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539-42492899/

第二百五十九章 自信的馭龍者
    逃離現場的洛肯心中無比驚慌,他甚至沒顧得上考慮托里姆到底是怎么知道自己的罪行,只想著逃回奧杜爾中再也不出來。

    奧杜爾如今與其說是守護者的圣城,倒不如說是尤格薩隆的老巢。

    驚恐的躲回奧杜爾,洛肯這才松了一口氣。

    回想起之前托里姆的表現,恢復冷靜的洛肯逐漸皺起了眉頭。

    “托里姆是一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蠢貨,上萬年來他都沒有懷疑過我,為什么今天突然找上門來質問?”

    隨著思考的逐漸深入,洛肯回憶起了之前不曾注意到的更多細節。

    如果托里姆真的已經確定自己是西芙死亡的真兇,以他的暴烈脾氣,不可能只是找上門來對質,絕對會將那把雷霆戰錘直接敲在自己的頭上。

    “也就是說,托里姆還沒有確定,只是有所懷疑?”

    洛肯思索道“到底是誰告訴了他還無法確定的真相?難道……”

    此時洛肯想起了對質與交戰過程中,始終在托里姆腳下做出多次指示的那個凡人。

    “暗夜精靈……”

    眼中寒光閃過,洛肯走回自己的閃電大廳中坐下來仔細復盤細節。

    “要動用鋼鐵大軍嗎?不……那樣會引起其他尚未徹底淪陷的守護者注意,還是只能靠掠龍維庫人。”

    洛肯神色陰沉的往下閃電大廳中懸浮著的艾澤拉斯星球地圖“不能將所有希望寄托在愚蠢的維庫人身上,必須提早開始做好另一手準備了。”

    ……

    倉皇而逃的洛肯和依舊矗立在原地的托里姆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自己信仰的神明拋下信徒逃跑,維庫人原本高昂的士氣頓時呈斷崖式下滑。

    洛肯的逃離更肯定了托里姆心中的猜測,他多次想要揮舞戰錘沖入這群洛肯眷族的軍陣中泄憤,但考慮到自己曾經犯過的錯誤,托里姆最終還是忍了下來。

    眼見敗勢已成,沃德倫的維庫人指揮官驚怒交加。

    接連斬殺了十幾名逃兵,這名兩手分別握著雙手戰斧的戰士使用英勇飛躍跳到戰場前方。

    警惕的看了似乎沒有出手打算的托里姆一眼,這名維庫人軍事統領將右手的戰斧指向托里姆腳下的安德里亞。

    “暗夜精靈,我!馭龍者烏迪爾向你發起挑戰!”

    “我?”

    安德里亞詫異的指著自己“你確定?”

    “沒錯,就是你!”

    烏迪爾雙手戰斧相撞發出清脆的響聲,臉上露出嗜血的笑容說道“一對一單挑,敗者退出灰熊丘陵。”

    “呵~”

    安德里亞被氣笑了“你倒是打得一副好算盤,如今灰熊丘陵的戰局已經基本明朗,本來就該屬于我們,你這是想空手套白狼嗎?”

    輕蔑的看著所謂的馭龍者,安德里亞嘲諷的說道“想翻盤至少多拿出點籌碼來,別把我們當白癡。”

    烏迪爾本來就只是漫天要價,坐地還價,聽到安德里亞的回答,他再次提出自己的籌碼。

    “如果我戰敗,維庫人除了退出灰熊丘陵,還會將防線后撤到斯克恩一帶,斯克恩以北歸你們所有,如何?”

    如今亞勒伯龍已經被安德里亞派出的海軍陸戰隊突襲摧毀,斯克恩以北的領土對維庫人來說形同雞肋。

    一旦沃德倫陷落,暗夜精靈推到斯克恩門前只是時間問題。

    安德里亞冷笑道“不夠,你這依然是拿已經屬于暗夜精靈的領土來玩文字游戲。”

    “我來提出要求吧,一旦我們獲勝,斯克恩北部,冬息湖到凱德米爾湖之間的領土也全都歸我們所有。”

    冬息湖就在亞勒伯龍和斯克恩之間,不管怎么說都會屬于暗夜精靈,而凱德米爾湖則是位于冬息湖東面的霜刃峰山腳下。

    東面比鄰維庫人散居的巨人平原,南面直達維庫人的大型聚居地拜耳海姆。

    如果真如安德里亞所說拿下這片領土,暗夜精靈就能從北面完成對斯克恩和烏特加德城堡的封鎖,維庫人的活動范圍將大幅受限。

    看似魯莽的烏迪爾其實并不蠢,安德里亞的要求讓他有些無法接受,但觀察到對方那孱弱的施法者身材,烏迪爾對這場戰斗還是比較自信的。

    “好!一言為定,一戰定勝負!”

    ……

    烏迪爾并不知道自己挑中的人是誰,自從與維庫人開戰后,安德里亞還是第一次來到沃德倫前線。

    這位自稱馭龍者的維庫人首領只是想挑個軟柿子來捏,身材相對瘦弱而不著甲的安德里亞偏偏站在最前面,看上去就像一只肥羊。

    作為維庫人的勇士之一,烏迪爾并不缺少與施法者交戰的經驗,他有信心自己能輕松取得勝利。

    當雙方站定后,烏迪爾脫下全身的盔甲,裸露出肌肉虬結的上半身,腿上也只穿了一條單薄的亞麻長褲。

    “暗夜精靈,別說我欺負你,對付你根本用不著穿盔甲!”

    安德里亞嗤笑一聲“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你的盔甲又不能抗魔,和施法者戰斗時穿上只不過是累贅,脫下來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來吧。”

    安德里亞腳下自然的分開,左劍右杖的擺好了戰斗姿勢。

    雙方的士兵都圍攏在交戰場地四周,大嗓門的維庫人興奮的為烏迪爾加油。

    暗夜精靈這邊相對比較平靜,納瓦茲憐憫的看著滿臉期待的烏迪爾。

    ‘可憐的家伙,你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對的是誰。’

    “準備好了嗎?嘿嘿~那我就不客氣了!”

    “喝啊!”

    烏迪爾高舉雙斧,雙腿發力高高躍在空中,強壯的如炮彈一般砸向安德里亞。

    ‘直來直去?這么瞧不起人的嗎。’

    安德里亞撇了撇嘴,藝高人膽大的等到烏迪爾接近自己身體范圍5米內才發動技能。

    “心靈尖嘯。”

    身在半空的烏迪爾臉上突然露出驚恐之色,原本規則的動作也在空中變形。

    安德里亞輕松的側步躲過狼狽落地的烏迪爾,左手的黑暗帝國之刃趁機在對方側腹部擦過留下一道血痕。

    維庫人的肌肉強度多少有些出乎安德里亞的預料,雖然黑暗帝國之刃并非以鋒利而見長,但它好歹也是一件黑暗神器,居然只在烏迪爾的肌肉上留下了一道不深的傷口。

    然而這不是重點,被黑暗帝國之刃和心靈尖嘯同時擊中的烏迪爾很快就開始了自己的表演。

    “哦哦哦哦!”

    額頭青筋暴起,烏迪爾左手的戰斧掉落地面,他抱著頭瘋狂的仰天咆哮。

    薩拉塔斯陰笑道“哼哼~真是無知者無畏,雖然這家伙的靈魂味道不怎么好,但總算質量還不錯,安德里亞,收割他吧。”

    “呵呵,如你所愿。”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