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926-42935005/

第二十九章:一葉障目不見泰山
    “當然啊!”

    孟青平說道:“江湖上的高手并不都是精通武道的,例如蜀中另外一個名氣還在十三寨之上的唐門,他們整個門派都不是靠個人武力聞名天下的,但蜀中底蘊卻比奕劍門都強,那卓不凡敢在你聚義幫裝模作樣的,那你看看他敢在唐門面前放個屁不?”

    “不是我瞧不起奕劍門,就算是奕劍門那位宗師在唐門面前,也提不起多大的排面,唐門傳承千年,卻一直都在天下間有著很大的地位,靠的是什么?絕對不是他們武功有多高,而是他們的暗器,比如說唐門名氣最大的孔雀翎。”

    “二十年前,李敬思將軍率領十八位宗師在數萬敵軍包圍之下硬是守了大半個月,這件事情你應該有所耳聞的,我爹跟我講過,其實,當時所謂的十八宗師,有一位壓根不會武功,偏偏就是靠著孔雀翎殺了匈奴兩位宗師,還戴著各種暗器殺得血流成河,你說,他走在江湖里,誰敢不拿他當宗師?”

    “而且,唐門暗器還很多,在唐門暗器榜上,那么厲害的孔雀翎居然都只能排第三位,鬼知道排名第二的觀音有淚還有排名第一的佛怒唐蓮到底有多恐怖,雖然不知道這后面兩樣到底存不存在,但就憑借孔雀翎,沒有生死之仇,誰敢招惹唐門?”

    “同樣,還有藥王谷這種門派,同樣不靠武功,就是那連朝廷御醫都有大半來自藥王谷的醫術,依然讓他們在江湖上行走,天下尊敬。”

    “也比如另外一種,和你一樣的讀書人,有的當代大儒,有的朝廷命官,這些人一樣地位斐然,揮斥方遒指點江山,或者像我這樣,有一個好爹的也行,只要招子放亮點,做事情別太過火,至少在蜀中這一帶,基本上多多少少都會賣我爹一點面子。”

    一邊說著,孟青平突然舔了舔嘴唇,湊到杜若耳邊,輕聲道:“杜老大,你沒聽說過哪個皇帝武功有多厲害吧,就比如我大秦太祖皇帝,也不過就是個會兩招裝假把式而已,可結果呢,天下誰比得了他,你要知道,自古以來,造反成功的,其實都是像你這樣的文弱,會駕馭人,而不是會打人的人,嘿嘿,怎么樣,有沒有興趣立個山頭,咱們揭竿而起?”

    杜若嘴角一抽,白了孟青平一眼,說道:“你是腦袋抽風了吧,不過,你說的這些,唉,怎么說呢,總覺得似乎都不太適合我。”

    “也有適合你的呀,”孟青平說道:“多少大門大派不是起于微末呢,像你這樣有頭腦的人,才能夠真正的打造一個大勢力,而不是靠誰的武功高,武功高強是很好,但那終究只是能夠打出一時威名,只有能夠駕馭得住高手的人才能讓一個勢力穩固下來。”

    “其實,說句真的,”孟青平又說道:“很多門派里吧,最強的人,并不是掌舵人,但掌舵人絕對是只能夠控制大局的,而且啊,杜老大,你要知道,不管是是不是高手,總是需要錢的,需要資源的。”

    “有時候吧,其實是你想得有些差了,你就說你現在吧,的確是放在江湖里毫不起眼,可是,單純在水西縣,有幾個人敢不給你杜山姜幾分面子,但是,你是你們聚義幫里最能打的嗎?”

    杜若有些詫異的看向孟青平,挑眉道:“咦,怎么之前沒看出來,你還懂得這么多呢?看著你也不像是這么有內涵的人啊?”

    “嘿嘿,”孟青平咧嘴一笑,道:“這些話,其實當初我習武沒天賦,一直很自卑,我老爹講給我的,從那之后,我就看開了,我武功不行,但我要在賭博這一塊,稱為天下最強!”

    看著孟青平的斗志昂揚,意氣風發,杜若臉皮抽搐了起來,無語道:“恐怕,這是你爹最后悔的事兒,要是能夠重來過,他肯定選擇讓你繼續自卑下去。”

    “別這樣,”孟青平掏出一塊濕漉漉的鼻屎,屈指一彈,彈到窗外,說道:“杜老大,我說真的,要是你揭竿起義,我納頭便拜,跟你一起鬧他個天翻地覆誓不罷休!”

