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6605-43052803/

第794章 主仆緣盡:道不同不相為謀
    第794章 主仆緣盡道不同不相為謀

    “哼,瞧瞧你們一個個的德性。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品=書=網這空間里景致優美,有山有海,比外面的世界美麗多了。在這里待著不好嗎?干嘛非要出去呢?外面的世界多么兇險,哪有這里純凈?不知好歹。”天心教訓完畢眾人,便向空間深處走去。

    諸魔郁猝得要死,他們明明被冥夜囚禁了,天心這臭小子不念舊情救他們出去就算了,還盡說風涼話。

    天心在空間里轉悠了一圈,并沒有發現兔羊的蹤跡。于是無奈的又折回來詢問諸魔,“你們到底看到兔羊沒有,看到了就吱一聲。好歹我們在萬魔窟相處那么多年,這點面子總是該給的吧?”

    諸魔非常好奇的問他,“你找那兩個孩子做什么?”

    天心道,“她們手上握著我的心魔劍,我得把心魔劍找回來。”

    “我記得你不是說過這輩子都不用你的心魔劍了嗎?”

    “對對對,你還說心魔劍心術不正。你不屑于與他為伍。”

    ……

    天心白了那魔一眼,有氣無力道,“情勢所迫嘛?”

    “你不老實交待,就休想讓我們告訴你。”

    天心郁猝,邪惡的環掃諸魔,一臉真誠道,“我找心魔劍,還不是為了你們,沒有心魔劍怎么救你們出去?”

    諸魔半信半疑,一道高亢的聲音非常突兀的響起來,“我記得你曾說過,心魔劍的修為猛增,而你無形無實,修煉天道受限,所以你如今的修為可能不如你的心魔劍,既如此,你根本就控制不住你的心魔劍,你還找他做什么?”

    天心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怪自己太多嘴。只是短暫的尷尬后,天心沒心沒肺的笑起來,“我平時說什么你們怎么都記得那么清楚?我那些話都是逗你們開心的,你們也信。也不想想,從荒古以來,哪個大神的修為會被自己的劍使反超的?笑話!”

    諸魔面面相覷,有點頭附和,“好像是這個理。自古以來,劍使都是用主人的肉體馴養,依附主人,超越主人的修為的劍使還從來沒有聽說過。”

    天心就這樣成功忽悠住了諸魔,諸魔便認定他找心魔劍是為了救他們。這下諸魔對天心又十分的殷勤起來,“心魔要找那兩個女孩子么?老夫記得她們進來的時候,可是昏迷不醒,是一葉扁舟將她們送進來的。”

    “一葉扁舟?”天心吶吶道,似有頓悟,喜出望外,“我知道啦。”然后倏地消失不見。

    諸魔又耷拉著腦袋無聊至極的散座草地上,一些閉目養神,一些打坐,一些妖魔聚首寒暄。忽然一個老叟站起來,慌里慌張的嚷了一聲,“不好。我們被天心算計了。”

    “怎么回事?”其他妖魔紛紛循聲望去。

    卻見那老叟道,“若是心魔當真有能力降服心魔劍,為何他感應不到心魔劍的位置?為何還要逼問我們啊?”

    諸魔一起啞然。一個個臉色驚惶起來,“對啊,主人與劍使心有靈犀一點通,為何心魔感應不到心魔劍?”

    “這還用說嘛,就像他自己說的那樣,他現在修為不如心魔劍,所以心魔劍根本不受他的控制了。”

    “不得了,快快快,我們快去幫他。”諸魔紛紛站起來,卻不知心魔消失于哪個方向。此刻竟有心無力。

    此刻,天心已經遨游在煙雨朦朧的海面上,浩瀚無垠的大海,四處都是仙氣淼淼。只有一處,籠罩著巨大的邪惡之氣。

    天心伸出手指,一道亮光飛進那濃郁的迷障中,瞬間煙霧散開,一葉扁舟漂浮在水面上。

    兩個身穿桃紅羅裙的美麗女子,豆蔻年華,頭綰雙髻。肌膚勝雪,婉約清純,躺在葉舟上。

    其中一個女孩子的胸前抱著心魔劍,眉心微蹙,印堂發黑。顯然是被心魔劍控制了心魔。

    天心腳尖輕點落在葉舟上,目光凝聚在心魔劍上,心魔劍忽然顫動起來。

    忽然,從心魔劍里面鉆出來一縷魂魄,落在天心面前,與天心長得竟是如出一轍。只不過他的臉是光禿禿的一張皮,沒有任何五官。

    他背對著天心,臉上嘴巴的位置就好像有氣泡在鼓動,然后聽到他沙啞邪惡的聲音傳了出來,“真難得,你終于從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出來了。”

    鳥不拉屎的地方,指的就是萬魔窟。

    天心唇角勾出一抹苦笑,“子非魚,焉知魚之樂?”

    “你快樂嗎?這么多年,守著一個看不見的承諾。我告訴你,她已經死了,死了,你為什么不聽?你等她,等到滄海桑田,猴年馬月,她都不會來。你可知這樣暗無天日的等下去,可是我不愿意這么無聊這么沒有絕望的陪你等下去。”

    天心負手而立,一身凜冽氣息,雖為魔,卻比那些神邸更加具有仙家的氣息。

    紅衣翻飛,美得令人窒息。

    “公子,你原本是矜貴的上神,就連第一神也要尊稱你一聲大哥,你若是沒有被情網束縛,當今九州四海,第一神便是你。你卻為愛成魔,被穹洲不容也就算了,還自暴自棄的守在萬魔窟那么多年。你現在跟我說你很快樂?你哪里快樂了?自從她死后,你便從來沒有快樂過。”

    天心沒說話,一貫放蕩不羈吊兒郎當的人此刻是前所未有的嚴肅。

    “這都不是你叛離我身邊,為非作歹的理由。”

    “哈哈哈哈,你管的著我嗎?你現在除了剩那一點靠從前積攢的威名外,你還有什么?你放棄功法不修,多年來沒有進益,你以為我不知道?別忘了,我是你的劍使,我們兩可是心有靈犀啊。你今日來,應該知道銷毀我就得付出什么樣的代價吧?你還是要執意銷毀我嗎?”

    “青鴛,你做了宣華的走狗,壞事做盡,我饒你不得。”

    “哈哈哈,真好笑,公子,你要弄清楚你現在是魔,不是大神了。你為什么還有那副菩薩心腸?我的主人是魔,我不做壞事對不起自己的身份。”

    “青鴛——”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