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646-43052805/

第2607章 傳授始祖的招術
    “三妹,現在看清你的這個公主是什么樣的人了吧?

    說實話,如果不是給你面子,她早在第一次跟我見面的時候,我就滅她神魂了。”

    林天佑淡淡的說道。

    “是我瞎了眼,居然把她當成接班人來培養。

    結果沒想到,養了這么多年,卻養成了白眼狼!”

    幽冥宮主面容苦澀道。

    “你先找個地方休息吧。

    我幫你把這些砸碎擺平!”

    林天佑扶著幽冥宮主,來到一處桌椅旁坐下。

    這才轉身,看向陳爺。

    “狂獸山的是吧?”

    林天佑率先開口。

    陳爺見林天佑之前出招不像弱者,也開始正視起林天佑。

    他點頭道

    “不錯,我就是狂獸山的人。

    既然你知道我,那么今天我不與你為敵,你可以速速離去!”

    憑空撕裂一個高手,這等手段,不能不防,他今天的主要目的是打敗幽冥宮主。

    至于林天佑,等以后有機會,再打敗也不遲。

    “我剛才說過了,你們膽敢羞辱我三妹,這里有一個算一個,都得死。”

    林天佑咧嘴一笑,眼里全是殺意。

    “給臉不要臉,既然這樣,我先殺了你!”

    陳爺仗著自己的禁術時間還沒有結束,身上的血量陡然增加。

    “陳爺,一定要殺了龍皇,一定要殺了他啊!”

    彼岸花內心祈禱。

    不知道為什么,林天佑讓她開心有些害怕了。

    “禁術,鬼滅之手!”

    陳爺暴喝一聲,那條縈繞著鬼氣的手臂猶如被無數怨靈覆蓋。

    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靈力跟這凌厲的鬼氣混合,好像一條毒蛇嘶鳴,整個大廳都彌漫著難以言喻的濃重氣息。

    四周的人群已經扛不住了,都紛紛向后退去。

    陳爺如此猛的威勢,誰人能擋?

    “給我死!”

    陳爺一個馬步上前,腰力轉動,那條鬼手順勢前沖,好像出膛的子彈,劇烈的聲音爆鳴全場。

    他并不知道林天佑的實力有幾何,但能身為狂獸山的核心長老,他也不會輕易小看任何一個對手。

    尤其這個少年還表現的那么亮眼,他更是不能輕易放松戒備。

    是以,這一招,幾乎用盡了他的全部力量,只為將林天佑一擊必殺!

    鐺!!

    一聲震動大地的巨響傳來,陳爺的那必殺鬼手已經打在了林天佑的面前三寸距離。

    明明那里什么都沒有,他卻再也沒有辦法轟進半分。

    林天佑仍然穩穩的站在原地,嘴角掛著不屑的冷笑。

    詭異的是,他手臂上的鬼氣好像墨水一般,一滴一滴的從其手臂掉落到地面。

    堅硬的地板,只要沾上一滴液化的鬼氣,就立刻被灼出一個洞口。

    極為滲人。

    “我的鬼手!

    怎么會這樣?”

    拳頭上的劇痛,陳爺已經來不及去管。

    他察覺到自己手臂上的鬼氣以極快的速度在流失。

    “三妹,身為鬼族始祖之一,你可要記住了。

    面對任何使用鬼族招術的人,咱們都是主宰!”

    林天佑的聲音淡淡的響起。

    幽冥宮主心頭頓時一跳。

    “鬼氣反噬!”

    林天佑抬起手,瀟灑的打了一個響指。

    頓時,那些滴在地上的鬼氣,化作無數霧氣,向著陳爺的那條手臂涌去。

    好像沙漠的過境的兵蟻一般,陳爺手臂上的皮肉,被這些鬼氣全部吞噬。

    頃刻間,一只完美的手臂,就變成了一根帶血的手骨!!

    “啊!”

    親眼看到自己的手被咬成了白骨,陳爺發出了駭然聽聞的尖叫。

    他不懂,為什么他的鬼氣會叛變,轉過去聽從林天佑的命令。

    這分明是他的禁術力量。

    為什么會變成了龍皇的力量?

    不明白,他抓破腦袋也想不明白!

    “三妹,看到了沒?

    鬼氣因我們三大鬼族始祖而誕生。

    見了我們,它們就像見了祖宗一樣。

    下次再有人敢以鬼族之力與你為敵,可要好好學著用這種力量!”

    林天佑一字一句的說道。

    “是,我明白了!”

    幽冥宮主鄭重的點頭。

    她知道,這是大哥在教她鬼族的戰斗技巧。

    或許是在神域待的太長,她完全沒有想過,自己還擁有這樣的能力。

    今天,真是多虧了大哥,她才能領悟始祖的力量。

    “看來你們狂獸山的禁術也不過如此。

    不知道你們的狂邪之主又會使用什么樣的禁術?”

    林天佑看著不停朝后倒退的陳爺,忽然咧嘴一笑。

    這個陳爺,現在早已經不像之前那么自信了。

    她被林天佑那壓倒性的力量震的沒有絲毫抵抗之心。

    這哪里是什么小白臉?

    分明就是跟幽冥宮主一樣的身份,都是鬼族的始祖!

    “剛才本少已經見過你的招術了。

    現在,輪到本少動手!”

    林天佑單腳輕抬,而后踩在地面。

    他的身上并沒有任何靈力甚至鬼氣。

    好像一個普通人一般。

    但那一腳踏在地面之后,地面卻轟的一聲巨鳴。

    當場出現無數道裂痕。

    方圓幾十里的地面,竟是在林天佑的這一腳之下,全部崩裂。

    無數土石沖天而起。

    陳爺也被那股沖擊力撞的向后吐血倒退,面上再無任何得意。

    “這、這就是龍皇?”

    彼岸花眼睛睜的滾圓,她感覺事情變的不妙起來。

    “陳、陳爺!”

    她對著陳爺喊道。

    希望陳爺還有殺招。

    就算沒有殺招,也最好能帶她逃離此地。

    可陳爺現在早被林天佑那恐怖的壓迫力震的腦袋一片混亂。

    這個少年太強了,比幽冥宮主還要強大無數倍。

    也到現在,他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愚蠢,居然不遠萬里從狂獸山來到下域之地,來立什么功勞。

    現在,只怕他的小命都要不保了。

    “禁術,融土之術!”

    危機之際,陳爺不顧禁術的反噬,再度施展出了逃命用的禁術。

    想將自己跟這土壤融為一體。

    只有這樣,才能有逃同生天的機會。

    “既然特意過來送死,那本少自然要成全你!”

    林天佑聲音冷漠,對著陳爺腳下的碎土虛空一握。

    頓時,那些碎土變成了世上最尖利的兵器,自下而上,透過陳爺的身軀而出!

    等那些帶血的碎土落地,狂獸山核心長老陳爺,直接目光呆滯,重重的倒在了地面!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