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391-43052813/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陰魂不散
    但是她怎么也沒想到是因為這個,才導致了這諸多的事情。

    她是大家族出來的,智商不低,情商更是不低,稍微一點,便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玉佩這件事是怎么回事?”上官宇柔明白了關鍵的所在,自然要弄的清清楚楚。

    繁茂元回道:“是小姐的三哥。”

    “他?他為什么要說?”

    有些話繁茂元也不能說,他知道這位小姐心高氣傲,對于一些閑言碎語根本不放欣賞,但是他作為一個下人,又豈能不知那些齷齪?

    說到底,還是因為上官宇柔的出生,庶出子女是不受重視的,不然也不會讓上官宇柔下嫁司徒家了,成為賞賜司徒家的禮物。

    說起來很傷人,但在世家的利益面前,什么美色,什么自尊,統統都是狗屁!

    繁茂元回道:“據說是三少爺和司徒書正喝酒時,無無意說出的。”

    上官宇柔默了默,扭頭看向林海,說道:“這樣吧,你的身份我會幫你解決,我也會和上面說,讓他們解除對你的追殺,你以后可以安心的生活。”

    林海沒有拒絕,若是可以的話,誰想每天生活在無盡的追殺當中?

    上官宇柔:“我帶你出去吧,你今后不用再擔心了。”

    上官宇柔的修為不差,當初前往沉淪之地是因為自己沒有得到助力,沒有任何幫助,只身前往,踩在霧澤著了道。

    但是現在不同了,霧澤這樣的地方根本不可能再給她帶來麻煩。

    “你還是自己出去吧。”林海搖搖頭,道:“我就在這里修煉一段時間,我想那時候,也應該可以解決了吧?”

    “那也行,那你自己小心。”上官宇柔微微頷首,她能懂得林海的心態,也不說破。

    林海側身站邊,讓開道路,讓上官宇柔和繁茂元先行

    幽浮淵,噬光大殿。

    這里是林海第一次來,差點迷失的宮殿,后來才得知這個宮殿名叫噬光大殿,寓意便是吞噬一切光源的大殿。

    這是陰氣很重,任何光明在這里都會被吞噬,無關修為或是法寶,有人猜測過,著噬光大殿很可能也是一個法寶,只是無人正是而已。

    司徒書正閑散的前進著,雖看不見前路,然而卻沒有任何東西出來干擾他,修士眼中的險地,在他看來如同游山玩水一般。

    走出噬光大殿,便是桃園。

    枯萎的桃樹有陰風形成的風刃,在這種環境中近乎透明,很難看見,因此才會造成諸多的殺傷。

    司徒書正欲飛身而起,卻發現修為似乎被壓制了,這才想起關于幽浮淵的傳聞。

    只是他這樣的大家子弟,哪里還會穿鑲嵌懸靈晶的鞋?自然也就無法浮空而過。

    一腳踏下,‘叮叮’有聲,正是貼地而來的風刃撞上了鮮紅護身的法罡上。

    司徒書正嘴角微翹,甚是不屑,他身上佩戴的玉佩乃是一件法寶,專門應對陰風邪云的至陽之物,名叫‘無定炎’,是一切陰邪的克星,七葉以下的邪物休想傷到,就算是凡人佩戴都能辟邪克陰,更何況司徒書正的出身?

    穿過桃園,躍上石碑,輕松跨過。

    跳下石碑,立即看見迷朦陰云中一個熟悉的背影。

    從背影看去,和林海身形差不多,司徒書正雙眼微瞇,殺意凜然。

    隔空一掌拍出,殊不知,此地有修為壓制的禁忌,虛空一掌拍出,法力根本不及遠,只有身前丈許范圍能感受波動。

    猛然想起這茬兒,司徒書正暗恨不已,抬眼看去,見林海沒有反應,想來可能是因為離得遠了沒有被發現。

    司徒書正悄然收攝無定炎的光暈,迅速走到一邊,接著陰云遮掩身形,翻看著儲物戒,希望能召出一把弓箭出來,然而,結果卻是令他失望。

    弓箭都是配給給下面的護衛的,他這種公子哥兒自然是不會帶那種兵器的,還真是錢到用時方恨少啊。

    繼續翻看,看看能不能找到遠距離攻擊的法寶。

    流華坊的修士是不允許擁有法寶,那只是針對下面底層修士而言的,他們這種高高在上的人物不再此列。

    又一次失望了,法寶雖多,卻沒有遠攻的。

    想想他的身份也不奇怪,平時在司徒家根本不擔心安全,即使出門都是護衛前呼后擁,再加上身份在那里,哪里需要做這樣的準備?

