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539-43525614/

第五百六十八章 錯綜復雜的局勢
    執拗的阿爾薩斯最終還是拋下親友北上前往諾森德,安德里亞利用暗影使魔穿越陰影空間與蕾蒂茜婭取得聯系,讓珊蒂斯提前注意一下阿爾薩斯的動向。

    耐奧祖的存在比較微妙,除了暗影界的問題外,安德里亞暫時留著他還打算讓天災軍團給隔壁的洛肯添點麻煩。

    如今諾森德的局勢越發錯綜復雜,似乎各個勢力之間都在開戰,但仔細分析,如果真的引發全面戰爭,其中不少勢力似乎又會突然停戰聯手。

    普莉希姆已經查出了伊米隆和洛肯翻臉的原因,根源還是出在血肉詛咒上。

    曾經的維庫人擁有堅固的鋼鐵身軀,壽命無窮無盡,伊米隆可以永遠坐在自己的寶座上,這對一名野心勃勃的王者來說非常重要。

    而遭受削弱詛咒的影響后,伊米隆年復一年的感到自己的身體正在變得衰老,自己的子民也從曾經的戰無不勝變成了如今這幅衰弱的樣子。

    與暗夜精靈的戰爭失敗還能勉強說得過去,畢竟對方也是在艾澤拉斯生存無數年的強大古老種族,名副其實的艾澤拉斯凡人霸主。

    但如今烏特加德城堡就連自己門前的聯盟探險者小鎮瓦加德都無法快速拿下,這就讓伊米隆完全無法接受了。

    伊米隆在惱怒之下將血肉詛咒的黑鍋甩在洛肯這些泰坦守護者身上,認為是他們收回了對維庫人的賜福,這才讓掠龍氏族落到今天這步境地。

    雖然這遷怒的邏輯非常扯淡,但伊米隆甩的鍋剛好歪打正著,畢竟維庫人遭到血肉詛咒影響的源頭就是洛肯背后的尤格薩隆。

    普莉希姆故意派出斥候在洛肯和伊米隆之間煽風點火,今天用鐵矮人的戰錘砸死幾個維庫人,丟下幾具鐵矮人尸體,明天就換湯不換藥的折騰鐵矮人。

    暗夜精靈的西線戰場要應付耐奧祖的亡靈天災,東線當然是越安分越好,讓洛肯和伊米隆互相死磕符合暗夜精靈的利益。

    洛肯此時也十分頭疼,小老弟不聽話了,肯定是要出兵教訓的。

    但西面那群骨頭棒子擴張勢力的過程中自然而然的惹到了他這個鄰居,不給耐奧祖點顏色看看也是不行的,至少要讓他知道風暴峭壁不是能隨便涉足的地方。

    各方牽制之下,安德里亞還真不好盡起所有兵力進攻耐奧祖,萬一表現出壓倒性的優勢逼迫其他勢力聯合起來,到時候樂子就大了。

    萊登和托里姆等人更是用不得,一旦將他們投入戰場,洛肯一定會發瘋般的全力開動造物者引擎,分分鐘給你爆出一大支鋼鐵軍隊出來。

    萊登如今正坐鎮納拉克煞引擎搜集材料屯兵,在擁有萬全的把握前,絕對不能透露出他的存在,以免逼得洛肯和尤格薩隆狗急跳墻。

    而且席卷各地海岸的娜迦也是讓安德里亞煩心的因素之一,躲在暗處的恩佐斯虎視眈眈,一旦他決定全力發動,翡翠夢境、娜迦和死亡之翼很可能會一同出動。

    暗夜精靈兵力再多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吊打全世界,燃燒軍團對艾澤拉斯的滲透也從來沒有停止過。

    當務之急是盡可能遏制耐奧祖的亡靈擴張速度,暗中監視恐懼魔王等燃燒軍團先鋒的動向,最好能勾引天災和洛肯打起來,讓他們互相牽制,為萊登暴兵爭取足夠的時間。

    當安德里亞提著瑪爾加尼斯達到洛丹倫王城時,妮雅娜立刻凝重的迎了上來,當面將一個壞消息告訴安德里亞。

    “獸人在諾森德登陸了?”

