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324-43047805/

第1335章 像一棵海草海草海草
    又見佛像!

    吳宇晨神色凝重,剛才這尊佛陀也給了他極大的壓力,若不是二狗子以他本命銅鈴抵擋住,恐怕那兩道白光,會將折耳貓連帶著自己都一齊斬成兩半的。

    佛像xié è中帶著一絲圣潔,從天而降,高頌佛號,漫天神韻噴涌而出,明明應該是金光普照,可綻放出來的光芒卻是漆黑如墨,看起來格外的別扭。

    佛號聲聲,虛空中憑空出現一尊蓮臺,瓣瓣蓮葉舒展,佛像端坐蓮臺之上,雙眸帶著睥睨的目光,虛空為之坍塌,可怕的波瀾涌動,整個界中界里像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喂,你瘋了?有什么事情不能說出來解決呢?”

    二狗子大驚失色,這邪魔竟然眼看要輸,干脆將整個棋盤都掀了?不帶這樣的啊!

    “瘋了?”

    佛陀虛影越來越大,漸漸遍布整個虛空,于穹頂處俯視吳宇晨與二狗子:“并沒有,哪怕是整片界域都bào zhà,你們會死,本佛卻不會,無非就是花費時間來恢復罷了,而時間,本佛多的是!”

    二狗子皺眉:“你是不是傻,這等程度的能量沖撞,還比不過你剛才那截劍鋒呢,你怎么有把握弄死我們?還不如你我消消氣,坐下來好好商量啊……”

    “是嗎?”

    佛陀冷笑,從吳宇晨晉級之后,他便被一路壓制,滿肚子的怒火無從宣泄,與其被對方壓制,還不如孤注一擲,反正自己不會死,頂多便是從頭開始而已!

    又算得了什么呢?

    那佛陀虛影指訣連連,只見得穹頂處,有圖畫亮起,這是一尊尊邪魔的雕像,遍布了圣空山大半的區域,隨后,雕塑周邊也多出了一道道身影,他們或跪拜,或祭祀,祈求他們神靈的回應,赫然正是那些土著。

    嘭!

    忽然,他們其中有人的身體直接爆成了一團血霧,然后是另外一人,整個部落跟燃起了煙花爆竹一般,一下子隕落了十之。

    那濃郁的氣血匯聚在一起,鉆進了那邪魔雕像之中,消失不見,只留下那些老弱,一臉驚懼的望著那邪魔雕像。

    魔神接受供奉,不應該是庇護部落之人的嗎?

    怎么會變成這樣?

    一個又一個部落的修士被收割,這畫面之慘烈,哪怕是二狗子都為之沉默了,這一下子功夫,這些土著便死了數萬了?

    還是被他們心目中的魔神所殺的……

    割韭菜也不是這么割的啊!

    “哈哈哈,怕了嗎?”

    佛陀虛影興奮得聲音都有些顫抖:“我布了這么久的局,基本上掌控了整個圣空山里的大半生靈,只要我吸收他們的氣血,雖然短時間沒法煉化,但用來弄死你們,卻是足夠了!”

    二狗子都快哭了……

    血祭的力量雖然xié è無比,但威力也是極為恐怖的,尤其是這血祭的對象,大部分還都是修士,這邪魔說的不錯,弄死自己,絕對是夠的了。

    怎么辦?

    凡事搞不定,便找晨小子,二狗子伸爪,拉了拉吳宇晨:“晨小子,現在怎么辦?身為古圣重生,你一定會有什么強大無比的元器,一丟出去,連這片界域都能夠斬碎的,對吧?”

    古圣重生?

    吳宇晨愣了一下,二狗子這又發什么瘋?腦補了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不過這樣的元器,別說是自己了,就算古圣,恐怕都拿不出來!

    吳宇晨望向佛陀虛影,二人目光所對,仿佛炸開漫天的電光,他搖了搖頭,說:“不怕!”

    佛陀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眸子里閃過一抹陰毒,就是這個家伙,害的自己大好的局面支離破碎,想到要重新熬過萬年之久,雖然已經有所心理準備了,他依然覺得恨得要死!

    看到回答得斬釘截鐵的吳宇晨,再看已經在暴走邊緣的佛陀,二狗子頓時就慫了:“晨小子,好漢不吃眼前虧,你跟他服個軟先,等你我兄弟二人出了這片界域,再虐他千百遍給你報仇如何?”

    吳宇晨搖頭:“不如何,我陳北玄一生何必向人服軟?一路肛就是了,作者會為我鋪平道路的!”

    二狗子忿忿不平,你特么的又不叫陳北玄!裝什么大尾巴狗?

    見二狗子都t不到自己的梗,吳宇晨搖了搖頭,背負雙手,一副空虛寂寞冷的姿態。

    “你們都去死吧!”

    佛陀虛影再也忍耐不住,信仰他的那些部落,幾乎被他都弄死了,他指訣連連點出,要將這些氣血之力盡皆引入界中界來,弄死這些家伙!

    二狗子瑟瑟發抖,吳宇晨卻是冷笑:“來來來,你若是能夠引入一絲氣血之力進來,就算我輸!”

    二狗子愣了一下,似乎t到了什么真理,頓時腰不酸腿不疼上樓也有力了,它人立而起,哈哈大笑:“來啊,快來啊,若是本汪怕了,本汪就是條狗!”

    吳宇晨:“……”

    你特么本來就是條狗啊!

    佛陀虛影也已經感覺到不對勁了,怎么回事?怎么會一絲氣血之力都沒有進入這魔擎殿之中?

    看著得瑟無比的吳宇晨與二狗子,佛陀虛影咬牙,卻是伸手一揮,那些血流成河宛若人間煉獄的部落景象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魔擎殿的畫面來。

    古樸的廟宇之中,那面目猙獰的惡鬼神像邊上,原本用以聚攏氣血的香爐之上,不知何時已經爬了一株黃金色的小,哦不,是大草。

    這草金光燦燦,隨風搖曳,晃動間金光斑斕,很是迷人。

    佛陀皺眉,卻是不斷的掐動指訣,只見得那畫面竟然詭異的如同錄像快退一般,迅速的向后倒帶……

    畫面停住,回到那無數部落被佛陀強勢給韭菜的畫面。

    當無數的氣血透過邪魔雕像聚攏在香爐的時候,虛空之中,忽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如水母狀的虛影,它伸出觸角,點了點地上的一個瓷瓶,頓時有一株黃金色的小草從里面蹦了出來,神情還帶著幾分茫然。

    不過下一瞬,感受到香爐之上那濃郁的氣血之力,黃金小草跟打了雞血似的,一蹦三尺高,直接落在香爐之上,那匯聚了一整個部落的氣血之力,竟然被它一口便吞了下去。

    黃金小草臉上露出愜意無比的表情,倒是佛陀臉色黑如鍋底,然后便見得那些從各個部落涌回來的氣血之力,被那黃金小草一口一口的吞了……

    黃金小草肉眼可見的變大,待到那氣血之力被它吞噬殆盡之后,它甚至還異常人性化的打了個飽嗝……

    一絲絲氣血之力從它嘴里嗝了出來,然后又被它吞回進去了。

    而那巨大的水母狀虛影,似乎頗為高興,在那兒晃動著身體……

    吳宇晨的歌聲不失時機的響了起來:“像一棵海草海草,隨波飄搖……”

    ……21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