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324-43053902/

第1337章 晨小子不可能這么大方
    黃金大草迎風飄搖。

    它的心態其實很糾結,自己該怎么做呢?

    向這個人類投誠?

    可憑什么啊!

    當初他實力比自己強,自己將紅果果跟金果果都給了他,這也是題中之義,畢竟強大便是一切的理由,可如今,自己吸收了數萬人的氣血,已經強悍得一塌糊涂了,自己沒有將他也一齊吸干了,已經算是給他面子了,憑什么再向他投誠?

    難不成還要再次成為他的手下,任他隨意的采擷自己的勞動所得?

    不行,絕不!

    吳宇晨望著它,它的葉片也漸漸的幻化出一張臉,尖聲叫道“我放你走!”

    “那我是不是還得謝謝你?”

    吳宇晨忍不住笑出聲來,有些人就是搞不清楚情況,這黃金小草也是如此,它的一切都是自己給的,既然自己能夠成就它,那同樣也能夠毀了它!

    妥妥反派的即視感啊!

    “感謝倒不用,在我改變主意之前,趕緊滾吧!”

    黃金小草聲音尖銳,對于吳宇晨,它潛意識是有畏懼之心的,可對它那周身上下濃郁無比的氣血,他同樣也是眼紅不已,若是能夠吞了他的氣血,自己是不是能成為黃金超級大草呢?

    大頭也發現不對勁了,變回半透明水母的形態,落在吳宇晨的肩膀處,沖著黃金小草發出嘶嘶的叫聲。

    吳宇晨搖頭,是這黃金小草飄了,還是自己握不住刀了?反正此風不可長啊……

    吳宇晨慢條斯理的朝著黃金小草走了過去,那黃金小草頓時就怒了,它覺得自己的實力已經到了這片空間的極限,任何的人都無法超脫自己的控制,放過吳宇晨已經是給他面子了,沒想他竟然如此不上道!

    隨著黃金小草的勃然大怒,頓時就有一股詭異而強橫的魅惑之力沖擊而來,一閃而逝,吳宇晨只看見一個女人款款而來,女人長得極美,瓜子臉,長發如瀑,美眸盈盈,紅唇嫩薄,身材纖細,一雙赤足精美如瓷器一般,令人為之心動不已。

    吳宇晨雙眸露出迷離之色,上前與那美女你儂我儂。

    而黃金小草頓時哈哈大笑起來,這圣空山之中,沒有自己魅惑不了的生物!

    如此一來,自己便是這圣空山的王!

    黃金……草王!

    現在自己所需要做的,便是先將吳宇晨給吸干,好好的嘗一嘗他鮮血的味道!

    就在黃金小草在那一個人傻嗨的時候,原本目光迷離的吳宇晨,嘴角卻是勾起了弧線,而后在那黃金小草愣神的檔口,一把將它從土里揪了出來,實力演繹了什么叫你爺爺終究是你爺爺!

    黃金小草目瞪口呆“你……你……”

    “你個屁!”

    吳宇晨一巴掌就煽在黃金小草幻化出來的臉上,后者傻愣愣的,半晌吱不出個屁來,怎么回事?

    不是自己大發神威,將吳宇晨也給迷惑住了嗎?

    怎么他會突然之間就清醒了?

    吳宇晨卻是冷笑不已,這黃金小草實力雖然增強了,可因為天花板的緣故,終究還是在靈海境,再強,也不過是趁著二狗子跟折耳貓一時不慎,才能夠勉強控制住他們,結果倒是讓他心思膨脹了啊,竟然還敢對自己囂張?

    被吳宇晨這一記大耳刮子煽中,黃金小草也失去了對折耳貓與二狗子的魅惑之力,二者頓時就清醒了過來,看到眼前的一幕,他們迅速的回過神來,臉色難看。

    二狗子直接就炸了,它上躥下跳,怒不可遏“晨小子,將這破草給我,我要將它碎尸萬段!”

    吳宇晨掃了二狗子一眼,這傻狗可是無利不起早的主,怎么可能將它碎尸萬段,這是要搶寶的節奏吧?吳宇晨望向折耳貓,問道“這是什么草?”

    “這是血涎草。”

    施瑜玲的臉上還帶著一抹紅暈,不知道剛才在幻境之中看到了什么樣的情景,她柔聲道“血涎草與蘊道甦草形似,只不過顏色是更為耀眼的金色,能夠以魅惑之力禁錮對手,借以吸收氣血之力,所結的果實為紅色,吞食能夠恢復傷勢,聽聞足夠年份的血涎草還能夠生出金色的果實,吞食能夠增強神魂之力。”

    “金色的果實嗎?”

    吳宇晨取出黃金小草當初主動獻出來的金色果實,把玩了一番,便丟給了折耳貓,它在圣空山里被佛陀虛影鎮壓,有些傷到了本源,增強神魂之力的果實給她用了正好!

    神魂之力對修士裨益極大,能夠讓施法更快,更穩,而且,若是施瑜玲的神魂之力強一點,黃金小草根本無法將其魅惑住。

    更關鍵的是,除去極少數的特殊功法之外,神魂之力根本無法鍛煉,這也使得一些能夠增強神魂強度的天材地寶就變得尤為珍貴了。

    如此珍貴的寶物,吳宇晨竟然就信手給了自己?

    施瑜玲猶豫,哪怕是圣妖國的國庫之中,恐怕也沒有幾樣能夠增強神魂強度的寶物吧?

    “吃了吧,反正我的就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

    吳宇晨一臉的滿不在乎,然后走過去,將那金色的果實塞進了施瑜玲的嘴里,后者感受到吳宇晨指尖的溫暖,紅著臉吞咽了進去,然后盤腿坐在地上,開始煉化這果實起來。

    吳宇晨心中竊喜,自己孑然一身,而折耳貓家中寶庫里,寶物恐怕早就堆積如山了吧?自己這一招以小博大,還是很棒棒的喲!

    “晨小子,還有我,還有我!”

    二狗子在那蹦跶著,一臉的急不可耐,本汪的神魂強度也不夠,本汪也需要補一補啊……

    吳宇晨把視線落在黃金小草身上“還有金色的果實嗎?”

    黃金小草把腦袋搖成了撥浪鼓,怎么可能還會有啊……

    “那就沒有留你小命的意義了。”

    吳宇晨將整株黃金小草都丟給了二狗子,道“給你了,拿來煉藥也好,生吞也罷,不用留著過年了。”

    雖說二狗子很逗逼,但這一次它還是豁出去全力以赴了,連本命元器都受到創傷,吳宇晨構筑天宮的時候,雖然閉著眼睛,但千機引還是能夠感受得到,二狗子那吐出無數的元器……

    家底估計都敗光了!

    本來吳宇晨還打算是不是養著這株黃金小草,不過這黃金小草就是養不熟的白眼狼,一不留神還有可能再噬主,那就沒必要留著過年了。

    二狗子伸爪攥住這血涎草,有些愣了,良久后才怒叱道“你不是晨小子,晨小子不可能這么大方!”

    吳宇晨臉都黑了。

    滾滾滾,都給勞資滾。

    ……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