    安德里亞驚訝的問道“怎么回事?他們是怎么搶到船出海的?”

    妮雅娜苦笑著伸手指了指洛丹倫大會議廳中怒火沖天的戴林“庫爾提拉斯的商船,剛好從嚎風峽灣返回南海鎮卸貨,準備運送到奧特蘭克販賣,沒想到……”

    久未和泰瑞納斯聯系的戴林難得的接受邀請來到洛丹倫,主要目的就是為了討論獸人逃亡的問題。

    “我的海軍艦隊正在做出航前的最后準備,那群該死的德魯斯特蠻族!如果不是他們的作亂,庫爾提拉斯怎么會如此狼狽!”

    德魯斯特的叛亂愈演愈烈,女巫會的勢力擴張速度很快。

    經過多年的潛伏,德魯斯特幕后的指揮者找準了庫爾提拉斯民眾的弱點,用他們最渴望的東西來引誘住在德魯斯瓦的庫爾提拉斯人加入女巫會。

    好在斯托頌谷地的艦隊隨時可以出動,但因為抽調了大量軍隊鎮壓德魯斯特的叛亂,籌集足夠出海的老練水手還需要花費一點時間。

    安德里亞原本都做好了準備,讓海軍第一艦隊在卡利姆多東海岸附近來回巡邏,就是為了阻止獸人的登陸,沒想到他們居然北上去了北風苔原。

    北風苔原因為附近的考達拉島有藍龍居住,是除冰冠冰川和風暴峭壁外,暗夜精靈勢力最弱的地區。

    不過獸人大舉北渡倒是一個機會,如果能引誘他們加入對亡靈天災的進攻,說不定能打破如今諾森德尷尬的平衡。

    但這中間還有一個問題,初代巫妖王耐奧祖。

    不管耐奧祖如今是什么形態,他生前終究是一名獸人,還是一位大酋長,對自己的族人抱有什么想法還很難說。

    萬一天災和獸人聯手……那將是一場非常麻煩的災難。

    “哎~”

    頭疼的拍了拍額頭,安德里亞隨手將死魚一樣的瑪爾加尼斯丟進會議廳。

    “這家伙就是讓瘟疫在洛丹倫蔓延得罪魁禍首,你們認準他的樣子吧,等下我還要把這家伙帶回安納希斯。”

    “還有一件事。”安德里亞看向蒼老無比的泰瑞納斯“阿爾薩斯王子不聽我的勸說,執意出海前往諾森德追殺天災軍團,他希望能獲得更多來自后方的支援,各位還是盡早拿定主意吧。”

    自己事情還一大堆,安德里亞沒空介入聯盟內部的紛爭,反正阿爾薩斯又不是他家的崽。

    安德里亞已經盡可能阻止他走原本的路了,如果還是被耐奧祖蠱惑,那也是他的命數使然,怪不了旁人。

    還沒等安德里亞傳送離開洛丹倫,奎爾薩拉斯的壞消息又來了。

    “亡靈?”

    安德里亞頭疼欲裂的按了按太陽穴“亡靈怎么會出現在奎爾薩拉斯?難道是那群貴族……”

    “是的。”

    妮雅娜同樣苦著臉說道“王黨手中握有絕大部分軍權,正面沖突貴族派沒有絲毫勝算,不知是誰最先提出的建議,貴族派開始引入通靈法術為自己增加兵源。”

    “嘶~”

    安德里亞倒抽一口涼氣“這么狠的嗎?用陣亡的族人當原材料?”

    ‘話說高等精靈是天生有亡靈這一劫嗎……’

    艾澤拉斯月夜之影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