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926-43194378/

第八十九章:諄諄教誨與嘮叨
    薛紅衣一出現,場上居然變得微妙起來。

    讓杜若有些詫異的是,不論是禹辰還是蒼狼居然都不約而同的收起了兵器,更為明顯的則是蒼狼幫那么多人,居然全都變得溫順了下來。

    禹辰悄悄在杜若耳邊問道:“杜兄,你與薛捕頭有舊?”

    杜若微微搖了搖頭,道:“相識。”

    讓杜若驚訝的是,禹辰居然點頭,輕聲道:“難怪,原來杜兄與薛捕頭相識,在下倒是有些多事了。”

    杜若眉頭一挑,不過沒時間追問了。

    薛紅衣從橋欄上下來,腰間一長一短兩把刀,微微搖動著,慢慢走向蒼狼,那堂堂金陵城中蒼狼幫幫主居然率先執禮,恭敬喊了一聲“薛捕頭”。

    薛紅衣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橋頭另一端那不下兩百的蒼狼幫江湖漢子一眼,然后微微抬頭,瞥了蒼狼一眼,說道:“蒼狼,你這是對我有意見嗎?弄這么多人來?要干什么?”

    蒼狼作為一幫之主,在薛紅衣面前居然顯得很是恭謙,說道:“薛捕頭誤會了,在下沒有要擾亂金陵的意思,只是處理一些江湖事兒……”

    “江湖事兒!”薛紅衣聲音拔高了幾個度,很不客氣的打斷蒼狼的話,說道:“你這意思是,在這金陵城中,還有我薛紅衣不能管的事了?”

    “沒有沒有,”蒼狼急忙解釋道:“在下絕無此意。”

    微弱的陽光下,薛紅衣那一身紅衣仿佛烈火燃燒,說道:“既然沒有這意思,那你叫這么多流氓地痞堵著杜若干什么?你要按江湖規矩做事,要不要跟我走一場?”

    薛紅衣的態度,真的是非常不客氣了,對于蒼狼這樣的在江湖上有頭有臉的人物來說,這和直接把臉按在地上摩擦沒什么區別了。

    可讓杜若難以理解的是,蒼狼居然沒有絲毫動怒的意思,直接一揮手,讓他身后的那些幫眾離去,然后拱手認錯道:“薛捕頭,此事是我欠考慮了。”

    見蒼狼幫的人快速離去,薛紅衣陰寒的臉緩和了一些,說道:“蒼狼,你聽好了,我只說一次,你也順便去跟其他幫派的人傳個話,平日里你們做什么,我不管你們,但是,鄉試這段時間,金陵城是我薛紅衣負責的,你們都給我規矩點,我不想聽到什么讓我誤會的風聲。”

    說著,薛紅衣緩緩轉身,指著杜若說道:“另外,杜若這個人,如果在鄉試這段時間里出了什么意外,我不管什么情況,我都會把責任丟給你蒼狼幫,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蒼狼看了看杜若,點頭道:“明白,薛捕頭你放心,杜小兄弟在金陵,我保證他不會出任何意外。”

    薛紅衣冷哼了一聲,擺了擺手,道:“行了,你走吧,今天這事兒就這樣算了,真不知道你什么腦子,你還敢當街殺一個即將成為舉人的秀才公嗎?”

    “不敢不敢!”

    蒼狼恭謙的拱手,絲毫不拖泥帶水的轉身離開,沒有放一句話,甚至來一個威脅的眼神都沒有留下。

    待到蒼狼離開,薛紅衣這才轉身慢慢走過來。

    杜若身旁的禹辰急忙拱手,道:“蜀中禹辰,見過薛捕頭。”

    “行了,”薛紅衣依舊是非常不客氣的說道:“禹辰是吧,你一個蜀中的人跑來金陵鬧什么鬧?蜀中那么大,還不夠你鬧騰的嗎?”

    禹辰的表情和蒼狼如出一轍,都像是被訓斥的小孩一樣,尷尬的笑了笑,說道:“薛捕頭,在下也是事出有因,還是收到我師弟的信件……”

    “行了,”薛紅衣說道:“這事情我知道,信件也是我送的,我是讓你來這么鬧的嗎?要是讓你這么鬧,我還不能直接上門找蒼狼幫嗎?”

    禹辰笑了笑,沒有說話。

    薛紅衣又看向杜若,頗為恨鐵不成鋼一般嘆了口氣,說道:“杜若,你該改一改你的脾氣了,你是個讀書人,我調查過你,十四五歲就考中秀才的神童,不管什么原因,你也不要自暴自棄,染這么多江湖氣息干什么?”

    聽到薛紅衣的話,禹辰眉頭一挑,很少震驚的看向杜若,十四五歲的秀才,不論放在哪里,都當的起一句神童,即便是七十二書院也不多見,更何況杜若還是野路子。

    杜若皺了皺眉,說道:“薛捕頭,請指教。”

    薛紅衣舉起手,又放下,表情很是憤憤,說道:“指教什么指教,你是說為什么我明明能夠一句話解決蒼狼幫的事情,之前還在你們面前裝為難,你還怪我了是不是?”

    杜若平淡道:“不敢。”

    禹辰輕輕拉了拉杜若,想讓杜若態度好一點。

    “不敢,那就是真這樣想了。”薛紅衣說道:“你也不想想,我是什么身份,我是衙門的人!”

    “呃……”杜若微微一怔,點頭道:“明白了。”

    剛剛一時間被薛紅衣的氣場給弄得有些錯亂,倒是忽略了薛紅衣的身份,以薛紅衣的身份,還真不好以勢壓人,楚天放的事情本就是蒼狼占理,薛紅衣若是出頭,那和江湖人就沒區別了。

    薛紅衣看著杜若,猶豫了好半晌,深深地嘆了口氣,說道:“算了,我也不多說你了,好好考試,讀書才是正途,如你所說,讀書人是國家的棟梁,不要走歪路,混江湖有什么用,你能混出什么名堂,是宗師還是武評高書!”

    “好的,我明白了。”杜若說道。

    看著杜若那平淡得油鹽不進軟硬不吃的臉,薛紅衣就是一陣氣急,道:“你……算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另外,有什么事情,就來衙門找我,鄉試結束之前,我都在金陵府衙。”

    說罷,薛紅衣轉身便走,剛走了兩步,突然又回頭,說道:“記住了,好好讀書,這才是你最該做的事情,不要浪費了你的天賦才情。”

    杜若嘴角一抽,腦海里突然想起前世在孤兒院時,那個老師就是這般嘮叨,那時候,自己左耳進右耳出,只是,后來成功了,多想再聽一聽嘮叨時,老師卻意外離世了。

    如今啊,景象似乎重合了。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