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092-43052798/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何人狂靈,天家之火
    黑色大門當中,無形的波紋而出,就在眾人等待的時候,波紋消散無蹤,黑色大門之內,卻走出一名少年。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品=書=網

    少年眉清目秀,猶如山中書童一樣,身披霞袍,上面星羅棋布九天之紋。書童的目光很淡,只是掃了一眼四周,慢慢的看向武太帝的方向。

    “祝,武家老祖,萬壽無疆!”聲音也很清脆,卻不散發任何的煙火氣,平淡當中,卻有一股神秘。

    “這是何人?”武家眾人就是一愣,巫家的人真來了,而且這樣的人物,居然沒有人知道,只是看著此人的眉心,那個紫色巫紋,相當的高貴。

    “真的敢來?”古王也震驚了,武運王也倒吸一口涼氣,巫家的人真的降臨在這里,而且還跟老祖祝壽。

    “你們巫家也敢來?”武家長老有些憤怒了,當初就是巫家女,想要謀奪武盤,差點毀了武家重大的事情。

    “大長老,拿下此人!”武帝城當中,又一次爆發陣陣轟鳴聲,這些武道強者,讓天地又一次動搖,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虛空。

    天家的天念禪也愣住了,天家之人未想到武家之人這么激動,而同時天念禪顯然不認識這個霞衣少年。

    血沉木同樣如此,不過血家之人卻冷漠的看著武太帝的方向,畢竟這一切都要敲著武太帝,這么多年武家跟巫家,到底有什么牽絆。

    巫家少年只是凌空而立,無論武家的怒火多么強大,少年只是微微躬身,背后黑門化為一道靈泉,靈泉之上漂浮三個錦盒,上面都是賀禮。

    “巫家紫紋?你是這一代的大長老?”武神途卻忍不住看向少年,只是一句話,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誰能夠想到這個少年模樣,居然是巫家的長老,而同時天念禪的嘴角也微微一動,這次三家聯合,沒有想到巫家大長老已經換人。

    “巫左君,拜見各位前輩,大長老巫秋已經坐化,九天的事情,都傳承給晚輩。”巫左君淡淡的說著,一代神王坐化,這樣的事情如果傳出去,絕對能夠震驚九天。

    “什么?巫秋死了?”天念禪也長嘆一聲,不過眉宇間卻復雜的看著巫左君,好像有什么事情,想要詢問,不過這里并不是時候。

    “巫家大長老沒了?”武神途也暗自神傷,身為神王,擁有強悍的壽元,就算能夠逃避天機,延長之命,可是終有終點,不成仙,談何永生不死。

    武神途暗中看向寶座之上的老祖,武太帝依舊紋絲未動,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就算就聽到巫家神王隕落,也沒有的變化。

    “這次晚輩只是來祝壽,也是告訴靈墟各位,巫家出世了。”下一句話,整個武帝城靈墟武者都發出驚呼聲。

    “什么?巫家出世了?巫家不是一直避世不出,擋下蠻神,為何這一世要出世了?”

    “巫家到底要做什么?巫家也有人爭帝嗎?”

    “這個少年,是大長老?”林玄也在玄境當中看著,而此時武運王已經跟林玄輕輕訴說,畢竟武運王還是了解巫家一些事情。

    “出世?”武神途慢慢看向巫左君,此時巫左君靜靜而立,然后慢慢的又一次躬身,這一次卻是晚輩禮,面對武太帝。

    “老祖,以前的事情,實在抱歉,這一次,只為老祖壽誕而來,壽誕結束之后,本長老也會返回巫家,下次再見,就不知道何時。”

    “一句抱歉就沒了嗎?”長老們紛紛怒吼,天家和血家都看著,不過此時的天念禪卻沉聲說道“武家老祖,我們只是來祝壽的,畢竟靈墟四族,都身背重大責任。無論發生什么了,我們都要往前看。”

