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6353-43052782/

第436章我想她是不會原諒你的
    莫知悉原本正像往常一樣在餐廳里吃飯,習慣性的打開電視,也只是不想讓自己所處的環境太過于安靜,但卻沒想到竟然意外的聽到了這樣的新聞。

    “是你……”

    莫知悉正準備繼續專注一下新聞,想要了解一下蘇笙的具體情況的事后,沒想到許久未見的林安竟然走了進來。

    莫知悉指著林安,眉梢間帶著不少的失落和憤懣。

    身為一個心理咨詢師,莫知悉當然知道,在林安面前,情緒不外露,才是最好的保護自己的方法,可是看到這條新聞之后的莫知悉,卻再也沒有辦法讓自己冷靜下來。

    “怎么?知悉,看來你已經看到新聞了。”林安面對莫知悉的指控,面不改色的承認,并且還慢慢的走到了莫知悉的身邊。

    “我當然看到了,所以,林安,你現在是瘋了嗎?你知道這件事有什么后果嗎?你知道其實蘇笙之前連你是誰都不知道嗎?她從來沒想過要去傷害你可是,可是今天,今天你竟然要置她于死地……”

    莫知悉向后倒退著,看著逐步逼近的林安,繼續質問道。

    聽到莫知悉的話,林安冷笑一聲,“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莫小姐應該知道這個典故吧?對于我來說,蘇笙這個人的存在,就是在無時無刻的提醒著我,我母親究竟手為何去世,我的家庭,究竟是為何而四處飄散。”

    “如果被老夫人知道了這件事,我想她是不會原諒你的。”

    “一樁意外而已,就我又有什么關系呢?”聽到莫知悉的話,林安笑了笑,完全無所謂的回應道。

    “意外?”

    見林安這樣說,莫知悉總算是想清楚了,微微瞪著眼前的人,莫知悉的手緊緊地握成了拳狀,“林安,你難道真的以為,自己可以做到不留痕跡嗎?知道什么叫做物質交換定律嗎?只要是你做過的事情,那總會找到痕跡,早晚有一天,真相會浮出水面。”

    “你的威脅,在我這里并沒有什么作用,若不是因為林溪,你現在早就沒有機會在我面前說話了,我這次來看你呢,也是因為林溪她最近的狀況不是很好,你既然是她的醫生,那待會在視頻的時候該說些什么,不該說什么,應該是清楚的吧?”

    林安的手搭在莫知悉的肩膀上,略帶著威脅的語氣說道。

    莫知悉望著眼前這個如同惡魔一樣的男人,最終還是點下了頭。

    云城,醫院

    聞訊趕來的記者早就將醫院圍堵的水泄不通。

    “趙先生,請問蘇笙現在的情況怎么樣了?”

    “趙先生,請問這件事只是一件單純的意外嗎?”

    “趙總,能麻煩您透露一下蘇笙的情況嗎?”

    ……

    趙蕈剛剛來到醫院,便被眾多的媒體圍堵著,但是現在的趙蕈,哪里還顧得上回答問題,將記者交給隨身攜帶的保鏢,便匆匆的穿過擁擠的人群,來到了醫院里面。

    “小艾,你蘇姐到底怎么樣了?”

    在來到急診室門口的時候,趙蕈一眼就看到了那個正在走來走去的身形,立刻上前,緊張的詢問道。

    “趙總。”

    聽到趙蕈的聲音,小艾轉過身來,看著趙蕈,皺著眉頭說道,“蘇姐頭部受到了不小的撞擊,胳膊和腿部也有不同程度的骨折,在送來醫院的路上,就已經陷入到了昏迷的狀態,不過趙總您放心,醫生剛剛說了,暫時沒有生命危險。”

    將小艾的話徹底的聽完,趙蕈這高高懸起的心才稍稍放下,臉色稍稍緩和了一點,趙蕈看著小艾,再次問道,“今天現場究竟是什么情況?車子到底是怎么了?”

    “車子應該是出現故障了,若不是蘇姐運氣好,發現及時,那今天恐怕就不只是側翻這么簡單了,那蘇姐駕駛的車子極有可能直接沖下山。”

    這件事發生的時候,小艾也在現場,現在說起來,依舊是心有余悸。

    “報警了嗎?”

    趙蕈聽到了小艾的陳述,緊蹙眉梢,繼續問道。

    “劇組那邊應該已經聯系警方了,要不要我現在打一個電話給工作人員那邊,跟進一下處理的情況?”

