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324-43052801/

第1336章 魔器
    佛陀沉默。

    這眼前的畫面,已經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意料之外,自己消耗了那么多信徒的性命,為的便是將這吳宇晨跟那條狗妖給弄死,可如今,濃郁的氣血,竟然都被這株小草給吞了,那這小草是哪來的?

    佛陀默默的掐著指訣,畫面再次飛快的后退,然后停在吳宇晨進到廟宇的那個畫面,便見得他屈指一彈,那瓷瓶便咕嚕嚕的滾到了佛像的陰影處……

    吳宇晨,又是吳宇晨!

    佛陀已經不知道該如何表述自己心中的憤怒了,反倒是二狗子忍不住贊道“不愧是得到我的認可的晨小子啊,不錯不錯!”

    吳宇晨直接忽略二狗子的話,他心念一動,趁著佛陀還在崩潰的時候,那劍靈卻是忽然出現在端坐于蓮花之上的佛像身后,長劍打橫斬出。

    劍光如同一道閃電,照亮整個界中界,重重的斬在他的后背!

    一聲凄厲的慘叫響起,尖利的聲音劃破空間,令人聽了毛骨悚然不寒而栗,肉眼可見那佛像身后,有個漆黑如墨的身影被斬了出去,沒有實體,但詭異的竟然有漆黑的血液滴落而下,沸沸揚揚灑得到處都是。

    不過,在這之后,原本散溢著漆黑光芒的佛像,仿佛得到了凈化,卻是道道金光綻放而出,所過之處,虛空之中僅剩下絲絲縷縷的黑霧也直接化作了虛無。

    原本顯在穹頂之上,惱怒不已的佛陀,直接抱住了腦門,發出了比剛才還要凄厲數倍的慘叫,他簡直難以相信,自己那具融入佛像里的化身,竟然被吳宇晨一劍給斬了……

    怎么做到的?

    這佛像可是連自己都無法破壞的啊!

    是了,這家伙根本沒有破壞佛像,倒是那把劍,像是直接透過了佛像,一劍將自己的化身給斬碎的!

    佛陀滿口鮮血,一口牙都快要咬成了粉碎,這場戰斗已經沒有了任何懸念,自己輸得一塌糊涂,現如今,自己只能夠臥薪嘗膽,待有朝一日再卷土重來!

    只可惜沒有斬殺了此僚,自己的事情,想來很快就會透露出去了,雖說那頭大獅子的后代不一定能夠奈何得了自己,但終歸是麻煩。

    不過,事已至此,再說什么都已經沒有了意義,佛陀只能咬牙切齒,深深的望了吳宇晨一眼,仿佛要將他記在心底,將來才好報仇雪恨一般。

    做完這一切,佛陀正想消失,吳宇晨卻是一步躍起,大袖一揮,將佛像收了起來,而后淡淡開口“誰允許你走了嗎?”

    那佛陀差點沒一口血噴了出來,他心中憤怒無比,像是被觸動了逆鱗的野獸一般,死死的盯著吳宇晨,冷笑道“莫不成你還能抓住我?你怎么抓?”

    二狗子也淡淡開口“抓你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分分鐘的事!”

    “你倒是分分鐘抓住我試試!”

    佛陀差點沒氣得吐血,這頭狗妖太令人惡心了。

    二狗子冷笑“晨小子,你來!”

    吳宇晨直接忽略二狗子,道“若我猜的沒錯的話,你是器靈對吧?而且這廟宇,便是魔器的本體。”

    佛陀頓時就不說話了,目光帶著幾分閃爍,很顯然被吳宇晨給說中了。

    器靈?

    這么強的器靈?

    還有,魔器是什么器?

    二狗子眼珠子滴溜溜直轉,忽然一踩地面,整條iu的一聲沖到了穹頂的位置,然后張口去咬。

    “被本汪看見的寶物,都是本汪的!”

    不過,二狗子這一咬卻是失敗了,雖然他觸碰到了穹頂的位置,但卻絲毫也沒有辦法將這尊魔器收入體內。

    看著二狗子的耍寶,吳宇晨內心毫無波瀾,繼續說道“這圣空山乃是建來鎮壓魔器的,而我手上這尊佛像,便是鎮壓的關鍵之物,只不過不知你以何種手段,卻是污濁了佛像,還瞞過了所有的人。”

    “這魔器篆刻著時間的道韻,它改變了整個圣空山,這一點,從那些土著的發展史可以猜測出來,只不過魔器的威能有限,所以,你僅僅只是掌握了時間法則的一點點皮毛,所以并未影響到那些天材地寶的本質。”

    “你懂什么,時間法則乃是大道,就算是一點皮毛,也是極為逆天的!”佛陀怒不可遏,這個家伙竟然大言不慚,說什么皮毛!他懂個屁!

    “你說一千道一萬又如何?你怎么攔住我?”

    佛陀冷冷的望著吳宇晨,心中卻是無比的后悔,早知道當初就不想著怎么節省魔氣,直接在他還未構筑天宮的時候,便開大殺了他,那就沒這么多屁事了……

    可惜,天底下又哪有那么多的早知道?

    “對啊,你怎么攔他?”二狗子斜著眼,配上它那二哈臉,一臉不怒而威之態。

    吳宇晨淡淡說道“既然只不過是皮毛,那只要我的道韻力量比你強,那便能夠煉化你!”

    話音落下,下一瞬,二狗子頓時眼睛一花,被直接丟出了廟宇,而折耳貓也是如此,唯有吳宇晨站在地面之上,慢條斯理的收起七竅玲瓏塔,在他身上,無數黑色的火焰沖天而起,交織而成一條條鎖鏈,朝著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這是……這是……”

    佛陀虛影原本毫不在意的表情頓時就化作了驚悚,他能夠感受得到,這火焰帶著一種人驚悚的氣息,哪怕是他,也根本無法避開。

    這是什么鬼火焰?

    魔焰重重,焚天滅地,整個魔擎殿都布滿了火焰,在緩慢但卻堅決的煉化著這件魔器。

    無論佛陀虛影如何施為,那鎖鏈橫空,卻根本不以他的意志為轉移,恐怕過不了多久,這魔器就會被對方煉化。

    佛陀眸子里掠過一抹絕然“本佛就算是死,也不可能讓你得到完整的魔器!”

    佛陀咬牙,整個虛影驟然炸開,化作漫天的黑紅雜陳的光影,沸沸揚揚的落了下來。

    火焰越燒越旺,而吳宇晨的身影則是漸漸淡去,再重新凝實的時候,已經出現在廟宇之外,那黃金小草此刻迎風起舞,二狗子跟折耳貓都被它控制住了心神,呆呆的站在原地,然后,它將目光落在了吳宇晨的身上。

    ……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