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926-42935021/

第四十三章:仙子也會被催婚
    姑蘇城,一座典型的江南水鄉,偌大的城有一半都在水上,天下名城,而如今這天下名城中最具天下之名的只有那太湖之上的水榭聽潮閣。

    并非是這水榭聽潮閣有何冠絕天下的景致,也不是有何極盛土木,就只是一座小島上,簡簡單單有幾座別院,格外清幽,平日里也很少有人來此,但這水榭聽潮閣卻偏偏聞名天下,只因這里有一位天下敬仰的宗師。

    細數蘇州的江湖門派或者世家,多如過江之鯽,但能夠天下聞名遐邇的卻不過三五家,其中必定忽略不了如今風頭正盛的南宮世家,蓋因半年前,南宮世家的大小姐觀潮三日立地入宗師,一劍截江,轟動天下。

    天下皆知,南宮世家此前不過是借著祖上余威立足于姑蘇城,實際上的姑蘇城中也不知道被多少勢力盤織交錯,但是,南宮世家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半年前的南宮琥珀截江后不過半月,姑蘇城再一次只聽得到一個聲音。

    不過,南宮世家倒也是有些奇特。

    南宮琥珀十三四歲便執掌南宮家,被推為掌門人,卻帶著母親來到了水榭聽潮閣內,很多年都沒有出過這座島,更沒有去過南宮世家的祖宅,多年來,江湖上雖然知道南宮世家有一個大小姐當掌門人,卻很少有人見過。

    直到半年前,那驚天一劍現世之后,才被天下人銘記于心,那日之后,多少人都只是匆匆一瞥,卻在江湖上盛傳此女風華絕代,當入武評傾城榜。

    不過,傾城榜倒是沒入,倒是江湖風煤百曉堂的武評天下榜上出現了一個叫做扶搖仙子的宗師,寓意扶搖直上九萬里,假令風歇時下來。

    扶搖仙子,南宮琥珀。

    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落魄了多年的南宮世家,只因一位扶搖仙子,再一次回歸巔峰。

    正午時候,陽光別韻,照著一排垂柳搖曳生姿,遠遠看見水邊一叢花樹映水而紅,燦若云霞。

    水榭聽潮閣中,一個身穿青色素衣的女子,正緩緩穿行在花園之中,花樹搖曳著,隱約間可見其身形苗條,長發披向背心,用一根銀色絲帶輕輕挽住。

    款款而行似有煙霞輕籠,當真非塵世中人,恬然的美麗臉頰,卻是透著一抹素衣難以掩飾的高貴與幽靜。

    素裙女子手里端著一個小碗,小心翼翼的,輕輕掀了裙角走上臺階,穿過一座長廊時,看見院里涼亭里有一婦人,露出淺笑,喊道:“娘,您怎么一個人在這里呀?”

    那婦人轉頭,臉上皺紋頗多,頭發也有縷縷花白,打量了一下那素裙女子,輕笑道:“這才像話嘛,一個女兒家,整天就知道舞刀弄劍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怕是生了個兒子呢?”

    “娘!”那素裙女子嬌嗔,把小碗放在石桌上,說道:“來,娘,這是我親手給您燉的燕窩,你快點吃吧,很補身子的。”

    那婦人怪嗔道:“娘的身子娘自己清楚,吃什么都沒用,要是有個孫子孫女啥的,指不定娘就跟吃了靈丹妙藥一樣一下子就什么都好了。”

    素裙女子嘆了口氣,說道:“娘,你看你,這么久不來看我,一來就又說這些。”

    那婦人瞬間變臉,賭氣的把勺子丟在碗里,說道:“你看看你,都二十好幾了,娘像你這么大的時候,你都好幾歲了,我那些街坊鄰居家哪個女孩兒像你這么大還沒嫁人,難道你就準備守著這狗屁南宮家一輩子啊!”

    “不是,不是,娘,你聽我說嘛,”素衣女子見母親生氣了,急忙站起來,走到母親旁邊給母親按肩討好道:“娘,你想啊,你女兒我呢,可是江湖大名鼎鼎的扶搖仙子,就沖著我這個名頭,也沒幾個人敢娶我呀,敢娶我的都是一群糟老頭子了,您總不能讓我嫁給一個老頭子吧?”

    這兩人便是姑蘇南宮世家掌門人南宮琥珀與其母親南宮老夫人。

    “什么就叫沒人敢娶你了,我女兒長得這么漂亮,明明就是你自己不愿意嫁人,什么扶搖仙子,什么宗師,都不如給我抱個孫子來得實在。”那婦人氣呼呼的說道一半,突然又嘆了口氣,說道:“唉,不過說來也是啊,這婚嫁是不簡單,我也不求什么門當戶對,可就你這樣子,要是隨便找一個,哪天一不開心給人家一刀砍了咋辦啊!”

    南宮琥珀嘴角一抽,說道:“娘,我還不至于隨便砍人吧!”

    “鬼知道呢,”南宮老夫人說道:“你現在啊,還真是不好找,誰叫你好的不學就學著這些打架的事情了,都這么大了,也沒個人家上門來提親……”

    南宮琥珀嘟囔著嘴,說道:“娘啊,您就放心吧,我會給你找個女婿的,會給您生個孫子的,您別著急嘛,這事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夠解決的,您總要給我時間啊,你也知道,這些年,我一直修劍,根本沒空,現在這不是已經成功了嘛,有時間了,很快的!”

    “哼,半年前你也是這么跟我說的……”

    就在這時候,院子外進來一個丫鬟,看到南宮琥珀和南宮老夫人,急忙執禮,然后說道:“大小姐,七叔公來了!”

    南宮琥珀緩緩轉頭,不著痕跡的偷看了一眼南宮老夫人,抿了抿嘴,躊躇不決。

    南宮老夫人看著南宮琥珀,哼了一聲,不滿道:“這個七叔公,一大把年紀了,一天也不知道干正事兒,就知道拉著你練什么劍,也不知道給你找個人家,算了,你去吧,七叔公找你肯定是族里出什么事情了!”

    “好的,娘,那你等我,我很快就回來啦!”

    離開后院,來到前院,遠遠的就看到一個頭發胡子都花白的老者正躺在一塊大石板上,手里拿著一把草扇,悠哉悠哉的扇著風。

    “七叔公,”南宮琥珀走過來,問道:“您老怎么來了?”

    七叔公嘴里含著一顆糖葫蘆,嚼了好一陣子也沒能夠嚼碎,氣得胡子都翹了起來,吐了出來,說道:“還不是丫頭你不允許任何人來找你,那些小子遇到事了,托我來找你唄!”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