    趙蕈點了點頭,就在小艾準備走去一邊打電話的時候,趙蕈卻又再次叫住了她。

    “小艾,蘇笙她進去多久了?”

    “一個小時吧。”

    趙蕈收回了自己的目光,靠在走廊的墻壁上,聽著那越來越遠的腳步聲,沉聲嘆息了一口氣。

    看著那盞亮起的手術燈,趙蕈的眉宇間,布滿了哀愁。

    一個小時之后,蘇笙終于被醫生從手術室里推了出來。

    只不過,因為被打了麻藥的原因,蘇笙現在還是處于昏迷的狀態。

    “醫生,我太太現在的狀況怎么樣啊?”

    趙蕈緊張的抓住了蘇笙的手,隨后抬起頭來望著醫生問道。

    “放心吧,沒有生命危險,頭部的撞擊傷口我們已經處理好了,右手和小腿部的骨折,則需要長時間的臥床休養,林林總總加起來,大概需要三個月的時間才會完全康復。”

    從醫生那里確定了蘇笙的情況,趙蕈終于算是松了一口氣。

    病房里,趙蕈一刻也舍不得松開蘇笙的手,時時刻刻緊緊地握著。

    “趙總,您還是先吃一點吧,醫生說了,蘇姐可能明天才能醒過來。”

    小艾將飯菜放在了桌子上,看著趙蕈,有些擔憂的說道。

    但是趙蕈卻只是搖了搖頭,“小艾,你先去處理外面的那些事情吧,有什么問題的話,記得聯系我的助理,我留在這里陪你蘇姐就好。”

    既然趙蕈都已經這樣說了,小艾也只好離開,只不過,在離開之前,小艾還是再次叮囑了一遍,試圖勸說趙蕈吃飯。

    “你先等一下,小艾。”

    這邊,小艾的手剛剛搭在門把手上,卻聽到了背后傳來的趙蕈的聲音。

    小艾的身形一頓,不知為何,腦海中閃現出了一個不好的念頭。

    “是蘇笙讓你瞞著我的對不對?”

    “那個,趙總,”果然,趙蕈要和自己說的,就真的是自己所擔心的那件事,小艾微微轉過身去,對著趙蕈笑了笑,隨后撇著嘴說道,“其實蘇姐就是不想讓您擔心,蘇姐是擔心你要處理公司的事情,所以才沒有將更換拍攝場地的事情告訴您的。”

    小艾在小心翼翼的幫著蘇笙辯解。

    “這只是更換拍攝場地的問題嗎?”聽到小艾的話,趙蕈的情緒似乎有些激動,但是目光一掃到床上正在昏迷的人,還是壓低了語氣,“你以為我不知道那邊有多危險嗎?”

    “趙總,您就不要自責了,這件事其實就算是您在場,也不能改變什么的,我先出去了,蘇姐,真的就拜托給您了。”

    小艾看著趙蕈那一臉緊張的樣子,微聲說道。

    不過,在離開之前,小艾還是轉過身來,送給了趙蕈一句話。

    “趙總,其實,您不覺得,最近蘇姐對您,也在慢慢的發生改變嗎?”

    撂下這句話之后,小艾就離開了,剩下趙蕈一個人在房間里,皺著眉梢琢磨著這話話里的意思。

    翌日,清晨

    “趙蕈。”

    就在趙蕈從醫生那里詢問完狀況回到病房的時候,卻看到蘇笙已經醒了。

    “你現在感覺怎么樣了?有沒有很痛啊?對了,你現在應該餓了吧,我這就讓人送早飯過來,先喝點水,不對不對,現在應該先叫醫生過來。”

    在趙蕈慌手慌腳的時候,蘇笙卻露出了淡淡地笑容,伸出手,去拉住了趙蕈的手腕,隨后低聲說道,“你怎么來了?”

    “你還說呢,你都出了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可能還待在公司啊,蘇笙,你知不知道,昨天的情況有多么危險,昨天我正在開會,聽到助理說的情況,立刻就趕來了醫院,雖然醫生說你沒有生命危險,但我這心里,我這心里……”

    “好了,我知道你的緊張,趙蕈,謝謝你,謝謝你照顧我,看你這樣子,應該也沒有睡好吃好吧?”

    蘇笙繼續笑著,看著眼前的男人,那一刻,竟然忘記了身上的疼痛。

    “我沒事,主要是你,知道你現在要臥床多長時間嗎?”

