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6831-43052784/

第490章人都是會有疑心的
    而蘇禾,此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著溫良的眸子里,全部都是絕望。蘇禾怎么也沒有想到當了這么久,他等到的竟然是這么一個答案,如果早知道是這樣的話,她當初就不應該開口說出原諒了這個男人的話。

    “為什么?為什么短短過了一個晚上,你的態度就轉變的如此之快?為什么你要這么傷害我昨天是你親口對我說,你放不下我。

    可是今天要是你當著我的面維護著另一個女人,你讓我怎么辦呢?”蘇禾根本不知道該怎么去應對。

    “對,對不起。”溫良還是這么開口說道。

    蘇禾搖頭,什么也不想聽,轉身哭著離開了原地。

    而安佳豪一直躲在一個角落里,看著這個女生看到他蹲在馬路上泣不成聲,那樣子心中一陣陣的心痛,上前遞過去了一張紙巾。

    “我不是說讓你不要在出現在我面前了嗎?為什么又出現了?”蘇禾一邊哭一邊開口詢問道,心中已經沒有了剛剛的憤怒,更多的是感動,不關什么時候,只要在她傷心難過的時候,他都會發現這個男生一直陪在他的身邊。

    “因為我知道在這種時候你需要我,我也知道你剛剛所說的一切都是氣話,就算你說的話是認真的,我也不會和你計較,更不會往心里去。”安佳豪非常無奈的開口說道,雖然剛剛他的心中也非常的痛苦。

    只不過是一個誤會而已,卻抵不過那個男人在這個女人心中的位置,可是她還是沒有辦法放下這個女生,還是沒有辦法對這個女生不管不顧,也許被愛的人永遠都是這么有恃無恐。

    “對不起,我剛剛不應該對你發脾氣的,可是在那種情況下,我真的沒有辦法控制我自己的情緒。個問題想要問你到底為什么到底是什么樣的誤會,你才會讓我來到這里?”

    蘇禾非常的不理解這其中的事情,像是一個高深莫測的迷題一樣,讓他找不到答案,也摸不著頭腦。按理說他是相信這個男人的,也相信這個男人不會做什么傷害她的事情,

    但是盡情的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他必須要找到原因,如果不是安佳豪故意的,那就是有人在借他的手讓自己看到這樣的一幕。

    這個幕后黑手到底是誰呢?可是安佳豪和艾琳又有什么關系呢?兩人應該是毫不認識的才對。如果說他們兩個人認識的話安佳豪又怎么可能會對自己這么好呢?

    “我不知道這件事情到底該怎么向你解釋,我也沒有辦法向你解釋下其中的緣由,但是我只有一個事情想要告訴你,那就是今天的事情絕對不是我的本意,也許我沒有辦法給你一個正當的解釋。

    也許你永遠都不知道這其中到底是為什么,但是你只需要知道我不是故意的。這一切都是一個誤會,我的心是為你好的,你相信我,無條件相信我好不好?”安佳豪非常期望的看著面前這個女人。

    心中非常的害怕,害怕這個女人會不相信他,這件事情換做是誰都不會輕易相信的,畢竟這么明顯的事實擺在眼前,人都是會有疑心的。

    蘇禾愣住,不知道該怎么回答這個問題。曾經她和那個男人說了多少次這句話,可是那個男人都沒有做到無條件的相信她,可正因為如此,兩個人的感情卻走到了終點。現在他又該不該無條件的相信這個男人的想了很久,覺得應該要信任一次。

    雖然這件事情看起來很是蹊蹺,但是他應該相信面前這個男人是一心一意為她好的。他不想要在發生那些不該發生的事情就像他和溫良一樣。

    “好,我相信你。”蘇禾認真的開口道,這樣的回答讓安佳豪很是意外,更心存感動。

    安佳豪帶著蘇禾回到了家,給她一頓熱騰騰的晚餐把蘇禾喂飽,一直等她睡著才離開蘇禾的家里。

    因為這么痛苦的一天到此就應該結束了。可是誰也沒有想到,就在安佳豪離開蘇禾家里的半個小時以后,艾琳出現了。

    被吵醒的蘇禾瞇著雙眼開門,以為是安佳豪忘了什么東西。

    “你怎么忘性這么大,又把東西忘我家了,下次再這樣我可不會給你開門了。”蘇禾一邊開門一邊閉著眼嘮叨著,可是當她睜開眼的一瞬間。

    她看到眼前這個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臉龐,一下子就清醒了起來,眼睛一下子睜大,心中非常的慌亂和緊張,整顆心一下子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這個時間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你想干什嗎?”蘇禾警惕的開口道。

