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926-43207278/

第九十一章:一場合作的契機
    又一次兩個學子被殺害,徹底讓金陵府衙動蕩起來了,而狀元街似乎也受到影響變得清冷了許多,很多學子都怎么出門了,到處都似乎隱藏在了陰霾之中。

    金陵府衙更是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狀元街一帶,巡邏的捕快更是比平常多了好幾倍,一出門放眼望去隨隨便便都能夠看到幾個捕快。

    過了兩天之后,正逢八月十五中秋節。

    這天中午,楚天放終于從衙門出來了,杜若親自前往府衙去迎接楚天放。

    在府衙門口,杜若再一次碰到了禹辰不過,這一次禹辰身旁四五個人,其中有兩個還是本來就在狀元街,和楚天放一起來參加這次鄉試的學子。

    “禹兄,你那些師弟們呢?”杜若問道。

    禹辰笑道:“鏢局里生意挺忙的,他們就先行一步回去了,今天接了楚師弟出來,明日我也得離開了。”

    杜若惋惜道:“真是可惜了,我還說請大家吃個飯,承蒙大家照顧了,不過,禹兄,你今日不論如何也得來喝幾杯,我在狀元樓訂好了位置,可不要推辭啊!”

    禹辰笑道:“杜兄相邀,怎敢拒絕,我那些師弟實在是沒辦法,不得不回去,不過,杜兄你也是蜀中人,等回了蜀中,來林中郡,到時候我把我那些師弟都叫來,陪你喝一個盡興!”

    就在這時候,衙門里,薛紅衣送著楚天放出來了,一番告別之后,楚天放便走了出來,拱手道:“禹師兄,杜兄,勞煩了!”

    就在杜若幾人轉身離開之際,薛紅衣突然走了出來,喊道:“杜若,禹辰!”

    聽到薛紅衣的聲音,杜若和禹辰都轉過身。

    薛紅衣走過來,說道:“禹辰,你如果沒有急事兒,這段時間就留在金陵城保護一下楚天放吧,這段時間里,狀元街已經發生了好幾起兇殺案,我懷疑是有預謀的針對前來鄉試的學子……”

    聽到這里,杜若腦海里突然又閃過一絲靈光,卻還是很模糊抓不住,微微皺起了眉頭。

    禹辰聽到薛紅衣的話,愣了一下,看了看楚天放,朝著薛紅衣拱手道:“多謝薛捕頭提醒,那在下就留在金陵保護我師弟。”

    薛紅衣點了點頭,又看向杜若,說道:“杜若,你……嗯,這段時間里,盡量不要單獨外出,若是發現了什么不對勁的地方,一定不要逞強,記得來找我!”

    薛紅衣一片善意,杜若自然是心領,拱手道:“多謝薛捕頭,在下明白。”

    “那好,你們去吧!”薛紅衣點頭。

    杜若等人拱了拱手,轉身準備離開,剛轉過身,杜若停頓了一下,又轉過身,看著薛紅衣,微微一笑,道:“薛捕頭,這次兇手恐怕不簡單,能夠在狀元街那么多捕快眼皮子底下殺人,武功肯定不弱,你……也要當心!”

    薛紅衣嚴肅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一笑而過,不嬌媚,不霸氣,也不是那種江南女子的柔柔弱弱的感覺,就仿佛,領家姐姐一樣,抬起頭時,眼睛很亮,晶瑩剔透。

    “嗯,我知道了,我會注意的。”

    杜若說道:“那就預祝薛捕頭早日緝拿兇手,在下告辭!”

    薛紅衣點了點頭,眉眼彎笑。

    目送著杜若等人遠去,薛紅衣注視著杜若那有些纖瘦的背影,嘴角微微勾起,露出兩個淺淺的酒窩,淡淡道:“這小子!”

    世人所知,一刀斬江一刀破湖薛紅衣,沒有抓不到的兇手,關心的從來都是薛紅衣又抓了某個江洋大盜,又破了什么大案,

    似乎……

    很多年沒人關心過薛紅衣會不會有危險了!

    …………

    秦淮河,當今天下最大的勾欄之城,是那一座座裝潢極其有格調的樓,那灰蒙蒙的江邊,一艘燈火通明的畫舫緩緩游動著,一座座燈火通明的高樓絲竹管弦亂耳,更是引起了絕對的騷動。

    這秦淮河多有名氣,恐怕除了長安城中那座金鑾殿之外,鮮有哪個地方能夠肯定說比這里更有名氣,天下名妓大家,一半出秦淮。

    即便是蘇如玉這種有著蜀中第一美女之稱的大家在這里,也不過是稍微有些名氣的清倌人罷了。

    杜若本來是在狀元街包下了一家酒樓請飛鶴鏢局的人吃飯,但是,得知飛鶴鏢局的人基本都走完了,杜若便派黑頭在秦淮河定了一桌。

    這秦淮河不愧是天下一等一的銷金窟,杜若只是定了一個很普通的青樓里的一桌,居然就花了十兩銀子,再加上點了不少酒菜,算起來,都快十五兩銀子了。

    錢這東西,總是到了用時方恨少。

    不過,請客嘛,總不能太過于寒顫。

    酒桌上,幾杯酒下肚,年輕人碰在一起,總能有說不完的話,氣氛還是很不錯的。

    青樓里,少不了唱曲跳舞的姑娘,燈紅酒綠惹人醉。

    “杜兄,我聽楚師弟說,你是水西聚義幫幫主?”

    酒局中,禹辰突然開口問了個不相干的問題。

    杜若微微愣了一下,點頭道:“小打小鬧,上不得臺面,讓禹兄笑話了。”

    禹辰搖了搖頭,笑道:“杜兄過謙了,在下長年在蜀中何地跑,水西縣也去過幾次,若說以前嘛,的確很一般,可這幾年就不一樣了,水西縣放在整個蜀中,都算是很不錯的了。”

    “而杜兄的聚義幫,我也有所耳聞,雖然創建時間很短,可卻是水西縣五大幫派之一,手里還握著一個碼頭,這要是都算小打小鬧,那江湖上也沒多少成器的幫派了。”

    杜若臉上不動聲色,心里卻在盤算,略微猜測了一下,就想明白了為什么之前禹辰會刻意結交了,便開口道:“莫非,禹兄有生意照顧在下?”

    禹辰微微一笑,湊得近了一點,輕聲道:“杜兄,實不相瞞,在下這里還真有一筆生意,還是一個長期生意,利潤很可觀,就是不知道杜兄胃口夠不夠了?”

    杜若把玩著手里的杯子,說道:“胃口自然是有的,不過,在下有一事不明,以禹兄飛鶴鏢局的底蘊,我想不明白我聚義幫憑什么能夠與禹兄合作。”

    合作,有一個必要基礎,就是雙方都有不可替代性,只有如此才能夠達成合作要求,否則,合作是不可能成立的。

    禹辰看了看楚天放幾人,微微一笑,道:“杜兄,不如找個機會,咱們好好談一談如何?”

    “自然可以,不過,今夜咱們先喝酒,今天可是為楚兄接風洗塵的,哈哈!”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