    趙蕈按下了病床上的鈴,隨后在病床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看著蘇笙問道。

    蘇笙笑著搖了搖頭,眼底含著笑意,“不知道啊,不過臥床休息一段時間也好,只是劇組那邊,恐怕要因為我的問題而暫時停工了。”

    “蘇笙,警方已經介入調查了,如果不出問題的話,今天下午或者明天會來醫院詢問一下當時的情況,不過我也找小艾大體的了解了一下,小艾告訴我,這件事應該不是一件簡單的意外這么簡單。”

    趙蕈反握住蘇笙的手,見她沒有掙扎,笑著說道。

    “這件事不是意外,應該是有人故意而為,如果警方調查的話,應該會很輕易的發現車子的剎車是壞的,我想,應該是有人動過手腳了。”

    說起案情來,蘇笙的臉色變得異常的嚴肅。

    昨天蘇笙所需要拍攝的是一場重頭戲,需要駕駛汽車,可是等到蘇笙的車子開了一段路程,正準備進入到下一個階段拍攝的時候,蘇笙忽然發現,剎車竟然壞掉了。

    前方便是一個長長的斜坡,蘇笙清楚,若是開下去的話,自己將要面對的會是什么,因此便猛打了方向盤,讓車子失去了中心平衡,側翻在山坡邊,這才避免了悲劇的發生。

    “林安!”

    見蘇笙這樣說,趙蕈第一個想到的人,自然就是林安。

    見情緒有些激動地趙蕈,蘇笙倒是顯得格外的淡定,看著他輕聲說道,“我們還是等待著警方的調查結果吧,現在說什么都太早,不是嗎?”

    “確實是這樣,但是就目前的形勢來看,這個林安,也確實是最可疑的人。”

    “扣扣扣。”

    趙蕈的話音剛落,門外便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李醫生,我太太醒了。”

    見醫生走了進來,趙蕈站了起來,兩個人原本握在一起的手,也終于松開。

    蘇笙默默地將溫熱的手給收了回來,目光落在趙蕈的身上,嘴角含著笑。

    “趙太太好,來,你現在感覺怎么樣?”

    醫生先和趙蕈打了一聲招呼,隨后笑著對蘇笙說道。

    蘇笙聽到醫生的這個稱謂,先是一怔,隨后才回過神來,安心回答醫生的問題。

    “現在病人需要臥床靜養,最好是待在醫院多住一段時間,等到一周之后,再做一次全面的檢查,看看恢復的情況再來決定是否需要繼續住院。”

    醫生說完這些之后,也總算是給蘇笙和趙蕈兩個人打了一個強心劑。

    “醫生,我想問一下,我太太額頭上的傷口……”站在病房外,趙蕈看了一眼身后的方向,小聲的問道,“您也知道,我太太她的職業,若是留下疤痕,恐怕……”

    “這點趙總還請放心,昨天在縫合傷口的時候,我們已經重視了這個問題,趙總擔心的事情,不會發生的。”

    醫生自然是明白趙蕈的意思,連忙笑著解釋到。

    “那謝謝李醫生您了。”

    趙蕈深深地在李醫生的面前鞠了一躬,感激的說道。

    趙蕈知道,蘇笙終究是熱愛演員這個職業的,如果說當初選擇這個職業的目的是為了她的母親,但是從趙蕈的觀察來看,在拍攝現場的時候,蘇笙整個人都煥發著一種全新的魅力。

    轉身,看著身后病房里的人,趙蕈勾了勾唇角,臉上露出了淡淡地笑容。

    海城

    “蘇笙這次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賀冷知一邊吃著早點,一邊翻看著手機上的新聞,隨后問道。

    “聽說不是意外那么簡單,不過現在我們也沒辦法聯系到蘇笙,不知道具體的情況。”

    顧聞瑜看著此刻賀冷知那忙碌的樣子,忍不住伸出手,將賀冷知手中的手機給拿了過去。

    “我還正在看呢,竟然還有人說這是蘇笙在故意賣慘,聞瑜,你先把手機給我,我一定要好好教她做一下人,都什么時候了,竟然還對蘇笙這樣一個受害者抱有這么大的惡意。”

    賀冷知正在義憤填膺的時候,手機忽然被拿走,顯得有些焦急,伸出手來,想要將手機奪回。

    “安心吃飯,冷知,待會再把手機還你。”

    顧聞瑜將手機放在了自己那邊,確定是賀冷知用手不能拿到的地方,這才心安的再次低下頭來,繼續吃飯。

    《獨家蜜戀:誘拐小甜妻》無錯章節將持續在小說網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

    喜歡獨家蜜戀:誘拐小甜妻請大家收藏:獨家蜜戀:誘拐小甜妻更新速度最快。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