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501-43052814/

第五百零二章水魚
    店里好像沒人,門前也沒有更加明顯的標志物告訴客人此地作何營生。

    幾位橫穿大壩子走到近處方才看清,是一間酒肆,一位老者坐在一張矮凳上抱著腿打盹兒,客人進門也沒起身接待。

    怕是睡熟了吧!

    “老人家,今天營業嗎?”神王輕聲問話。

    嗚~,睡眼稀松抬起頭來,消瘦的面頰,干枯的雙手,眼窩深陷。

    就這副狀態,有東西招待客人嗎?

    “坐,坐嘛!”很地道的川話。

    其余幾位一臉不解,這是說什么?

    咚,神王眼中有神秘氣息閃現。

    “老人家,生意不好做嗎?”想要伸手扶著顫巍巍起身的他,剛出手又縮了回去。

    老人沒有想象中那么弱,雖有點顫,卻還是穩穩當當站了起來。

    “生意不好啊,今年沒得收成,哪個有錢進館子喲!”語氣頗顯落寞。

    “店里還有些什么吃的嘛,撿著好的拿,有多少要多少。”估計整個店里的食物都不夠一個人吃。

    “要,你們,要,要吃啥子嘛!”很沒有底氣,斷斷續續的話語表明。

    “有啥子吃啥子!”一句話出口,全都看向神王陛下。

    幾小都顯得有些怪異,師叔祖也會說當地語言呀!

    “我,我去跟你們現買。”說著往外走,沒猜錯的話,必是前去買那院壩里的東西。

    嘔~,這怎么能吃得下,遂,一個眼色遞給了瓦缸。

    娃娃領悟力相當強,立即上前攙扶著老人,連忙說道:“老人家,我們有得是錢,您帶我去買吧,要活的。”

    “好好好,有有有,活蹦亂跳的雞魚都有。”老者心情不錯,想到今天遇到大主顧,至少要賺夠幾天的進項。

    他倆剛出門,后門走出一位老婆婆,她頷首與客人問好之后,走出去幾步,接著大聲喊道:“老頭子,你要到哪里去?”

    回頭,面上帶著笑容,咧開稍顯干扁的嘴唇道:“他們要吃活的,我去買!”

    說完再是前行,瓦缸亦步亦趨跟著。

    “婆婆,店里有酒嗎?”看著一臉皺褶面色蠟黃的老婆婆很親切。

    “有,還有一缸,跟你拿來?”她心中覺得,一缸或許很多。

    “好,需要幫你搬嗎?”也不知道一缸有多重。

    “要不得,要不得,我搬得動,你們坐到耍就是。”有點慌亂,哪里遇到過如此客氣的客人呀!

    見她開始顯得拘謹,蝶壓下了心中熱情,免得給人家增添壓力。

    時間不長,瓦缸與老者滿載而歸,不過嘛,老者臉色不好看;瓦缸呢,一臉的戲謔之色。

    他們身后,跟著四五位著裝還算得體之人,面上看不出來者不善的意思,很是沉穩地跟在二人身后走進店鋪。

    老者欲言又止,遂,低嘆一聲直接走去了后廚。

    幾位進屋舒舒坦坦坐了,也不四處打量,也不說話,各自閉眼養神。

    喲,這是遇到二流子了嗎!

    誰要理他們呀,神王一桌有說有笑,安心等待飯食。

    時間不長,外面院壩慢慢聚攏許多不明究竟之人,有一點可以明確的說:形似地痞流氓。

    一道道香噴噴的菜肴上桌,聞著味道還不錯,正想舉筷品嘗。

    鄰桌終于是開口說話了,是:“老頭,一模一樣的菜,給我們也來一份。”

    鐺鐺鐺,敲響了找茬的預備聲。

    老人局促萬分,不知怎么回話。

    廚房哪里還有哇,您不是見到人家自己去買的嘛。

    呆立當場,無話可說。

    他沒話說,另幾位可就有話說了,是:“怎么,我們吃不起?”

    面色有些不善,開始走上戲路,進入表演階段。

    “我,沒,沒的了!”老人鼓足勇氣說完這句話,額上已是見汗。

    “哈哈,笑話,他們吃就有;輪到我們就沒了,是不是看不起袍哥人家?”

    日你先人板板的,遇到傳說中的袍哥人家了。

    老人不敢接話,老婆婆也走了出來,她亦是嚇得直發抖。

    可以想象,這群人的威信不小,平常屬于橫著走的人物。

    “要不,我們分你一些,如何?”神王陛下見不得別人餓肚子,想要好心分出一些食物給好漢們——咳咳!

    領頭漢子橫眉豎眼看向了好心人,陰森森的口氣,說:“你在戲耍兄弟們?”

    “不敢,只是見不得別人挨餓。”很誠懇,一點假話沒有。

    哈哈哈、哈……,一連串的大笑充斥著本就不寬敞的空間。

    瓦缸夾起一坨雞肉扔進嘴中狠狠地咀嚼了起來,娃娃很想揍人,師叔祖沒發話,他只能用雞肉泄憤。

    “不知各位兄臺笑哪樣,可是嫌棄我們吃過?”泰然自若,依舊一副笑瞇瞇模樣問話。

    “好好好,你是把我們當成叫花子了,很好,很好。”說著便站了起來。

    這是要動手了嗎?

    神王陛下有點遺憾,菜還沒吃呢!

    “出來吧,袍哥人家受了侮辱沒有不干架的,我們壩子里見。”語氣十分自傲,好像規矩就沒被破壞過一般。

    咳咳,幾位走出去等了好半晌,一點動靜也沒有,哪里有人跟著他們出去。

    哪里又有人有那份閑心,店里之人正吃得熱火朝天呢,嬉笑聲不時傳出門去,場面好不尷尬。

    不是傻子,看架勢,對方不簡單。

    屋外商量對策,一時間竟斷片。

    好戲沒接著演,暫時停頓,大家都在等著更為強烈的暴風雨襲來。

    “蔥蔥,雞肉好吃嗎?”最喜歡逗弄她,也喜歡看她那嬌羞的面頰。

    “嘻嘻,沒有您做的好吃喲!”姑娘大方了許多,不似原先那般羞澀。

    “陛下,我們怎么不出手揍他們呀?”蒜苗問話。

    “吃飽了再揍。”很少說話的石頭,娃子一般不出口,出口句句在理。

    屋外,地痞們緊急磋商對策,他們也是收到消息,說,來了一幫外鄉人,兄弟們或許能搞些錢財。

    這下子一看,好像不是那么容易對付,得好好掂量掂量。

    一位吊梢眉漢子瞪著一雙綠豆眼,看著身旁一位黃臉大漢,尖細的聲音帶著陰狠道:“大哥,要不?”

    手上的動作只有他們才能看懂,其他人很難猜到。

    另一位,驢臉漢子額頭上長著幾顆膿包,一看便使人不舒服,只聽他輕聲說道:“天黑,天黑我們再!”

    還是暗語,一伙人在一起作案時間不短,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能很好的傳達相互意思。

    三國之乖乖田舍郎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