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6385-43052791/

第560章 內訌
    聽到許繁榮的喃呢聲,袁衛國好像意識到了什么。

    隨后說道:“唉,我說老許,剛剛我也是多嘴了,不過,這話出我的嘴進你耳就此打住就好了,如果你往外說我可是一概不認帳的。”

    “是,我知道了。”

    許繁榮也清楚袁衛國的意思。

    看到袁衛國不再想和自己在多說什么了,許繁榮也站了起來說道:“我先走了。”

    “嗯,走吧,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袁衛國說。

    許繁榮走出了辦公室,也沒回家,直接開車前往許家老宅。

    來到老宅,許繁榮發現大哥和老三都已經到了,只有許繁名還不見蹤影。

    許繁榮不由的皺了皺眉,這個惹禍精怎么還沒過來?

    “大哥,老四呢?

    還沒過來?”

    許繁榮問道。

    “已經通知老四了,但不知道他做什么去了,還沒過來。”

    許繁昌說道。

    “大哥,老三,你們知道這是什么情況嗎?”

    許繁榮看向二人問道。

    許繁盛搖了搖頭。

    “還能有什么情況,就你知道的這樣,老四記錄的u盤不知道怎么泄露了。”

    老三許繁昌說道。

    聽到許繁昌的話,許繁榮的火氣有些上來了,他語氣不好的說道:“我說什么來的,你們不聽,就由著他胡來,現在可好,出事了吧,你們就慣著他吧。”

    “二哥,這話也不能這么說吧,誰也沒讓老四記錄這些,誰知道他會記錄這些個東西。”

    許繁昌說道。

    “我早就說過,以咱們許家的勢力不需要做那些見不得人的事,你們不聽,現在好了?

    出事了?

    還連累著我也跟著吃瓜落。”

    許繁榮氣急敗壞的說道。

    “二哥,你這話我怎么這么不愛聽呢?

    我們許家勢力大了,你沒得好處啊?

    怎么出事了反倒全推給我們了,便宜你沒占?”

    許繁昌叫道。

    “我占什么便宜了?你說說,我現在的地位那完全是我自己一點一點努力得到的,現在到好,全毀了。”

    許繁榮有些激動的說道。

    “怎么?

    家族里的錢你沒分紅?

    沒有這些……”“夠了,還有完沒完了,都是自家人這樣有意思嗎?

    還是想辦法解決問題吧,還有許繁榮,別忘記不管這個事有沒有你的份,你也是許家的一員。”

    還沒等許繁昌說完,許繁盛厲聲說道。

    聽到許繁盛的話,許繁榮和許繁昌都閉了嘴不再說話。

    確實在這里吵吵鬧鬧的也解決不了問題。

    大哥說的也在理,不管他許繁榮參與沒有參與,自己始終是許家的人,許家的一切或多或少都和自己是有點關系的,許家興他許繁榮也興,許家亡他許繁榮以后也不能多好。

    想到這里,許繁榮問道:“大哥有什么想法?”

    許繁盛嘆了口氣,有些無力的說道:“我也不知道,所以才找你們回來商量商量,總不能就這樣坐以待斃吧。”

    “現在咱們幾個也不知道到底是一個什么情況,也不好判斷,還得等老四回來問問的才好決定。”

    許繁昌說道。

    “從現在來看,我覺得這個事情不太好,如果控制不住的話,許氏家族的企業肯定是保不住的,我們不防做兩手準備。”

    許繁榮說道。

    許繁盛點了點頭。

    “兩手準備?”

    許繁昌看了看二哥許繁榮。

    “趁現在事情還沒有明朗化的時候先將財產轉移出去,這也是為了以防萬一,萬一事態嚴重的話,也免得財產最后被沒收。”

    許繁榮說道。

    “不至于這樣嚴重吧。”

    許繁昌說道。

    “希望吧,但現在看來,這件事不是那么好了的。”

    許繁榮嘆了口氣說道。

    就在許繁盛哥三個正在商討對策的時候,許繁名走了進來。

    “大哥,你找我?”

    許繁名問道。

    看著許繁名那吊兒郎當的樣子許繁榮就一肚子的氣,要不是他許家現在能成這樣?

    “你還好意思問?”

    許繁榮嗤聲說道。

    許繁名出去跑了一天也沒查出個所以然來,心里正有氣呢,見許繁榮這樣,脾氣也有些壓不住了。

    “我怎么就不能回來了?”

    許繁名說道。

    “大哥,你看看他,他還在哪里理直氣壯的。”

    許繁榮說道。

    “行了,你少說幾句吧,老四說說情況吧。”

    許繁盛問道。

    大家將目光都看向許繁名。

    聽到大哥問自己,許繁名拉聳著腦袋,說道:“現在還沒查出來。”

    “還沒查出來?

    早就有人將你那u盤里的東西給交了。”

    許繁榮那個氣啊。

    “二哥,你說什么?

    有人將我u盤里的東西交出去了?

    怎么可能?

    我那u盤一般人可是打不開的。”

    許繁名不相信的說道。

    “你別在那里自以為是了,打不開?

    打不開人家是怎么將東西交給警察的。”

    許繁榮說道。

    聽到許繁榮的話,許繁名心里一驚,一個人的身影浮現在他腦海中,一定是他,只有此人才有這樣的能耐。

    “葉軒?”

    許繁名叫道。

    聽到許繁名的話,許繁盛的臉沉了下來。

    “老四,我之前說過什么?

    不許再惹他,你怎么就不聽呢?

    這下好了,許家可讓你害苦了。”

    許繁盛說道。

    這怎么能說許家是讓他害的呢?

    最開始惹到葉軒的是誰?

    還不是老大的好兒子。

    想到這里,許繁名說了一句:“最開始惹到葉軒的還不是我的好侄兒,要不是他惹上這個瘟神哪會有今天?”

    許繁名的話讓許繁盛氣的一口氣險些沒有順過來。

    許繁盛張了張嘴,確無話可說。

    “那你呢?

    你也好不到哪去,都已經那樣了你還去招惹他,這才讓他對許家大開殺戒的。”

    許繁昌懟道。

    “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有沒有那個本事,沒那個本事就不要做這樣的事,這下好,讓人抓到把柄了吧。”

    許繁榮說道。

    “怎么?

    現在都來勁了是吧,受益的時侯怎么都不說話呢?”

    許繁名狠厲的說道。

    “我受什么益了?

    現在咱們就是在就事論事,你別扯遠了。”

    許繁榮說道。

    “少來了二哥,別拿你那官腔的在我面前,沒有我給你們保著,許家能發展成這樣?

    到底是誰敗了許家,大家心里有數。”

    許繁名說道。

    “你——”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