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539-43094030/

第三百八十三章 強大的艾格文
    作為燃燒軍團的首領,曾經高貴的青銅泰坦,薩格拉斯親自進入星球征討的次數屈指可數,艾澤拉斯是唯一一個讓他兩度進入的世界。

    即便如此,因為第一次的接觸太過倉促,包括泰蘭德和瑪法里奧等親身經歷者也無法說出薩格拉斯的性格和作風。

    考慮到薩格拉斯毀天滅地的強大實力,很多人都會下意識的將他當成憑借力量碾壓的莽夫,艾格文也犯了這個固有印象的錯。

    一心想著依靠戰勝惡魔之王來證明自己,艾格文的所有心思都放在戰斗之中,完全沒有留意到薩格拉斯那一瞬間的眼神變化。

    “暴風雪,寒冰寶珠!”

    面對薩格拉斯這種身形異常龐大的個體,艾格文發出的范圍法術就像面對普通人使用的單體法術一樣,打在他身上只會有很小一片面積受到攻擊。

    兩個冰系范圍法術只是凍住了薩格拉斯揮出的左臂,稍微延緩了他揮拳的動作。

    艾格文趁此機會發動閃現術移動到薩格拉斯身后,大片奧術彈幕從艾露尼斯之杖中噴出,擊穿薩格拉斯護體的邪能護盾后打在他的背部。

    “嗷!”

    如同野獸一般發出痛吼聲,薩格拉斯化身怒不可遏轉過身來笨重的揮舞巨大的雙臂,之前被凍結的手臂部分已經掙脫了冰霜法術的束縛。

    接連使用三系法術進行嘗試,艾格文發現薩格拉斯對奧術的防御力最弱,其次是冰,火系法術幾乎發揮不出威力。

    ‘邪能和奧術,混亂與秩序力量的相互克制嗎?’

    心中的念頭轉瞬而逝,艾格文嘗試著催動艾露尼斯法杖繼續發出奧術系法術攻擊。

    但在使用這把法杖的過程中,艾格文感到十分惱火。

    桀驁不馴的艾露尼斯不愿意將自己的力量借給艾格文,這把神器法杖使用起來還不如一名制杖學徒隨手做出來的練習作品。

    “艾露尼斯!該死的,我正在進行保衛世界的戰斗,你就不能給點面子嗎!”

    “哈!你的世界與我何干?你忘記了嗎?我根本不是這個星球的原生物。”

    “嘖!沒用的家伙。”

    艾格文惱怒的將中看不中用的艾露尼斯丟到下方的雪原中,從空間包裹中取出提瑞斯法守護者代代相傳的神器法杖——埃提耶什。

    這把法杖用起來就順手多了,但艾格文此時卻是一臉便秘的表情。

    因為這把法杖……是在是太丑了。

    作為一名女性守護者,艾格文在考慮法杖實用性的前提下,不可避免的會對外形有所考量。

    綽號雞腿杖的埃提耶什的確不怎么好看,但如今面對生死戰的艾格文也顧不得那么多了。

    換上趁手的法杖,艾格文的實力再上一個臺階。

    隨著她高高舉起手中的埃提耶什之杖,艾格文原本淺藍色的眼睛變成了發著奧術光芒的幽藍色。

    “惡魔之王!這個世界不屬于你!以提瑞斯法守護者之名,賜予你永恒的死亡!”

    洶涌的奧術潮汐以艾格文為中心匯聚,極夜的天空仿佛被撕開一道裂隙一般,閃爍出多日未見的耀眼光芒。

    “凡人,大膽!”

    雙眼渾渾噩噩的墮落泰坦化身如同朗讀臺詞一般作出機械性的回應,覆蓋在他身上的熊熊烈焰開始向外擴散,逐漸在墮落泰坦手中形成一把純能量的斷劍。

    “死!”

    兩股能量在雙方的操縱下在北風苔原上空發生劇烈的碰撞,光影表現能力驚人的奧術和邪能照亮了艾澤拉斯的上空。

    就連身在東大陸和卡利姆多的居民也能看到遙遠的北極閃爍的兩色光芒。

    瑪里茍斯感受到對撞的余波飛速逼近,高聲提醒道“穩住身體,沖擊波來了!”

    在場眾人除了奧蘿拉和加洛德之外都是實力高強的老油條,很快就各展神通的在瑪里茍斯和阿萊克斯塔薩背上布置了防御法術。

    奧蘿拉躲在塞蕾絲背后驚訝的望著遠處能量對撞造成的亂流“那個艾格文是人類吧?為什么會這么強?”

    塞蕾絲與奎爾薩拉斯至今依然保持著比較緊密的聯系,她對提瑞斯法議會的了解比較多。

    利用奧術屏障擋住沖擊的余波后,塞蕾絲為奧蘿拉解釋道“提瑞斯法議會的守護者制度經過多年的傳承已經徹底完善。”

    “每一代的守護者都會匯聚所有議會成員的力量,隨著一代代的傳承,為守護者注入的力量越來越多,到了艾格文這一代,她的實力甚至已經超越了凡人的級別。”

    奧蘿拉好奇的問道“比你還強嗎?和老爸比呢?”

    塞蕾絲微笑著揉了揉奧蘿拉的頭發“雖然是通過取巧的方式,但艾格文的實力確實已經超越了我。”

    “至于你父親……不好說,畢竟他的力量表現形式比較隱晦,沒有奧術和邪能那么招搖。”

    “至少普通凡人當中,已經沒有人能在安德里亞手中堅持多久,從某種角度來說,他也已經超越凡人的層次了吧。”

    ……

    來自諾森德的大規模能量對撞讓世界上擁有一定實力的人都下意識的將視線轉向北方。

    當瑪里茍斯和阿萊克斯塔薩載著加洛德泰蘭德等人趕到時,接連不斷的能量碰撞已經停了下來。

    因為過多能量的肆虐,小范圍內已經開始出現空間不穩定的跡象,瑪里茍斯首先需要做的就是調動魔網平息這里過量的能量堆積。

    “呼~呼~”

    艾格文已經落回了地面,她虛弱的杵著法杖重重的喘著氣,薩格拉斯的化身則是滿身傷痕的倒在她前方不遠處的地面上。

    這具化身頭上彎曲的惡魔之角都被擊斷了一支,從左側額頭開始,一道巨大的裂口貫穿整整臉頰,一直拉到右臉的下巴附近。

    泰蘭德皺眉看了看再無聲息的薩格拉斯化身“結束了嗎?”

    阿萊克斯塔薩閉眼感受了一下,微微點了點頭巨大的龍頭道“結束了,化身的身上已經感受不到任何生命和靈魂氣息。”

    “咳咳……化身?”

    艾格文原本正在為自己戰勝薩格拉斯而欣喜,聽到阿萊克斯塔薩的話時,她不自覺咧開的嘴角突然頓住了。

    泰蘭德眼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芒看了艾格文一眼“不然呢?年輕人,你不會以為這就是墮落泰坦真正的實力了吧?”

    “這只是灌注薩格拉斯部分力量的化身,真實實力可能連他本體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艾格文的表情有些呆滯,巨大的心理落差讓她再也沒有了勝利的喜悅。

    阿萊克斯塔薩溫柔的安慰道“別氣餒,就算只是化身,艾澤拉斯能戰勝他的人也絕對不多。”

    “麥格娜,我們有一個重要問題想問你,之前與你交戰的薩格拉斯化身,看起來像是擁有靈魂的樣子嗎?”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