    “對對對,”薛紅衣收起名單,說道:“唉,這一時情急,都快沒腦子了,好,我馬上派人去保護他們。”

    “誒,慢著,”看著火急火燎的薛紅衣,杜若又提醒道:“薛捕頭,這份名單,只是一個很大的線索,但是,并不能確定兇手就一定是按照這份名單殺人的,你現在應該是重點保護關注這些人,但也不能把狀元街的捕快都撤走了,如果這只是一個巧合怎么辦?”

    薛紅衣深深地吐了一口氣,一拍額頭,懊惱道:“哎呀,我這腦子這幾天都怎么了,怎么連這種低級錯誤都犯,杜若你說的對,唉,還是你夠冷靜,腦袋不大,卻好使!”

    杜若嘴角一抽,緩緩說道:“另外,薛捕頭,嗯……女人嘛,每個月總有那么幾天,你一定要學會克制,讓自己冷靜,如果實在不行,多喝熱水!”

    薛紅衣剛開始還有點迷茫,當聽到杜若那一句多喝熱水之后,整個人都像是打了雞血,一把抽出腰間的斬江刀,怒道:“杜若,你個臭小子……別跑,我今天抽不死你!”

    杜若在說完話的時候就招呼著黑頭已經溜之大吉,等到薛紅衣反應過來時,早已經消失不見了。

    薛紅衣氣得狠狠一跺腳,街道石板都破了一塊。

    她身后一個捕快小心翼翼湊過來,輕聲道:“頭兒,咱們現在怎么辦?”

    薛紅衣像是吞了火一樣,瞪了那個捕快一眼,吼道:“你說怎么辦,你沒長腦子嗎?當然是召集人手了,按照名單上的人給我找,每個人配一個小隊,十二個時辰都給我保護著,直到抓到兇手為止!”

    “還看什么看,還不快去!”

    “都給我動起來,沒吃飯嗎?”

    跟著薛紅衣的一群捕快爭先恐后的一哄而散,瞬間清靜了不少,薛紅衣這才緩緩平復了下來,低聲道:“杜若你個臭小子,平時老成得像個老頭子,偏偏跑路又跑得這么快!”

    …………

    街道上,杜若緩緩停下了腳步,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嘀咕道:“女人果然是一種不分年齡的恐怖生物,我剛剛怎么腦子就抽風去挑釁她了!”

    黑頭跟在杜若后面,嘟囔道:“公子爺,薛捕頭人其實挺好的,她應該不會真的打你的。”

    杜若整理了一下衣服,不屑一笑,道:“黑頭啊,你還是太年輕了,你不懂,女人啊,在每個月那幾天里,是不能用正常眼光去看的,我跟你說,在那幾天,你做什么都是錯的,吃飯是錯,喝水是錯,說話是錯,連呼吸都是錯!”

    黑頭撓了撓后腦勺,說道:“可是,公子爺,你又沒接觸過女孩子,連女孩子的手都沒牽過,你怎么會知道得這么清楚?”

    杜若嘴角一抽,緩緩轉過身,望著黑頭,臉色不善,用力拍在黑頭肩膀上,咬著牙,強行露出一抹和藹可親的面容,說道:“黑頭,你不知道你這么誠實,很重傷人的嗎?我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不行嗎?”

    黑頭看著杜若那笑吟吟的臉,卻總覺得后背發涼,吞了吞口水,結結巴巴道:“公……公子……你……現在的樣子……很薛捕頭好像啊,你不會也有那么幾天吧!”

    杜若突然心口被狠狠插了一刀,不知道為什么看著黑頭那張無辜可憐的臉,就像一巴掌糊上去,沒有原因,就是不爽,

    就感覺他渾身是錯,呼吸都是錯!

    黑頭往后退了兩步,說道:“誒,公子爺,我突然發現,你和薛捕頭還挺有夫妻相,你看,你現在的樣子,跟薛捕頭發火之前簡直一模一樣!”

    杜若臉上堆著笑容,一把拉住黑頭,咬著牙說道:“走,黑頭,回客棧,我今晚跟你秉燭夜談,好好幫你疏導一下你的人生,看看是不是有太多的值得懷疑!”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