    “我并沒有想要干什么,我只是想要和你談一些事情罷了。順便來解答一下你的疑惑。”艾琳非常自信地開口說道,說完沒有經過蘇禾的同意就走進了蘇禾的家里。

    她看著收拾的井井有條屋子,勾起了嘲諷的笑容,心里很清楚這一期的都是安佳豪的功勞。

    “到底想干什么?有話快說,我要睡覺了。”蘇禾開口道,現在她根本不想再和這個女人有多一句話都交流。

    “我只是想來警告你以后不要再打擾我和溫良的生活了,順便來告訴你,他之所以會選擇我全部都是因為一些你怎么也不可能想到的事情。

    知道他今天為什么會拒絕你而選擇我嗎?知道為什么明明昨天還在說愛你的男人,今天卻緊緊的牽著我的手么?”艾琳最高興洋的開貨車,倒像是一個勝利這一樣養起了脖子。看著面前狼狽不堪的蘇禾開口嘲笑道。

    “我不想知道,你快離開,我要休息了。”蘇禾別過頭冷冰冰的開口說道,因為他知道這個女人說出來的答案一定是自己不想聽到的答案。既然如此,那么自己寧愿被蒙在鼓里。

    “不,這件事你一定要知道。”蘇禾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中也非常的震驚,不可思議的可能眼前這個女人,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艾琳的心中非常的得意。對于他而言,這種事情她一點都不感覺羞恥,反而覺得非常的驕傲,這就是她和溫良在一起的資本。

    “對,就是這樣,所以你明白今天早上溫良為什么那么對你了吧,所以我勸你不要再對你們兩個人的感情心存希望了,你們兩個人已經沒有可能了,你這樣是得不到幸福的。”艾琳冷冰冰的開口說道。

    馬上就是兩個人的訂婚儀式了,他一定要在訂婚儀式之前把這一切全部都處理好,絕對不能夠讓他的訂婚儀式有一丁點的閃失。

    “不可能,他怎么會對你做出那樣的事情呢?他絕對不會這么對我的,也不可能對你做出那種不負責任的事情,他不是這樣的人。”蘇禾一邊搖頭一邊非常堅定的開口說道,她的心里還是愿意相信溫良的為人的,畢竟兩個人在一起了這么多年。

    “如果你不相信的話,他可以直接問他本人看看他會給你什么樣的答案,你覺得如果沒有一點點真憑實據的話,我會敢來你這里和你說這些么?

    再說你覺得我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么,這種事情也事關我的名譽。”艾琳非常無奈的開口說道,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姓蘇的女人竟然傻到這種地步。竟然是這么相信溫良。

    “他怎么可能對你做出那種不負責任的事情呢?他不是那種人,你們兩個人也不可能發生那種事情的,你一定是在騙我,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你說的話的。”蘇禾痛苦的開口說道,這些話像是在反駁眼前這個女人,可是實際上卻是在安慰她自己。

