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539-42492694/

第二十章 別亂放流星一條
    安德里亞沒有回答瑪維的問題,雖然只是小規模的戰斗,但這畢竟是他初次經歷真實的戰場。

    之前身處戰斗之時,或許是因為腎上腺素的分泌,安德里亞沒有因為恐懼而顧此失彼,現在想想,他自己都感到意外。

    ‘難道我的意志天生就比較堅韌?又或者只是單純的反應遲鈍?’

    不管怎么說,首次與燃燒軍團的戰斗姑且還算順利,戰后安德里亞反思之前在戰場上的表現,為自己打了一個分數。

    個人戰斗方面,安德里亞只給了及格的60分,短時間內他還無法將新獲得的力量完美的掌握,各項臨時研究出來的法術都比較粗糙。

    但德魯伊法術與暗影之力結合產生的變異也讓安德里亞獲得了一些靈感,之后他應該會沿著這個方向進行一番深入探索。

    至于戰場指揮和布局……臨陣發號施令的是瑪維,安德里亞只在大方向的布局上提供了一些建議。

    從結果來看,似乎還不錯,這方面他為自己打了80分。

    稍事休息后,之前艾露恩姐妹會和月亮守衛因為并肩作戰而忽略的問題重新被擺上臺面。

    瑪維目光銳利的緊盯著德利耶少校說道“首先,我很感謝月亮守衛能在關鍵時刻出手相助,但一碼歸一碼,我想確定你們如今的立場。”

    在狄迦娜大祭司尚未蘇醒的當下,瑪維就是艾露恩姐妹會當之無愧的一把手,在場的祭司沒有對她作為代表出面質詢的行為有任何異議。

    作為戰斗祭司的首領,瑪維的作風比溫和的狄迦娜大祭司要強硬得多,她的態度引起了部分月亮守衛的不滿。

    “你這是什么態度?”

    “明明依靠我們的救助才保下小命,現在翻臉就不認人了嗎!”

    瑪維這邊的戰斗祭司們也毫不示弱,現場的氣氛再一次變得緊張起來。

    ……

    安德里亞坐在珊蒂斯身前的樹樁上為她重新包扎手指上的傷口,他沒有站出來對雙方的沖突發表任何意見,只是默默的關注著不遠處劍拔弩張的對峙。

    ‘果然,就算剛剛經歷過一次合作,雙方的矛盾也無法這么輕易的消弭。’

    之前的戰斗中,倔強的珊蒂斯一直拼到脫力,雖然經過了祭司們的治療和包扎,她纏著繃帶的右手手指依然能看到再次滲出的鮮血。

    安德里亞將珊蒂斯手中上浸血的繃帶拆下,一旁的女祭司配合的使用治療法術為她緩解疼痛并加速傷口愈合速度。

    真實的艾澤拉斯雖然也有瞬間治愈傷口的強大治療術,但這種戰時的緊急治療本質上是透支受術者的生命力。

    就像現代醫生為重傷垂危的傷者注射腎上腺素一樣,一旦度過法術促進的興奮期,這種透支效果會一次性爆發出來,最壞的情況下甚至可能會危及生命。

    不管是艾露恩祭司使用的神術還是德魯伊的自然法術,大多數治療術都是通過刺激受術者的身體機能和潛力,加快傷口的愈合速度。

    除非情況緊急,大部分時間治療者們使用的都是比較溫和的持續治愈法術,避免對傷者原本就虛弱的身體造成進一步的負擔。

    等待女祭司為珊蒂斯施法完成,安德里亞拿出一卷新的繃帶為珊蒂斯包扎好。

    這丫頭的傷勢倒是不嚴重,但她的體力卻在之前的戰斗中透支比較嚴重,之后一段時間內都會處于脫力狀態。

    “你也太亂來了,明明沒人要求你這個見習祭司做到這種程度。”

    安德里亞惡作劇的在繃帶末尾打了一個可愛的蝴蝶結,換來了珊蒂斯一個無奈的白眼。

    “的確沒人要求,只是我自己想做……話說你什么時候這么有童心了?”

    安德里亞聳了聳肩笑道“綁得好看一點有助于你恢復心情,怎么樣?冷靜下來了嗎?”

    珊蒂斯一愣,隨后表情有些不自然的將頭扭開“冷靜什么?我又沒有失去理智。”

    安德里亞遵循身體本能,下意識的在珊蒂斯額頭上彈了一下。

    “嗚~”

    等到動作做出后,安德里亞突然楞在原地,反倒是珊蒂斯有些懷念又有些委屈的摸了摸額頭。

    “明明失憶了,唯獨這個懲罰還記得嗎……”

    “額……”

    安德里亞撓了撓頭,剛才下意識做出的動作讓他感到有些尷尬。

    如果不考慮前身的感情問題,他和珊蒂斯目前還屬于陌生人,頂多算是戰友。

    但前身殘留的部分本能讓他總是會下意識的對珊蒂斯表現出親近的態度,有時候甚至會忽略掉兩人之間本該生疏的關系。

    暫時摒棄心中莫名的情緒,安德里亞鄭重的對珊蒂斯說道“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

    “雖然你的戰斗風格看似很勇猛,甚至在某種程度上鼓舞了身旁不善戰斗的祭司們,但你在這場戰斗中的表現,終究應該用‘失控’二字來形容。”

    看到珊蒂斯閃爍的眼神和略顯消沉的神色,安德里亞輕輕嘆了口氣道“我知道你心中對燃燒軍團懷有刻骨的仇恨,我也一樣,但我不提倡這種歇斯底里的發泄方式。”

    “以沉靜的怒氣控制復仇的烈焰,這才是我認為合理的復仇者心態,繼續這樣下去,你遲早會因不受控制的怒火而燒毀自身。”

    拍了拍珊蒂斯的肩膀,安德里亞安慰道“你自己好好考慮一下吧,我去前面看看,這段時間千萬別逞強亂來,好好休息。”

    “嗯……”

    在珊蒂斯情緒復雜的眼神注視下,安德里亞邁步向依然在打嘴仗的月亮守衛和戰斗祭司對峙點走去。

    “瑪維祭司,月亮守衛的各位。”

    以清朗的聲音出言打斷雙方的爭執,安德里亞面帶笑容的揮手向雙方都揮了揮手。

    “好歹是共同合作擊退惡魔的戰友,雙方都請冷靜下來保持克制,在這里鬧內訌可不是什么好選擇。”

    “哼~”

    年輕的豪爾赫撇了撇嘴小聲吐槽道“誰跟你們是內?我們只是看不慣燃燒軍團的惡行,順道出手幫你們一把而已。”

    “行了,豪爾赫。”

    德利耶出言制止了部下的嘟囔。

    這位左眼有刀疤的壯年精靈以審視的目光打量著安德里亞。

    “之前分屬敵對,沒能來得及自我介紹。”

    “我是星眼家族的德利耶,月亮守衛少校,閣下就是剛才向我們發出求救信號的人嗎?”

    “沒錯。”

    安德里亞微笑著伸出手和德利耶握了握“我是安德里亞·月影,姑且算是一名德魯伊吧。”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