    最后,取劍在手,身上也套上了一套護甲,獅子搏兔猶用全力,在他看來,他和林海就是云泥之別, 萬一林海做困獸斗,臨時做出什么傷了自己豈不冤枉?

    一點遮掩身形的小術法,一團灰霧籠罩司徒書瑾周身,提劍躡手躡腳的靠向林海

    距離林海不過兩丈,司徒書正忽然撤掉灰霧,挺劍刺出。

    然而,突變就在這一瞬間,就在司徒書正挺劍刺出的剎那,林海猛然轉身,擺臂一展,尖銳的槍尖直接削掉了司徒書正的脖子。

    司徒書正的腦袋飛起,落地,雙眼猶自大睜,死不瞑目。

    沒了頭顱的身軀慣性前撲倒地,轟然倒地,鮮血從斷頸出涌出,腥味撲鼻。

    落地的腦袋看著自己殘軀不斷的抽搐,雙目園瞪,死不瞑目。

    林海彎腰收取了司徒書正的儲物戒,看看身首分離的司徒書正,想了想,還是彈出火焰將之火化。

    林海還是不想多生事端,雖然知道司徒家是不弄死他不會罷休,但是想想還是沒必要刺激了。

    司徒書正的死肯定會懷疑到他的頭上,但是懷疑歸懷疑,允許司徒家想到,但是不能讓司徒家見到!

    其實,司徒書正很悲哀,他剛剛跳下石碑,林海這里就知道了。

    不是林海修為沒被壓制,而是他懷里的噬靈獸發現了。

    想到司徒書正陰魂不散的追殺著他,反正想殺他的人多了,他也沒打算放過司徒書正。

    外面的人多,林海弄不過,但是在這里,林海還真沒什么顧忌。

    司徒書正每走一步,都在林海的掌握中,銀曜槍很長,長過了司徒書正的長劍,一照面便解決了司徒書正。

    若是一槍沒有找到司徒書正護甲弱點的脖子,可能還不至于這么快。

    林海想想都好笑,就這樣的人還敢追殺他?

    林海奇怪的是,司徒書正為什么會一個人呢?為什么不讓護衛動手,那樣豈不是把握更大?

    這是林海完全不知道,司徒書正為了遮掩自己丟臉的行為而降隨他而來的護衛全殺了,不然的話,林海還真可能危險了。

    這還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跳上丘陵,一邊前行,一邊查看司徒書正的儲物戒。有些東西可以自用,有些東西可以賣掉,但是有些東西卻不能再保留

    繁茂元跳出丘陵,提著的心才算放下。

    “小姐。”繁茂元雙手奉上一塊玉牌。

    就是這快玉牌,讓繁茂元在惡劣的霧澤之中如入無人之境,濃郁的霧氣甚至都不能靠近他。

    上官宇柔卻沒有接,轉身回望濃霧彌漫的霧澤,淡淡說道:“你留著吧。”

    這還真是大家風范,給下人用過的東西是不會收回來的。

    繁茂元沒有推諉,拱手謝過,恭敬的手下玉牌,垂首上官宇柔身側靜候。

    許久,上官宇柔眼神飄忽,忽問道:“林海被追殺是司徒家的意思,還是上官家的意思?”

    繁茂元微微欠身,“老奴不知。”

    “是真的不知道?還是知道不敢說?”上官宇柔聲音輕柔,緩緩說道:“我自小便熟識你,你騙不了我,我無心那些爭斗,也不愿卷入那些爭斗中,你能給我提個醒嗎?我不算被人算計了”

    (本章完)

    踏天穹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