    話罷,蘇禾便哭著跑出了家,整個人像是瘋了一樣,跑到了溫良的家里。

    “為什么?”蘇禾開門見山的開口道。

    溫良抬眸,看著眼前這個素顏穿著睡衣的女人,忍不住有些錯愕。

    “你在說什么?”溫良蹙眉,不理解的開口道。

    “難道你現在還想瞞我嗎?所有的事情我都已經知道了,你也沒有必要再瞞著我了,可以實話告訴我了,今天你為什么要那么對我,今天又為什么要緊緊地抓著她的手。

    就是因為昨天晚上你們兩個人在一起了,對不對?”蘇禾雖然已經知道這件事情八九不離十,但是她還是想要聽到這個男人親口說出這件事情的答案。

    溫良愣住,神色一下子變得慌張,不知道該怎么回答這個問題,畢竟他的確是做了這樣的事情,可是他又不忍心說實話,傷害眼前這個女人的心。

    “這些流言蜚語到底是聽誰說的?”溫良冷冰冰的開口道。

    “你想的那樣的你相信我昨晚的一切都只不過是個誤會,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今天早上起來艾琳她就已經躺在我的身邊了。

    我真的不清楚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么,我真的喝的爛醉,一點意識都沒有了……”溫良慌亂的開口解釋道,可是他明白,現在不管他怎么解釋,眼前這個女人都不會相信他說的話了。

    “夠了,我不想再聽了,我都能想想到你們兩個人那種畫面,我覺得惡心,我一直以為你是一個值得依靠的男人,哪怕我們兩個人的感情已經走到了終點,我也是無條件相信你的。

    可是經過了昨天晚上這種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相信你了,我甚至開始懷疑我愛了這么多年的溫良到底是不是真正的你。”蘇禾痛苦又非常絕望的開口說道,現在這種情況她根本不知道該怎么辦。

    “對不起,為什么一切會變成這個樣子?昨天晚上我也不知道它為什么會出現在酒吧里,后來我喝醉了,喝多了,我本來是以為她要送我回家的,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就去了酒店。”溫良明白這種事情是根本解釋不清楚的,但是他還是心存僥幸,想要讓這個女人相信自己。

    “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你讓我怎么相信你吶,就算是我想要相信你,可是該發生的都已經發生了,你已經對他做出了那種事情,你沒有辦法做一個不負責任的男人所以你只能選擇和她在一起,然后徹底結束我們兩個人的感情對么?”

    蘇禾淚流滿面的開口道,心中很是痛苦,只覺得整顆心都要碎了一樣。“對不起蘇禾,真的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溫良非常愧疚的開口說道,雖然他明白現在無論說什么都已經為時已晚了,可是他還是想要對這個女人由衷的說一聲對不起。是他深愛著這個女人,可是卻又深深的拋棄了這個女人。

    “就這樣吧,我也不想讓在聽你給我說對不起了,對不起又有什么用呢,該做的事情不還是做了你該背叛我的事,還是做了下來,我從來都沒有想過你會是這樣的男人。

    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一個正人君子,可是這件事情讓我對你刷新了印象,也許這么多年來,我愛的根本就是一個我幻想出來的你,而不是真正的你,也許真正的你就是這樣的。”

    蘇禾絕望透些什么好。畢竟這種事情一旦發生了,她和面前這個男人就再也沒有可能了。

    “不,你相信我,這件事情我真的是冤枉,真的是被蒙在鼓里的我也不知道為什么就那樣稀里糊涂的發生了關系,如果在重來一次的話。

    我絕對會克制好我自己的事,那天我真的和斷片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如果我有一點點意思的話,我絕對不會和她發生那樣的事情的。”溫良非常認真的開口說道。

    雖然他現在明白說如果也是沒有用的,但是他還是想要告訴這個女人自己并不是他以為的那種無情又不負責任的人。

    “我從來都沒有想過我們兩個人真的會走到今天這一步。一直以來,我都以為我們兩個人還是有回旋的余地的,但是現在我們兩個人徹底結束了在你和那個女人發生關系的那一晚。

    我們兩個人就再也不可能在一起了,是你親手斷送了我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現在說什么都已經為時已晚了就這樣吧,我們真的要說再見了。”蘇禾淚流滿面的痛苦的開口說道,說罷便離開了溫良的家。

    溫良看著像是落荒而逃的蘇禾,卻怎么也開不開步子,上前追上他說出自己最愛的女人

    《步步誘妻,老公寵上天!》無錯章節將持續在小說網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

    喜歡步步誘妻,老公寵上天!請大家收藏:步步誘妻,老公寵上天!更新速度最快。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