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926-43038957/

第七十章:呂陽傳道(二)
    “誰跟你說的?”呂陽詫異道:“瓶頸這東西是誰都有的,而且,境界越低,越容易碰到。”

    呂陽皺了皺眉,說道:“這么說也不太合適,應該說是因人而異吧,天賦好的人,甚至有可能一直修煉到先天都不會碰到瓶頸,而天賦低下的人,從頭開始,就一直會有瓶頸。”

    “瓶頸,突破的不是境界,而是個人的領悟,這就是為什么天賦好的人很受大門派歡迎的原因,這種人只要一個機會,就一定能夠成為高手,而天賦差的,就算是有很好的資源,依然沒什么用。”

    杜若嘴角一抽,道:“那就是說,我的天賦很低咯。”

    呂陽嘆了口氣,輕聲道:“這還需要我明說嗎?”

    杜若:“……”

    呂陽拍了拍杜若,說道:“不過,你也不用灰心,天賦并不是能夠代表一切,而且,就算是天賦好,沒有資源,也沒有用,這古往今來,不知道多少天才折在這資源上。”

    “就比如說你現在吧,即便是天才又如何?你沒有高深的內功,就算是把全真大道歌修煉到極致也在江湖上濺不起水花,雖然你那門刀法也不錯,但是,我看得出來,缺少了神韻,應該是一門殘缺的刀法,恰恰缺少的,還是最佳的。”

    “大哥,你是故意打擊我的嗎?”杜若嘟囔道。

    “沒有沒有,”呂陽笑吟吟說道:“我就是想跟你說,你現在真的該找一門高深的內功了,有些強大的內功心法,即便是到了先天依然還可以修煉,這種功法,在起點上,就比別人強了。”

    杜若皺了皺眉,疑惑道:“大哥,按照你這么說,功法品質高低很重要,可為什么,我總聽人說某人擁有幾十年內力,很厲害,這樣說來,似乎是修煉時間更重要吧,即便是品質差一點,應該也能夠成為高手吧?”

    呂陽輕笑了一下,說道:“這不過是些外行人的話而已,別人說的都是某個人修煉某門內功有幾十年功力,前提都會強調某一門功法,就是通過這門功法加上時間,來大概估計這人的武功到了什么地步。”

    “要是隨便一門內功修煉幾十年都能成為高手,那這個高手也太不值錢了,而且,你應該沒聽誰說修煉的時間越長武功就越高吧,那這樣的,還比武干什么,比年齡就算了。”

    呂陽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繼續說道:“不論是心法還是武功,都是有很大區別的,就比如全真大道歌,就算是修煉一百年,也撐不起什么牌面,可如果是道門的頂尖功法《大黃庭》,即便只是小成,內力也深厚得足夠匹敵一般一流高手。”

    “而且大黃庭這種天下頂尖功法,就算到了先天宗師也能夠繼續修煉,不用改換其他內功,可一般內功怎么行?”

    “另外,若是殘缺不全的大黃庭,同樣練完也觸摸不到先天的境界,這就是內功的重要性,這也是為什么,很多年輕人,照樣能夠比修煉幾十年的老前輩厲害,不一樣的內功,能夠修為到的層次是不一樣的,而同樣的層次,內功的品質也會決定一個人的實力的高低。”

    “我就是因為呂氏傳承功法,放眼天下都算是一流,所以,即便是遇到同樣層次的武者,我還是能夠穩壓他們一頭的原因,也是這個原因,很多人練了一輩子,層次也沒有高,因為功法的品質不夠。”

    “這也是為什么很多人天賦不錯,卻一輩子都成不了先天的一個原因,當然,修行考慮的因素有很多,比如說適不適合自己的道,如果找不到自己的道,也難有成就,這個縹緲的道,是最難的,難住了很多不但有天賦也有資源的人。”

    杜若若有所思道:“大哥,你的意思就是說,修煉,在先天之前,就相當于一個累積,這個積累的過程,需要考慮到武功品質,需要考慮到天賦機緣,需要考慮很多外在因素,能夠撐過來的人,就有資格踏上宗師之路,但這條路,就需要領悟屬于自己的道。”

    “不愧是讀書人,總結的就是不錯。”呂陽拍了拍杜若的肩膀,說道:“打個比方,就說孟青平兄弟他爹,蜀中名俠孟子云,絕對是先天之下最巔峰的那一批,但成名這么多年,卻都沒能夠突破先天,為什么呢?”

    “無外乎幾個原因,一,沒有匹配的資源,功法不夠,二,天賦不夠,卻也沒有足夠的機緣,三,就是一直沒有找到自己的道。”

    杜若若有所思。

    難怪江湖上會因為一門高深的武功而引發一場血雨腥風,特別是那種自帶心法的武功,這種武功更是能夠讓江湖風起云涌,也難怪很多世家宗門曾經顯赫一時,因為后繼無人而落魄,也難怪這江湖絕大多數人,一輩子都碌碌無為。

    “山姜,”呂陽嚴肅道:“我知道你是個不甘現狀的人,但你一定要記住,走出屬于自己的道,就像稷下學宮那位大儒,就是堅定自己的道,讀書五十年,一朝頓悟而入宗師,這過程中,他肯定也遇到過很多選擇,但他都沒有動搖過,所以,成功了。”

    “我明白。”杜若點了點頭,說道:“只是,唉……”

    呂陽說道:“我知道,你缺乏資源,我很想幫你,可是,我這一身武功全都是呂氏一族的,不是我的,山姜,我沒辦法,我去過給你,反而是害了你……”

    “別別別,大哥,”杜若急忙道:“我不是這個意思,你的難處我是明白的,這江湖上多少人為了一門武功而被追殺,為了門內武功不被外傳,做出了多少滅人滿門的事兒,我都明白的。”

    經過呂陽的解惑,杜若對江湖武功有了一個明確的認知,也解釋通了很多以前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

    只是,他現在也很無奈,想要一門高深的內功秘籍,以他現在的身份,根本不可能得到,而且,就算運氣好得到了,也不一定護得住,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啊!

    呂陽也知道杜若的煩惱,說道:“山姜,其實,你還有一條路可以走的。”

    “什么路?”杜若問道。

    “考中進士,進入朝廷,就有機會可以得到高深的武功,朝廷,才是這世間底蘊最為雄厚的勢力。”

    他走在人間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