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293-43052764/

275 帥到炸裂的演繹
    拍攝現場安靜的可怕。

    明明沒有什么吵鬧的聲音,只有飯桌上的三個男人在對話,但這個房間里就是有一種在燃燒、在炸裂的刺激感。

    張力十足,看點十足,爆點十足!

    仿佛空氣中都有火花在摩擦飛濺!

    四周圍的攝影師、燈光師等工作人員,看著飯桌上的三人,眼睛里都帶著毫不掩飾的驚艷以及震撼。

    作為劇組的工作人員,大家經常看演員演戲。

    但能把一場戲演到這種讓現場觀看的人被刺激到頭皮發麻的,有幾個演員能辦到?

    很多演員經過后期剪輯、配音都讓人看的一臉尷尬,更別說現場拍戲的時候了。

    而今天一次性來了三個頂級炸場子的演技派!

    三位絕對實力派的影帝湊在一起,這不是鴻門宴,是絕對的演技盛宴!

    都說三個女人一臺戲,但三個男人,同樣能把戲唱起來。

    打機鋒,對眼神,戲中戲,斗智斗勇,你來我往,精彩到讓人想要飆臟話。

    就像是《讓子彈飛》粗糙的風格那樣,看得讓人……是真特么驚喜又過癮!

    牛逼!

    片場的角落里,江渡舟在看到白千尺出場開口說話的時候,眼睛就已經亮起來,然而很快他澀聲說道:“我輸了。”

    幾年前,在《法醫紀事》劇組和衛勛對戲的時候,他被沖的險些脫力。

    然而當時衛勛卻仍舊存有余力,表現的舉重若輕。

    江渡舟覺得自己應該只是小輸一籌的。

    現在看來,何止是小輸一籌,他與衛勛之間的差距,還真是大的讓人絕望。

    當衛勛加入進來,和白千尺你來我往飆臺詞的時候,鐘羨仙聳了聳肩膀:“這里,我輸了。”

    倒不是演技跟不上,鐘羨仙的問題在于,持續爆發力不足。

    沒有白千尺和衛勛那股‘勁兒’。

    飯桌上,張麻子和黃四郎之間聊出了火藥味,隱隱有崩掉的趨勢。

    再接著,師凡入場,笑呵呵的轉移話題,端起酒杯來,舉重若輕的破掉了僵局。

    三人同時笑了,氣氛緩和下來,喝了第一杯酒。

    看到這里,同屬滿貫常青藤影帝的裴衍猶豫著說道:“我還能繼續跟,但做不到老凡這樣以柔克剛的巧妙。”

    張麻子和黃四郎,兩個角色人設強,氣場強,坐在那里不動,就讓人無法忽略。

    更別提這倆人一個比一個囂張,土匪碰上黑老大,可謂針尖對麥芒,搶鏡頭搶的喪心病狂。

    馬邦德是個很慫的角色。

    但師凡愣是把一個‘弱’角色,變成了緩沖劑,在張麻子和黃四郎之間撐起來自己的人設。

    旁邊有人被斷了頭,鮮血迸飛,慘叫哀嚎。

    馬邦德蹭的一下站起來,恐懼又難以置信:“真殺啦?”

    看到這里,翟青和裴衍同時搖頭:“跟不上了。”

    當一直‘慫’著的師凡火力全開的時候,就是他來到了巔峰的時候。

    戲份走到這里,已經有足足好幾分鐘了,臺詞夸張的對到了大幾十句,而且還都是飛速連貫的在走著。

    師凡壓到現在還能爆發,是真的厲害。

    而白千尺和衛勛就更不用提了,一出場就外放氣場,持續走到現在,還愈演愈烈的樣子!

    他們這邊一場戲還沒有走完,圍觀的幾位大咖已經先后繳械投降。

    大家都是在表演界沉淀許多年的老手,對于自己的水平,很清楚,那看別人的水平,就更清楚了。

    如果不是場上的三人表現的實在是過于高光,怎么可能讓驕傲如翟青等人心服口服,甘愿認輸?

    白千尺和師凡還好說,十幾年演繹經歷,大家早就習慣了他倆的強。

    但是他倆越強,就越能彰顯出衛勛的強!

    先前鐘羨仙一直說,想看看衛勛的真實水平在哪里。

    她已經做好了衛勛很強的心理準備。

    但沒想到他能這么強!

    要知道,現在的酒局上,一切都以張麻子為核心,黃四郎在剛他,馬邦德在順著他!

    在馬邦德的軟,以及黃四郎的硬之間泰然自若的坐著,對的得心應手,半點不顯吃力。

    可以說,今晚衛勛的表現,足以震撼住在場所有人。

    包括身在戲里的白千尺和師凡!

    血祭了一個人后,馬邦德跳起來,從這里開始,他加入戰局。

    黃四郎想攛掇張麻子出城剿匪,讓他有去無回。

    張麻子接了這個任務,想要反殺黃四郎。

    而最會‘裝糊涂’的師爺馬邦德,卻一心只想要錢。

    一番交手下來,大家心里明白,誰都不是好惹的存在,尤其是黃四郎,深刻的意識到眼前的兩個人并非等閑之輩,不好搞!

    可惜最后,馬邦德拗不過張麻子,還是被迫接下了剿匪的重任。

    黃四郎特地送上珠寶和美人,以表誠意。

    由于馬邦德服軟,幾度要聊崩的這場鴻門宴終于走到了結局。

    咔嚓!

    簾子背后,又有一人被斬首,鮮血濺了一大片。

    他們聊完了,三個人也死光了。

    馬邦德第三次站起來,驚恐喊道:“全死啦。”

    黃四郎舉起酒瓶子:“師爺,高!”

    馬邦德慌忙轉身拿酒瓶。

    黃四郎又看向張麻子,說道:“縣太爺,硬!”

    砰!

    三人的酒瓶碰在一起,張麻子和馬邦德對視一眼,齊聲說道:“黃老爺,又高又硬!”

    劇情走到這里,其實已經結束了。

    但是沒有人喊咔,大家還呆愣愣的看著他們,場記已經忘了自己的工作。

    鮑強還坐在監視器后面,一臉專注。

    突然,衛勛拿起酒瓶開始灌酒。

    再然后,白千尺和師凡也開始死命的往肚子里灌。

    這是真酒。

    辛辣的白酒入喉嚨里,燒的嗓子發痛。

    但這還是抵擋不住此刻衛勛暢快的心情。

    爽,太爽了!

    一場流暢到極點的演技碰撞,從頭到尾,沒有人掉隊,大家表現的都非常完美!

    砰!

    衛勛一口氣干了半瓶,朝對面的兩位豎起大拇指,贊嘆道:“兩位,牛逼!”

    其實剛剛走戲中途,他們已經喝了好幾杯烈酒。

    現在又大半瓶灌進去,已經開始帶著醉意。

    但這個時候的喝醉,是順暢又痛快的,平常很沉穩的衛勛,此刻都難得的有些發飄,整個人看起來都格外張揚起來!

    “牛逼!”

    “牛逼!”

    白千尺和師凡同樣痛快的丟下手里的酒瓶,一臉過癮。

    看著酒桌上的三個男人暢快喝酒的一幕,劇組里的眾人才陸陸續續反應過來。

    原來已經結束了。

    “太牛逼了,這場戲看得我現在額頭冒汗。”

    “爺們兒,夠勁兒,帥炸了!”

    演的人在激動,看的人更激動,周圍的工作人員們憋了好久,這個時候終于可以暢快的喊出來。

    果然是一場豪華大戲!

    從流量到影帝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