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926-42957489/

第五十九章:江湖事總有些迷迷糊糊
    子序河中的混亂已經漸漸平息,河面上還飄著很多被遺棄的船,朝廷的捕快已經趕來正在疏通秩序并且收集尸體。

    清音坊畫舫上也清冷了起來,乘興而來的那些公子文人們也算不上敗興而歸,但總是差了點,畢竟蘇如玉才出來不久就被攪亂了興致,也正因為如此,這些人也不好要求蘇如玉再來過。

    再加上姑蘇城的捕快們都來了,今夜的花船會也不得不就此結束了。

    最后一個從清音坊花船上下來的是那個背著畫軸的素衣青年,搖搖晃晃的飲著酒,頭發垂落遮住半邊臉龐,踏上一艘扁舟,便很隨意的一屁股坐在船頭上,長長的嘆了口氣。

    夜空中只有一輪彎月,倒映在水面。

    那青年丟給了艄公一串銅板,緩緩從背上取下畫軸,慢慢打開。

    畫卷上是艘小船,船尾一個女子持槳蕩舟,長發披肩,全身白衣,頭發上束了條金帶,白雪一映,更是燦然生光。這少女一身裝束猶如仙女一般,方當韶齡,不過十五六歲年紀,肌膚勝雪,嬌美無比,容色絕麗,不可逼視。

    夜色下,素衣青年盯著這畫卷楞楞出神,眼中盡是柔情和愛慕,也有幾分自卑。

    船尾搖槳的老者借著四周的火光,看了一眼那畫卷,先是微微一驚,然后便是輕輕的搖了搖頭,眼神里盡是滄桑,怕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唉……”

    良久,那青年才小心翼翼將畫卷收好,視若珍寶一般放進畫軸里,背在背上,又取下腰間的酒葫蘆,半躺在船頭,隨著小船起伏而晃動,望著彎月,輕嘆道:“悅姑娘啊,你到底在哪里?為什么就是不肯見我呢?”

    船尾正在搖槳的老人突然開口道:“少俠是在找心上人吧?”

    “是啊,”那青年轉了一下身子,正對著老者說道:“我找了好久,她都不肯出來見我一面,我好想見見她,做夢都想。”

    那老人輕笑道:“冒昧了,剛剛看到了你那畫卷,你這心上人當真是仙女下凡,那面相啊,和少俠你倒是有些相像,還真有夫妻相,是個有緣分的人,只是,唉,這人啊,總會遇到太多身不由己的事情,恕我直言,少俠你縱然是尋到了,可又如何能保證……唉,罷了罷了!”

    那青年喝了一口酒,說道:“老人家,你說的不錯,我王缺,文不成武不就,自然是無人看得起的,至于悅姑娘,我也不敢有什么賊心,不敢有絲毫褻瀆之心,只是……我就只是……想見一見罷了,一解平生夙愿。”

    嘴角流下一絲酒漬,王缺輕輕的擦拭了一下,望著月亮,輕嘆道:“悅姑娘啊,悅姑娘……”

    或許是酒喝多了吧,王缺腦袋枕在船板上,居然就這樣緩緩睡了過去,那船緩緩向著岸邊靠去。

    …………

    空蕩蕩的清音坊花船上,丫鬟綠籬跑到三樓上,輕輕推開門,走進去,說道:“小姐,行動失敗了,讓他們逃走了,請小姐責罰!”

    蘇如玉坐在化妝臺前,銅鏡里,是一張迷惑傾人的臉,她輕啟紅唇,說道:“不怪你,阿籬,這是我的失誤,之前你就提醒過我要注意那兩個人,我沒想到,居然就這么巧,真的就被那兩個人給破壞了,怪我。”

    “小姐,”綠籬說道:“您別自責,這事情本就是個意外,我剛剛一直在注意那兩個人,他們本來是沒有打算出手的,但是,就是那個穿白衣服的,他認出了孟青平,這才出手的,唉,說起這孟青平,也不是個好人,怎么朋友就這么多,偏偏都肯為他拼命。”

    蘇如玉搖了搖頭,說道:“孟青平的朋友不多,但是,他爹是名俠孟子云,放眼蜀中,誰都會賣幾分面子,而這孟青平,雖然是個紈绔子弟,但卻學到了幾分他父親的風范,為人好爽,不喜歡交朋友,卻喜歡幫助別人,欠他人情的人的確很多。”

    “就連宋大人,也一再叮囑我,盡量不要傷了孟青平,只是,這孟青平……是個有俠骨的好人,我也真的不愿意傷他,但他,可他偏偏插手這件事情,叫人真是為難。”

    “小姐,”綠籬走過來,拉著蘇如玉的手,說道:“小姐,都到這時候了,您不能在優柔寡斷了,就是你一再不肯下狠心,否則,何至于讓孟青平等人走出蜀中?”

    “我知道,你念孟子云孟青平父子是真正的大俠,可是,您不能因為他們兩人,而害了宋大人,害了蜀中那么多百姓啊!”

    蘇如玉沉默不語。

    綠籬勸道:“小姐,蜀王密謀造反,如今整個蜀中只有宋大人一人還在支撐著,朝中也只有陳廣義大人在周旋,如果這次真讓孟青平去告了御狀,陳大人和宋大人就肯定出事,到時候,整個蜀中就真的完全被蜀王給控制了,那時候,要不了多久,整個蜀中就會生靈涂炭民不聊生的。”

    說著,綠籬就忍不住罵道:“這個孟青平也真是事多,平日里都是個逍遙公子,偏偏這個關頭非要出來逞強,宋大人驅逐顧家那一對母女明明是為了保護她們,是權宜之計,他倒好,還大俠呢,蜀中都快出大事了,他不但不幫忙,還扯后腿!”

    蘇如玉輕嘆道:“這也怪不得他,宋大人一番苦心,卻又不敢光明正大的說出來,孟青平自然是不知道的,更何況,這次陳家真的做得太過分了,誰能想到一生清名的陳侍郎……他的家族居然會有那些敗類!”

    “孟青平是不知道,可他這一去京城,如果真把陳大人給告了,宋大人費勁心思才找到的證據就根本沒辦法送到皇帝面前,到時候,一切都晚了!”綠籬氣呼呼的說道:“小姐,您別猶豫了,為今之計,只能夠殺了孟青平,殺了那顧家母女,不能讓他們進京,再這樣拖下去,誰知道會不會連孟子云都趕來了,如今他們身邊又多了個高手,已經很困難了!”

    蘇如玉咬了咬牙,說道:“行吧,馬上去水榭聽潮閣,南宮琥珀欠了我一個人情,這次,只能用這個人情,請南宮家出一次手了!”

    他走在人間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