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926-43181400/

第八十七章:江湖哪有那么多腥風血雨
    凌空擲劍,入石橋一尺。

    腳步落地,十余塊石板騰飛破碎,化成一塊塊小石子滾落。

    這一手,引得眾人一陣驚嘆。

    馬背上的杜若也眼睛一瞇,很是驚訝,雖然也見過高手了,比如呂陽一戟掀船,比如南宮琥珀一劍斬破一條街,可那些對于現在的他來說,都準時太遠,也過于神仙手段了。

    唯有這禹辰這一手,真真切切讓杜若感覺到了對方的內力之身后,凌空擲劍不難,可凌空時能夠擲得那么準,并且插進去那么深,就真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了。

    更何況,禹辰這一手,重頭戲還在后面,落地之后,一個深深地腳印踩在石板上,同時鎮碎那么多三指厚的石板,還能如此風輕云淡,足以證明,他的內力已經深厚到了一定地步。

    不過,也因為如此,杜若本來都已經反手握住刀柄隨時準備沖刺的警惕狀態又松懈了下來,手指松開,放開了刀柄。

    看來,今天這架,是真的與他無關了,當個看客就行了。

    杜若前世混了那么多年江湖,這些江湖套路摸得很清楚。

    若是禹辰要與蒼狼幫拼個你死我活,根本不會露一手,更不會自報家門,而是在碰面的第一時間就直接帶著人沖過去。

    混江湖都這樣,沒有殺父之仇奪妻之恨或者絕對的利益沖突,除了那種真正的尋求大道的人,沒幾個人愿意動不動就生死相向。

    除了一句“劍客行事,只求痛快”的癡人,江湖,還是那個江湖,人,還是那些人,萬變不離其宗。

    跑江湖都這樣,大家都是為了賺錢,不到萬不得已,誰又真的愿意在脖子上來個碗大的疤?

    像禹辰這樣的,才是最常見的。

    先露一手,顯示一下一身本錢,然后伴個家門,透露一點底蘊,給對方發一個信號,我不是來跟你生死局的,但是,你若非要生死局,自己也得掂量掂量。

    通常在這種情況下,只要對方不是一些鐵憨憨,都會站出來打幾句嘴炮,然后相互商量一下,如果能夠商量出一個都滿意的結果,自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甚至還會扯出誰誰誰是我朋友,那個誰誰誰又是我的兄弟,或者某某某我們還一起喝過酒,

    然后對方也會很驚訝來一句,哎呀,那個誰誰誰,和我關系莫逆,你不就是那次哪個局上那個誰,咱倆還一起喝過酒呢,

    然后……

    我瞧得起你這人,認你這個朋友,

    對對對,不打不相識!

    這種情況是很常見的,當然,這些都是建立在雙方實力差距不大,或者就是沒有太大的利益沖突,不值得生死相向,大家雙方給個臺階就下了。

    不過,今天這情況,自然是有些不一樣的。

    卻也差別不大。

    如同杜若所料想,當禹辰這一手露出來,而且自報家門之后,對岸的蒼狼幫一眾幫眾里,一個中年人走了出來。

    沒有江湖傳聞的虎背熊腰,就只是一個高高瘦瘦的中年人,腳下一點,縱身一躍落在橋上。

    當即,那座石橋突然搖晃了一下,從中裂出很大一條裂縫,一直延伸到禹辰面前,濺起很大的灰塵,仿佛一只張牙舞爪的惡鬼撲面而來。

    禹辰眼神一凝,微微挪腳,踮起腳尖然后后腳跟落下,那撲面而來的灰塵頓時如同被大雨傾盆紛紛落下,石橋上那一條裂縫也戛然而止,頓時停了下來。

    一片寂靜,橋上兩人負手相對。

    那中年人微微拱手,爽朗道:“原來是飛鶴鏢局禹辰禹總鏢頭,在下蒼狼,久仰大名。”

    剛剛這小小的一次交手,兩人對對方都有了一定定位。

    禹辰遙遙拱手道:“蒼狼幫主的大名,在下也是仰慕已久。”

    蒼狼臉上帶著風輕云淡的笑容,負手道:“不敢當,不知禹總鏢頭今日為何砸我蒼狼幫賭坊,若是想要搭把手,完全可以來找在下,在下隨時奉陪,何必這般大動肝火!”

    杜若在橋頭岸上,微微瞇眼,看來剛剛那短暫的交鋒,禹辰是吃了點小虧。

    橋頭上,禹辰冷聲道:“今天我禹辰來金陵,便是找你蒼狼幫要個交代的,蒼狼幫主,我師弟年輕不懂事,得罪了你蒼狼幫,可也不過區區一點小事兒,你蒼狼幫不至于下殺手吧,你這是看不起我禹辰還是看不上我鶴山書院!”

    “噗”

    禹辰話音剛落,橋岸上鶴山書院三十四個學子齊刷刷同時落地,整齊劃一,動作一致。

    蒼狼微微一瞇眼睛,看向這三十四個學子,眼中閃過一絲波瀾,金陵雖然距離蜀中挺遠,但是禹辰是走鏢的,在金陵這邊也有生意,他的確對禹辰有所耳聞。

    江湖上知道飛鶴鏢局的都明白,這飛鶴鏢局之所以能夠在幾年內就發展出一定規模,不單單是因為總鏢頭禹辰一身武功,更大原因是背靠鶴山書院。

    鶴山書院作為書院,自然不可能像江湖宗門那般給與明面上的武力支持,但是,卻能夠給飛鶴鏢局提供很多人才,飛鶴鏢局最大的殺手锏,就是從鶴山書院出來的學子。

    特別是還有很多鶴山書院的學子都是取過邊疆入過軍隊,這種人來混江湖,單純在戰斗力上,絕對都是精英,更何況,能夠從鶴山書院出來的人,本就是精英。

    現在看著那三十四個飛鶴鏢局的趟子手,對于蒼狼來說,絕對是一股很大的壓力。

    雖然在這金陵,是他的主場,他倒還不至于怕了飛鶴鏢局,但是,就沖這幾十個人,也不太值得鬧得太大。

    只不過,蒼狼心頭還是有些疑惑,說道:“禹總鏢頭,這其中,怕是有什么誤會吧,在下還真不知道何時與你師弟發生過沖突!”

    禹辰微微一怔,道:“那蒼狼幫主可以自己去調查一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如果真是誤會,說開了也就好了,同為江湖同道,能說開誤會,自然是最好的!”

    當談話到了這里,杜若就知道自己差不多了,楚天放吃了虧,禹辰為他出了氣,蒼狼幫來勢洶洶,飛鶴鏢局氣勢如虹,武力對比上,蒼狼占了便宜,卻也給了禹辰一個臺階,禹辰也還了蒼狼一個臺階。

    他走在人間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