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926-42935013/

第三十六章:一片傷心畫不成(一)
    “這小子,整得我還這么感動!”

    杜若緩緩收起宣紙,不禁搖了搖頭,卻突然反應過來,自己現在這年紀,似乎很多稱呼孟青平有些不恰當,嚴格來說,孟青平還要比自己大一點。

    將宣紙折疊好放入懷里,杜若緩緩拿起那把唐刀,漆黑的劍鞘很普通,不過輕輕的拔了出來時,卻反射著那忽明忽暗的燭火,雪亮的刀身,泛著寒光,刀刃上仿佛纏繞著若隱若現一縷殺氣。

    刀長三尺左右,刀身狹窄且直,長柄,可雙手握持,約摸在五斤上下。

    “是把好刀。”

    杜若并沒有修過刀,但不妨礙他曾混跡江湖時,對刀有一定認知,這把唐刀或許比不得凌蕭蕭那把削鐵如泥的劍,但是絕對比一般的百鍛刀強得不是一星半點。

    材料就不是一般材料,而且還出自大師之手,刀身密度,以及沒一寸沒一尺不一樣的厚度都把握到了極致,這樣的刀,若是出售,絕對能賣出一個難以想象的價格。

    刀回鞘,拿起那一本刀法與內功心法,杜若輕嘆了一句,慢慢走出了船艙。

    這份情,可真的欠大了。

    …………

    時間一晃而過,自從十三寨一行之后,聚義幫開始進入了既定的方向按部就班的發展,又重新招了不少人,經過一段時間的訓練,已經有不少新的幫眾開始做事了,水西縣的局勢也沒有太大變化,和南山幫合作之后,聚義幫也沒有再發生過大戰,一切都很平靜。

    十三寨回來之后,杜若就出過一次門,是專門去了一趟縣城,親自感謝了宋縣令的指點之恩,回來之后,就宣布要準備應考,幫里的事情基本都交了出去,除了定期來給他匯報之外,沒人再來打擾他。

    七月末,正是酷暑時節,雖然有河風,但是梧桐鎮里依然是酷熱難耐,青磚瓦上都氤氳著一股熱氣,江面上也是水汽被蒸發著,正午時候,街道之上,除了匆匆而過的商隊,便是茶館里會有一些人。

    青石巷里,一如既往地清冷,聚義幫大門敞開著,墻角的樹葉都仿佛疲軟了,大院之中,也看不到幾個人,都在逃避這燥熱的壓迫。

    大院中那口池塘的水也下降了很多,難得有兩條魚百無聊奈的在何葉邊游動著,也在聽到一道兵戈聲時一個擺尾沉入了水底不見蹤影,水面上蕩起一個漩渦,漸漸地消失。

    池塘邊,涼亭外,有兩個人影正交錯在刀光劍影之中,一個赤裸上身,渾身都是黑漆漆的大漢,握著一把大刀,另一個是一身白色勁裝的青年。

    正在交手的是黑頭和杜若。

    兩人你來我往大約三十招左右時,杜若雙手握住唐刀,斜劈而上,一刀砍在黑頭大刀上,崩出一個火星子。

    黑頭的手微微顫抖了一下,身體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兩步,杜若用力一躍,一腳踹在黑頭手腕上,踢落黑頭的刀,然后反身一揮唐刀,不待黑頭躲避,唐刀就架在了黑頭脖子上。

    黑頭憨厚一笑,摸了摸后腦勺,咧嘴說道:“幫主,你這武功進展也太快了,再過一段時間,我怕是接不住十招就落敗了。”

    杜若眉頭一挑,道:“真心話?”

    “真的,”黑頭信誓旦旦的說道:“幫主,說真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兒,每次跟你動手我都特別憋屈,總是感覺有力使不上,每一次揮刀下來,我的力氣都似乎被一根繩子給牽住了,還有就是,我打得久了,就會很累,可你好像一點不累。”

    杜若把刀從黑頭脖子上取下,反手一扔,那唐刀就直飛出去,正好插進涼亭里的刀鞘中,從桌子上落下,靠在了凳子上。

    一旁觀戰的王三虎急忙端過來一盆水,取出水里的帕子遞給杜若,笑吟吟的說道:“幫主果然不是凡人,練刀不過兩個月,連黑頭都不是對手了,天賦異稟,天賦異稟!”

    杜若洗了一下臉,將帕子放回水盆里,說道:“黑頭,三虎,你們也累了,這天挺熱的,早點回去休息一下,我看會兒書了,也要去休息了。”

    “好的,那幫主您多注意休息,不要太勞累了。”

    說罷,王三虎就拉著黑頭往外走。

    杜若緩緩走到涼亭里倒了一杯涼茶喝了一口,眉頭微皺,看了看唐刀,眼睛里出現一抹淡紅色,一閃而過,當他看向池塘時,又一切正常,握著茶杯,似乎在沉思。

    小院外,王三虎拉著黑頭出來,就忍不住笑吟吟說道:“黑頭,你小子行啊,也變聰明了,知道迎合幫主了,以前沒看出來,你小子這么賊,你剛剛敗的那個自然啊,我都差點以為是你真敗了,你這演技,了得,真了得!”

    黑頭疑惑的摸了摸腦袋,嘟囔道:“你在說什么啊,啥演技?”

    王三虎看著黑頭,皺了皺眉,道:“你小子別告訴我你是真打不過幫主,他娘的,我就出去一個月,你告訴我你打不過幫主了,你哄誰呢?”

    黑頭委屈道:“我本來就是真打不過啊,我沒騙你,如果是生死搏殺,或許我還可以幫主拼一把,但也沒有太大把握,王三虎,不是我騙你,咱們幫里,現在恐怕沒人是幫主的對手。”

    黑頭取下背上的大刀,指著那已十幾個缺口,說道:“你看,這些全都幫主砍出來的,我跟你說,我現在都不太敢跟幫主比武了,幫主在動手的時候,太嚇人了,感覺……感覺就像是他真的要殺我一樣,你剛剛在旁邊看,你有沒有感覺到?”

    黑頭的話說完,王三虎盯著刀上的缺口,表情變得嚴肅起來,開口道:“我還以為是我看錯了,你這么一說,我才注意到,我剛剛在旁邊,都能感覺到幫主那種殺氣……”

    王三虎突然扭頭,嚴肅道:“黑頭,你老實跟我說,幫主……是不是在修煉什么魔功,你有沒有看出他的刀法到底是在哪學的?”

    黑頭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只是在半個月前,幫主突然叫我每天來陪他練一個時辰,剛開始我還以為只是幫主想要鍛煉一下身體,可后來,我發現不對了,幫主……太奇怪了!”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