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646-43054087/

第2609章 就憑我是神,我說的話就是證據
    彼岸花公主所說的話,讓本來還痛心疾首的幽冥宮主頓時一愣。

    如果彼岸花公主說的全是真話,那她就錯怪了彼岸花公主。

    “花魂殺,你去檢查一下!”

    幽冥宮主吩咐道。

    “是!”

    花魂殺領命。

    他帶了兩個手下,來到了陳爺的魂滅的地方,用神識開始細細的檢查了起來。

    說實話,他內心無比希望彼岸花是在說謊,這樣一來,就可以嚴懲彼岸花。

    因為他以及整個死葬隊的成員都討厭彼岸花。

    認為她不配繼續留在這個家族。

    檢查了幾分鐘。

    忽然,花魂殺的面色微變。

    果然,在陳爺的尸體里,他發現了彼岸花的魂血氣息。

    而且這魂血之上,還有禁術的氣息。

    “該死!”

    花魂殺心中暗罵了一聲。

    看來今天彼岸花公主走運,小命又保住了。

    站起身,花魂殺先是悄悄瞥了林天佑一眼。

    想征詢林天佑的意見。

    花魂殺有感覺,這位自己未來的主子,現在無比的想殺掉彼岸花。

    如果他據實說出來,只怕彼岸花今天死不了。

    所以,林天佑的意見至關重要。

    要是林天佑不想讓彼岸花活,那他等一下就說謊話,告訴幽冥宮主,陳爺的尸體里并沒有彼岸花公主的魂血。

    如此一來,彼岸花必死無疑。

    “你如實回答,看我做什么?”

    林天佑皺眉說道。

    無論有什么,林天佑決定的事情,誰也改變不了。

    “是!”

    花魂殺連忙答應。

    “回稟宮主,陳爺尸體上果然有彼岸花公主的魂血。

    上面更有禁術的氣息。

    彼岸花公主沒有說謊!”

    花魂殺說完,便低頭不語。

    “那這么說,我的彼岸花是被人控制了,一切都與她無關?”

    幽冥宮主心中似乎有些輕松了不少。

    她實在不想經歷背叛,因為太痛苦了。

    “宮主,我沒有說謊吧?

    若是實力夠強,絕對不會被狂獸山的這個壞人控制。

    我現在恨不得將他鞭尸!”

    彼岸花公主見幽冥宮主似乎已經相信了她,頓時緊張的心情一掃而空。

    “你起來吧,既然不是你的錯,你也別跪著了。”

    幽冥宮主招了招手,示意她起來。

    “多謝宮主!”

    彼岸花暗暗高興,慢慢從地上站了起來。

    “慢著!”

    這時,林天佑的聲音再次響起。

    “花魂殺,我讓你如實回答,你便如實回答好了,為什么擅作主張,在后面加了一句她沒有說謊?

    你憑什么斷定她沒有說謊?”

    此言一出,本已經放下心的彼岸花頓時又提起了緊張的心。

    難道說,這個龍皇發現了什么破綻?

    她眼睛四處掃看。

    陳爺已經死的不能再死。

    怎么可能發現破綻?

    “龍皇始祖,我知道您對我一直有偏見。

    可我當時真不知道您就是咱們的始祖啊!

    如果我知道的話,哪里敢對您有半分不敬?

    常言道,不知者不罪。

    實在不行,我向您跪地磕頭成嗎?”

    彼岸花一副可憐模樣,向林天佑賠罪。

    她明白,越是在這個時候,就越要把自己表現成一個可憐的弱者。

    才能得到宮主的同情。

    同樣是鬼族始祖,只要宮主肯保她的性命,龍皇就拿她無可奈何!

    “哼,為了活命,你倒是挺會編的。”

    林天佑不屑的冷笑道。

    “我、我沒編,就算您是始祖,也不能這樣無憑無據的誣陷我!”

    彼岸花感覺到林天佑是一副想置她于死地的架勢,她有點慌了。

    連說話都開始無所顧忌起來。

    “彼岸花,不得沒大沒小!”

    幽冥宮主大聲喝道。

    彼岸花公主當即閉嘴。

    “大哥,你是不是真的對她有什么偏見?

    如果是的話,那小妹能求你饒她一命嗎?

    放心,我會把她的力量廢除,再趕到下界自生自滅。

    這種懲罰,能讓你消氣嗎?”

    幽冥宮主看著林天佑,問道。

    “三妹,你應該知道的,讓我生氣的人,必死無疑。

    不過,彼岸花卻是死有余辜。

    她說被陳爺控制,也就只有你們相信而已。”

    林天佑冷笑道。

    “大哥,雖然我這樣說會讓你生氣,但我還是想問一句,你有什么證據證明她說謊?”

    幽冥宮主反問。

    “證據?

    就憑我是真神,我說的話就是證據!”

    林天佑狂霸的回答。

    幽冥宮主沉默了。

    身為林天佑的三妹,她應該要相信林天佑的。

    但沒有證據,始終讓她有些芥蒂在心。

    林天佑并不是那種不通情達理的人。

    既然三妹想看證據才能讓心里通透,那他就給三妹看證據。

    神識轉動。

    頓時,一道人影從大廳外面飛了進來。

    人影身上包裹著天道之力。

    顯然是林天佑在控制天道之力將此人運來。

    等人影到達之后,彼岸花的面容頓時變的恐懼起來。

    這人,不正是之前她在密道里殺的守衛嗎?

    “花魂殺,你來告訴大家,他是誰?”

    林天佑淡淡的說道。

    “他是我們死葬隊的成員之一。

    之前奉了星魂隊長的命令,去把守咱們的寶庫之地了。”

    花魂殺雙目有怒火綻放。

    這是他的同伴,卻被人殺害,不可原諒!

    “你再去檢查一下他的傷口,看看都有誰的氣息!”

    林天佑再次吩咐。

    “是!”

    花魂殺走上前來,仔細檢查。

    片刻之后,他目光陡然掃向彼岸花,眸子里全是殺意。

    “傷口處有彼岸花的氣息!”

    他大聲說道。

    “是、是有的我氣息,可我當時被陳爺控制了,我殺他不是我的本意!”

    彼岸花還在狡辯。

    “你到現在還不肯認罪嗎?

    這位同伴身上只有你的氣息,并沒有陳爺的氣息。

    也就是說,你殺他的時候,你的意識完全屬于你自己!”

    花魂殺厲聲說道。

    林天佑在一旁輕輕點頭。

    看來這個花魂殺也不是笨蛋,知道連陳爺的氣息也會查看,是個能用之才。

    “宮主,請立刻下令處死彼岸花,她是個徹頭徹尾的背叛者!”

    花魂殺大聲請令。

    “來人,給我拿下!”

    幽冥宮主厲聲命令。

    “是!”

    兩旁的死葬隊成員齊聲領命。

    身上的鬼氣爆涌,直指彼岸花!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