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646-43052806/

第2608章 還在狡辯的彼岸花
    “意念控土。

    那個少年難道是土屬性的靈氣天才?”

    站在遠處的一眾大佬們已經不能言語,眼睛睜的跟個銅鈴一樣大。

    他們確實看到林天佑只是虛握了一下拳頭。

    地面的碎土就化作了尖利的武器。

    能做到這一步的,單憑尋常的靈力可無法達到。

    只有土屬性的靈力才能做到。

    現場所有人都認為林天佑是土靈力的天才。

    只有幽冥宮主知道,這是成為真神后,天道之力的表現。

    天道之力凌駕于任何屬性靈力之上。

    控制一下碎土,這并不困難。

    陳爺倒下了,徹底的魂滅。

    已經破碎不堪的大廳,卻是全場寂靜,連眾人的呼吸聲都能聽的清清楚楚。

    彼岸花公主面色煞白。

    現在這樣的結局,可不是她所料想到的。

    自信滿滿的陳爺,居然敗在了一個小白臉的手上?

    而且這小白臉還是鬼族的始祖之一?

    龍皇……

    這個名字她小時候聽過無數次,在一次見到龍皇的時候,她就應該想到這少年的身份。

    可為什么當初那么傻?

    “不,不是我傻,是龍皇隱藏的太好了!

    明明是個始祖級的怪物,卻用一副不到二十歲的身軀來欺騙我!

    是他騙了我,跟我沒有關系!”

    彼岸花在心里怒吼道。

    林天佑邁步上前,看著四周的人群,如天地君王一般,冷然說道

    “剛才對我三妹有殺心的人,都自裁吧。

    免得臟了我的手。

    當然,你們也可以不自裁。

    后果就是,你們全部都得死。

    即便是沒有對我三妹起殺心的人,也要跟著一起連坐!”

    此言一出,全場大佬俱是震顫。

    不自裁,就連無辜之人也要跟著一起死嗎?

    這個少年也太霸道,無殘忍了!

    “開、開什么玩笑?

    我們在神域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你說讓我們自裁我們就自裁?

    告訴你小子,別以為打敗了一個狂獸山的核心長老就目中無人了。

    我們神域這些家族如果聯合起來,分分鐘碾壓你!”

    “不錯,我家的老祖雖然不及陳爺那么厲害,可這里有上百人,我們只要聯手,上百名老祖親臨,每一口唾沫,也能淹死你!”

    眾大佬們叫道。

    林天佑滅殺陳爺的一幕,確實讓這些人畏懼了。

    他們不敢再招惹林天佑。

    但林天佑讓他們自裁謝罪,也絕對辦不到!

    他們不是什么阿貓阿狗,不是林天佑說殺就能殺的存在!

    “本少知道,你們背后都應該有一個很厲害的老祖級高手撐腰。”

    林天佑表情不變,平靜鐵道

    “可惜,今天我在殺光你們之前,你們的老祖卻趕不來救你們。

    更何況,即便他們能趕過來,本少難道還怕他們不成?

    無論他們來多少,本少都會讓他們有來無回!”

    眾人心頭駭然。

    他們都把家族的老祖搬了出來,結果這個少年還是一臉不懼。

    難道說,這少年真的如此自信嗎?

    幾名并沒有對幽冥宮主起殺心的大佬對視了一眼,他們都看到了對方眼里的決心。

    不錯,他們都是無辜之人,沒道理陪著這些笨貨被殺。

    既然這些人不肯自裁,為了活命,那只好由他們代勞了。

    “動手!”

    其中一人低喝一聲。

    頓時,人群之中數人爆起。

    他們靈力灌手,猛劈身旁那些不肯自裁的大佬。

    這一幕太突然,待那些人反應過來時,已經有幾十人已慘遭毒手。

    “啊!

    你們在做什么?”

    其他人驚聲叫道。

    “我們不想跟你們陪葬,所以當然是殺掉你們!”

    有人回答。

    “你們這樣做,別想獨善其身!”

    “只要能活下來,就足夠了!”

    雙方一邊叫罵,一邊混戰。

    時不時有鮮血和慘叫聲傳來。

    林天佑卻是老神在在,好像看戲一般,他并沒有出手阻止,也沒有出手幫忙。

    直到十分鐘之后,場上只有零星幾人還站在那里,但他們卻是全身是血,受傷不輕。

    “這位龍皇閣下。

    對您三妹有殺心的人,已經被我等鏟除。

    您是否會遵守約定,不殺我們?”

    其中一個傷勢比較輕的中年男子看著林天佑,問道。

    “當然,本少說話向來一諾千金。

    而且,你們殺了這些人,等于是我的幫兇。

    你們在神域只怕也沒有好日子過了。

    索性追隨于我的身后,認我為主人吧。”

    林天佑咧嘴笑道。

    雖然這些人,林天佑要殺的話,只需要一個念頭就能搞定。

    但把他們收歸麾下,也是一團極強的信仰之力。

    林天佑現在缺的就是信仰之力。

    “這……”

    剩余之人猶豫不絕。

    他們出手殺人,只是為了活命。

    結果林天佑卻讓他們認其為主。

    實在是難以抉擇。

    林天佑也不催他們。

    反正這些人只要不傻,都應該知道怎么選擇。

    現在,他還要處理一件事情。

    目光移動。

    一下子就落到了彼岸花公主的身上。

    而后者卻是渾身一顫,好像被冰水澆灌,從頭涼到了腳底。

    “彼岸花公主,你勾結狂獸山的人,意圖殺害幽冥宮主,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簡直是人神共憤。

    你自己說說看,我要如何處置你?”

    林天佑眼里全是寒芒。

    他一生行走萬界,最恨的就是背叛之人。

    更何況,幽冥宮主視彼岸花如親女兒一般。

    彼岸花卻做出狼心狗肺之事,簡直是罪大惡極。

    “龍、龍皇,請你聽我說!”

    彼岸花心中的恐懼已經到達了極點。

    她跪在了地上,再也沒有公主的傲氣。

    “我是被陳爺控制了。

    對,沒錯,我的魂血被他奪走,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完全不是我的意識所為。

    我努力想反抗他,但我實力有限,哪里能反抗成功呢?

    直到你殺了陳爺,我才恢復了意識。

    所以,這跟我沒有任何關系啊!”

    彼岸花聲淚俱下,用盡一切辦法為自己開脫罪名。

    好在陳爺用過他的魂血施展禁術。

    現在陳爺魂滅,死無對證。

    她相信,林天佑再想殺她,也沒有證據。

    “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去檢查陳爺的尸體。

    他的尸體上應該還有我的魂血!”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