    天念禪居然幫助巫家說話,要知道以前天家和巫家也有摩擦,如今卻變得不同,這樣詭異的事情,更是讓武家讓感到不可思議。

    “然!”就在武家人還想說什么時候,武太帝卻抬了抬手,眼中露出淡淡的笑容,一股強悍的威壓,轟然降臨武帝城當中。

    天家、血家和巫家的門戶煙消云散,天地當中出現玉臺,武太帝虛空攝來地脈,讓三家人都站在玉臺之上。

    “本尊壽誕,三家前來,等你們三家老祖壽誕,武家也會親臨!”武太帝淡淡的說著,每一個字,都是天地真言。

    “肅靜,共祝老祖永生!”武神途壓下心中的一切,武家各地突然浮現一名名藍衣少女,這些人手中都匯聚靈果、靈茶、靈酒。

    山珍海味,九天蓁奇,無數的靈獸也從少女之后而來,背上都是玉盤,上面放置壽宴之物,穿搜在武帝城當中。

    三家長老,當然有武神途接待,而各個武家之脈,已經開始答謝強者。

    武太帝只有杯中仙酒,每一個武家強者,都會來到寶座之前,給老祖獻上武酒。此時寶座之下,匯聚一道道人流。

    每一脈的武酒,在武太帝手中的杯子當中,好像只化為一滴,武太帝能夠改變規則,就算獻上仙海,也只杯中之物。

    壽宴徹底沸騰起來,越來越多的人,都在議論。而此時的武靈子等人,也在感謝孫一山的到來,不過武靈子卻暗中看著天家的方向,有點運氣。

    “你是不是惹禍了?”武運王還得隱藏,一會獻酒,只能夠武靈子代表,不過看著武靈子那個樣子,武運王真的不放心。

    “惹禍了?”武靈子還沒有說話,北星晴卻眼眸忽閃起來,這眼神當中,戰意無比,仿佛馬上就要把武靈子出頭一樣。

    “你跟天家有事情?”林玄也點了點頭,武靈子一直看著天家,而在那玉臺之上,天家也有一名老者,正冷冷的看著武靈子,老者的背后卻有一個獨臂少年,正猙獰的望著武靈子。

    要知道天家是最高貴,追求完美,天家之人如果斷臂,會第一時間恢復身體,任何事情都要保持最完美的狀態。

    可是那個少年卻留著斷臂,好像是故意而為,眼眸都是怒火。

    “天元棋,他的胳膊是我斬的,一年前,我們在一處密地遇到,我得到了圣靈蟬,從而晉升武王。”

    “圣靈蟬?怪不得,死胖子,你的命格真的很怪。不怕,我在這里,無人能夠欺負你。”北星晴雖然看不上武靈子,可是卻不能夠任由別人欺負武靈子,而且武靈子未來可是要嫁進北冥教。

    “不光這樣吧?”林玄卻壓低聲音,可是武靈子卻并沒有多說什么,內心最隱秘的事情,怎么能夠告訴其他人。

    “該我們了,去吧,我們無懼!”武運王拍了拍武靈子,幸虧玄境四周都被北冥教強者封鎖,夜色已經降臨,一場壽誕,都度過一天的時光。

    武靈子縱身而起,本來林玄想留下,結果看到北星晴也陪著前方武太帝,林玄也朝著武太帝的方向而去,畢竟總要正式面對武太帝。

    狂靈出現,武家眾人都看到,不過這個時候,老祖壽誕最重要,那些天驕看到北星晴陪著武太帝而來,更是暗中嫉妒無比,武斗大會一定要攔住武靈子。

    前方的武天王和武夜王都敬獻武酒,回頭都深深看著武靈子,尤其也看著林玄,這個供奉居然陪著武靈子而來。

    “讓他們過來吧!”武神途輕輕抬了抬手,如今老祖武太帝的興致很高,武神途不想出現其他的事情。

    “恭祝老祖!”武靈子現在老老實實,都已經跪在地上,而同時北星晴也慢慢的跪了下來,這讓武家人都驚呼起來。

    這下古王也有點嫉妒了,武靈子真的跟北冥教神女在一起了?只是旁邊站著林玄,卻顯得鶴立獨行。

    武太帝仿佛沒有看到林玄一樣,只是露出淡淡的笑容,輕輕點了點武靈子,對于北星晴卻是沉聲說道。

    “余天這個小子還好嗎?”這世上,或許只有武太帝敢這么說余天神王。而此時的北星晴卻毫不介意一樣。

    “太上長老也想來,特意讓我交代,當初多謝老祖一指,能夠讓太上長老更上一層樓,這個恩德,太上長老永世不忘。”

    “哈哈哈!”武太帝哈哈大笑起來,原來武太帝還對余天神王有教導之恩,這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

    武靈子也傻眼,而旁邊的北星晴卻傲然面對所有人,在武太帝的面前,也露出女帝的風范。

    不過就在武太帝有趣的看著北星晴的時候,旁邊玉臺自上的天念禪卻一步走來,然后躬身說道“武家老祖,有件事,還需要老祖絕斷。”

    “此人就是武靈子吧?一年前,在靈墟北域,天絕山中,坑殺天軍三千,毀天家重鎮天秀城。甚至用邪術,毀掉吾的血脈,天元棋的胳膊,搶奪天家圣靈蟬。”

    “靈墟四家,天家為北隅,暗中我們最初之意,請武家老祖還是給我們天家一個交代,此子為何在北隅?”

    “什么?”天念禪說出的事情,讓武家之人都愣住了,要知道四家的確有這樣的規定,天家掌控的疆域,不允許其他三家進入,何況還毀掉天家重鎮,搶奪天家圣靈蟬。

    “武靈子?是真的嗎?”武神途也臉色一變,武靈子闖下這么大的貨,武家居然都不清楚,怪不得天家來祝壽,這是聯合三家來質問,畢竟要壞了規矩,是不是以后三家都可以任意在武家疆域做事。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