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539-42492791/

第一百五十五章 狂奔的……樹妖?
    狼人之亂為瑪法里奧和德魯伊教派敲響了警鐘,濫用自然之力和變形法術產生的嚴重后果讓瑪法里奧下定決心規范德魯伊的行為準則。

    由于與薩特的戰爭尚未徹底結束,塞納里奧議會的創建還只是一個草案。

    不過親身經歷狼人之亂的高階德魯伊都對大德魯伊的提議表示贊同,其中尤其以立場比較保守的科達·鋼爪最積極。

    作為半個德魯伊教派高層,安德里亞對此也沒有什么異議。

    即使因為他的原因,未來的發展必然會與原本的歷史出現一定偏差,但塞納里奧議會這個世界性組織應該還是會在多元化的未來發揮建設性作用。

    被尊為塞納里奧議會精神領袖的塞納留斯也對得意弟子的提議很感興趣。

    塞納留斯一直希望能有更多暗夜精靈信奉德魯伊之道,幫助他一起維護大自然的安寧和平。

    如今與薩特的戰爭已經比較明朗了,塞納留斯自告奮勇的打算前往月光林地。

    這片人跡罕至的小山谷中居住著不少隱居的塞納留斯子女,懷著一定的私心,塞納留斯想把這里作為塞納里奧議會的總部,他準備先行出發和自己的孩子們打個招呼。

    不過在前往月光林地之前,擔心長女安全的塞納留斯準備順路前往冬泉谷的墜星村前線,或許正好還能幫上寶貝女兒的忙。

    安德里亞得知塞納留斯的行程計劃,當即表示自己也打算一路隨行。

    雖然浩浩蕩蕩的薩特全面襲擊如今頹勢已經非常明顯,但在亂局徹底平息之前,珊蒂斯率領的哨兵部隊必須首先擊潰圍困墜星村的薩特聯軍,借此打擊所有薩特的戰斗意志。

    瑪法里奧等人得知安德里亞的打算后都對他送上了祝福,讓安德里亞感到意外的是泰蘭德的態度。

    之前大祭司閣下還一副隨時準備發作的樣子,此時雖然泰蘭德的情緒看上去依舊很不好,但她至少沒有再對安德里亞發出尖銳的質問。

    ‘月亮從地底鉆出來了?’

    進入塞納留斯開啟的夢境通道前,安德里亞頗為不解的回頭看了看泰蘭德。

    雖然安德里亞的神態只是疑惑,但他的舉動在泰蘭德看來就是一種挑釁。

    “吸~呼~”

    回想起艾露恩之前的告誡,泰蘭德強行壓抑著怒火深呼吸了一下,好不容易才平復了自己即將爆炸的情緒。

    ……

    當安德里亞跟在塞納留斯身后再次跨出夢境通道時,他們已經身在費伍德森林、月光林地和冬泉谷交界的木喉要塞附近。

    居住于此的木喉熊怪都是巨熊半神烏索爾和烏索克兄弟的眷族。

    雖然他們并不信仰塞納留斯,但出于對荒野半神的尊重,熊怪們保持著恭敬的態度目送塞納留斯往東進入冬泉谷。

    塞納留斯在荒野之中的奔馳速度相當驚人,變成金雕在空中飛行的安德里亞拼盡全力也只能勉強跟上他的速度。

    作為艾澤拉斯土生土長的原始神靈,塞納留斯與他的父親一樣,在艾澤拉斯享有一定的特權。

    冬泉谷時刻飛舞的雪花完全繞開了塞納留斯的行進路線,沿途掛滿厚厚積雪的長青植物也自動為森林半神讓開道路。

    當全速趕路的兩人到達主戰場前線時,一條千瘡百孔的防線呈現在他們眼前。

    暗夜精靈特有的擲刃車停靠在破破爛爛的木質圍欄后方,大部分擲刃車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破損。

    不高的木質圍欄尖銳的頂端還零星的掛著一些薩特尸體,大量身上纏著繃帶的哨兵隨意的坐在地上,靠著營地中的各種物體休息。

    因為泰蘭德的固執,哨兵部隊的選材面相對較窄,所有士兵清一色都是女性。

    在與薩特的戰爭之前,這群新兵都是只有剿匪經驗的準菜鳥,只有女軍官們是泰蘭德從各支邊防軍中七拼八湊拐過來的。

    不過經歷了這場血與火的試煉,新兵們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成長。

    雖然此時她們看起來精神比較萎靡,但就算在休息之時,這些女兵也沒有脫下身上的護甲,武器也一直擺放在最順手的地方。

    一旦遭遇突發情況,她們能以最快速度完成戰斗準備。

    從某種角度來說,泰蘭德想要擁有一支完全由自己掌控的精銳軍隊的目的,現在已經達成了一半。

    剩下的一半,就要看作為哨兵部隊領袖的珊蒂斯怎么想了。

    防線附近慘烈的景象讓安德里亞原本放松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慰問了一下先行趕到戰場增援的月夜鎮士兵們,安德里亞和塞納留斯進入了作為前線指揮部的墜星村中。

    因為冬泉谷寒冷的氣候,在珊蒂斯率領哨兵進駐這片地區前,整個冬泉谷沒有任何暗夜精靈居住。

    墜星村也是最近百多年才建立的全新村莊,最初建立的目的就是讓它作為冬泉谷的作戰指揮總部。

    村內普通居民的數量很少,大部分都是哨兵部隊的后勤和醫療兵。

    此時她們正忙著分配補給品和治療傷員,堆積著大量物質和傷兵的村內看上去有些亂糟糟的。

    正當安德里亞和塞納留斯沉浸在墜星村沉重而肅穆的氣氛中時,一道殘影突然帶著歡快的尖叫聲從兩人身前擦過。

    “……什么情況?”

    被高速掠過的影子晃了一下,安德里亞揉了揉眼睛重新對焦。

    “哎~”

    塞納留斯的動態視力更為出色,他此時已經苦笑著用手猛拍額頭了。

    一只表情生無可戀的樹妖正在不大的小村內豬突猛進,一個歡呼著的瘋丫頭將雙手掛在她的腰部。

    看起來這只樹妖似乎打算憑借高速移動甩掉吊在自己身上的牛皮糖。

    然而那名暗夜精靈女子雖然整個身體都因為高速奔馳被拉平懸浮,但她的雙手硬是死死的抱住樹妖的腰部不放手。

    “額……”

    安德里亞終于看清了這兩人的容貌,歡呼著的那名暗夜精靈正是他唯一的入室學徒蕾蒂茜婭·月歌,那只樹妖自然就是塞納留斯的長女露娜拉了。

    或許是覺得女兒在村內瘋跑的這一幕太丟人,塞納留斯喚來微風柔和的攔在露娜拉奔馳的方向,風力逐漸形成合圍將她截停下來。

    塞納留斯頭疼的向低著頭一臉羞愧的露娜拉問道“露娜拉,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們現在應該還在戰爭狀態下吧?”

    “是……”

    安德里亞猜到肯定是蕾蒂茜婭這丫頭搞出來的事,沒好氣的在她頭上用力敲了一下。

    “你又在搞什么幺蛾子?我讓你帶隊過來是支援戰事,不是讓你騷擾露娜拉啊。”

    “嗚~”

    蕾蒂茜婭委屈的摸著被敲痛的腦袋“但是戰爭已經快要結束了啊。”

    “薩特已經一天沒有發動攻勢了,珊蒂斯姐姐說,最近他們內訌的趨勢越來越明顯,我們只需要以逸待勞,爭取一擊建功就行了。”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