    杜若:“……”

    孟青平嘻嘻一笑,道:“好好好,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我也可以明確告訴你,你也有機會稱為那種天下高手的,不過,可能性很低,真的需要天大的機緣,據我所知,就社稷學宮里那位老夫子,就是五十年為凡人,讀遍天下書,一朝之間,便讀書讀到了天地共鳴,立地成大儒,修為有多高,無人知道,武評榜上排第三!”

    武評榜,一個江湖榜。

    排了天下公認的十大高手。

    “也或許你機緣無窮,能夠得到什么天材地寶,修為一日千里,成為那神仙般的宗師,也或許你哪天落到懸崖底下,得到什么寶貝洗經伐髓,成為天才,然后順便還遇到個白胡子老頭哭著喊著要收你為徒,傳授你他一身武功,臨死還把他一身通天貫地的修為傳給你,還有……”

    杜若嘆了口氣,翻開書,繼續看了起來,說道:“我說青平啊,你要是有看那些志異雜談的時間,不如多看看這些有用的書吧,雖然你也不可能考取功名,但至少能夠讓你變得有點內涵。”

    孟青平擺了擺手,說道:“這就算了,看你這些書,無聊得要死,你還不如讓我去死呢,那些說書先生編的雜談多有意思的,雖然都是一些扯淡,但聽著就是舒服啊!”

    孟青平突然變得嚴峻起來,一只手拍在杜若肩膀上,說道:“對了,杜老大,我突然想起了最后一個讓你很快屹立江湖之巔的辦法。”

    杜若眉頭一皺,道:“說說看。”

    “那就是……”孟青平一本正經道:“利用你這張英俊帥氣的臉去勾搭一個江湖女俠,就比如姑蘇城的南宮琥珀,這可是一個才二十幾歲的宗師哦,嘿嘿,或者,你祈禱老天突然給你送來一個有婚約的青梅竹馬,偏偏還是個宗師……”

    杜若無奈的嘆了口氣,就不該對這貨抱有任何期望,雖然他說的也不失為一個辦法,但杜若對自己的臉還是有自知之明的,若是他這張臉能夠有前世那個寫小說的缺悅那么帥,肯定是沒問題,可那種盛世美顏終究是千年難尋啊!

    至于青梅竹馬,

    杜若倒是忍俊不禁,當年沒有逃難來蜀中之前,他倒是真有個青梅竹馬,一個黑瘦小丫頭,住在他家大院旁邊那個……姑且叫做房子的屋子里。

    那個黑瘦丫頭,雖然營養不良,終究要大杜若幾歲,個頭也大不少,每天杜若都會從家里給她帶些糕點,然后那丫頭就帶著杜若到處瘋,到處玩,小時候也沒有什么男女之別,杜若都記得他被那丫頭扒光過很多次丟盡了小溪里給他洗澡。

    杜若的家里是書香門第,父母都知書達理,到沒有因為那個黑瘦丫頭家境貧寒而有所嫌棄,很樂意看著性格內向的杜若有個朋友的,平日里,杜若父母對那丫頭一家子也頗為照顧。

    那時候,那丫頭似乎對杜若的身體構造和她不一樣一度很好奇……

    “那丫頭,好像叫大妞吧!”

    杜若手里把玩著一個裝飾很丑陋的平安符,歪歪扭扭的‘平安’兩個字還差了一點,是用一塊粉紅色的粗布縫制的。

    這平安符就是大妞給他縫制的,充滿了少女氣息,當初杜若是怎么都不肯要的,最后屈服在大妞的拳頭之下,一度引以為恥的佩戴了好久。

    回想起小時候的一幕幕,杜若忍不住微笑了起來,只是,后來,那一場大旱之下,杜若家的大院被一大群流民闖入,全部糧食被搶走,杜若的父母都是出身富貴,一夜之間淪落到了那個地步,差點就活不下去了,還是靠著大妞家父母幫助才撐了過來,一起往蜀中逃難。

    逃難過程中,杜若父母都因為身體孱弱,先后離世,杜若就跟著大妞一家三口走了很長一段時間,可大妞的父親也在一次和流民爭執中被打死,也在那一場暴亂之中,杜若和大妞母女走散,最后流落到了水西縣。

    腦海里浮現出多年前的一幕一幕,心情也有些不太好了,就在這時候,船突然晃動了一下,外面響起羅大胡子的聲音:“幫主,孟少俠,靠岸了,下船吧!”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