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301-43052817/

第三百七十六章 好漢八道江
    楊晨東正自有些失望的時候,那邊朋越確已經回答著,“回六少爺的話,小的是認識一些字的,但就是學習不久,識的字并不是很多,至于地圖也并不會看。”

    “你識字?”沒有考慮對方會不會看地圖,那通常都是考核軍官所用,只要對方真的有些文化底子,可以加入冷鋒就行了。至于能否擁有更高的文化,以后還有大把的機會可以學習,對方也年輕,機會是不會少的。

    “是的,小人識字。”朋越說起這些的時候倒還是有些自信的。在赤嵌城的時候,父母和姐姐為了自己的前程,找了一位教書先生教授過自己,人們所說的學富五車那是做不到的,但普通認字還是沒有問題。

    “好,隨便找本書來,讓他讀讀看。”楊晨東點著頭,他相信在這樣的事情上沒有人敢當面騙自己,這便對著一旁的虎芒說著。

    很快,一本古書被找了出來,外皮上寫著三字經三個大字,倒是比較適合新人所看。

    似還是有些惶恐的接過了古書,可是在看到第一行的時候朋越臉上就充滿了自信的微笑。三個字他是讀過的,只是考這個的話,他倒并不會生出發怵之心來。“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茍不教,性乃遷。教之道,貴以專”

    朋越認字,還能寫字,雖然寫的并不好看,但這已經達到了楊晨東當初所定的規矩,要知道在當下的環境中,并非是人人都有資格認字的,當下便破格的成為由一名輔兵晉升成為了一名冷鋒,成為了眾多人羨慕的存在。

    只因朋越的學問還是有些低,至少地圖并不會看,如此只是一名普通的冷鋒,并沒有被授予任何的官職。可只有以后努力下去,一旦有了更多的文化,認了地圖,想必成為軍官便是遲早之事了。

    即便是沒有成為軍官,朋越已經是相當的滿意了。能在當了半年的輔兵就得以加入到了冷鋒,這原本就是他未曾敢想的事情。更不要說,這一次的破格提拔還是由六少爺親自主持的,就憑著這一點,便讓他一生足以自傲了。

    朋越歡天喜地的由大帳中離開,除了被要求不能對輔兵說出楊晨東就是六少爺的事情之外,他也成為了一名人人羨慕的冷鋒隊員。

    隨后,這一件事情有如長了翅膀一般的在輔兵戰士中傳出。當下,羨慕者眾多,人人心中都在憋著一股勁,那就是在接下來的戰斗中定要好好的表現,爭取也有破格提拔的機會。

    想打勝仗,士氣是需要的,指揮得當也是需要的,但兵員數量同樣也有一個標準的要求。比如說當一百人遇到了一萬人,想要勝利將何其的艱難?這便是人數差帶來的劣勢。

    赤嵌城發展迅速,但終還是底子太薄了一些,建立的時間也太短了一些,致使兵源總是欠缺,如今有機會可以擴充實力了,不管是羅破團長還是呂卓團長當然都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

    當下,在兩人的支持之下,兩團的政委帶著一群搞政·治的人員開始忙碌了起來,一隊隊身強力壯的俘虜被帶到他們的面前,開始登記了解情況。

    雖然說是可以借機擴軍,但應該要執行的規定還是不能放松的。第一步便是嚴格的政審了。

    “仔細登記著,看看他們是不是還有家人流落在外,如果是獨身一人尤其要登記嚴格”

    “不僅要聽他的口述,還要讓他至少說出兩位以上的俘虜朋友,從他們的口中來驗證他說的對錯與否。至于那些找不到人證證明者,都先放到一旁,底子不清絕不能要”

    “如果是孤身一人的,要了解他為何淪落如此,是因何事家人離他而去的,是受到了黃匪的壓迫,還是明軍的壓榨,都要一一弄個清楚”

    “認真問出他們以前是否識字,是否習過武藝,師拜何人?這些都要一一登記清楚”

    一道道問題由兩位團政委口中發出,成為了檢驗哪些俘兵合適被召入軍隊,哪些不合適的標準。

    在這些政·治工作人員做具體工作的同時,關鷹的后勤保障也是得力的,便是馬威也十分的配合。廣州府中的一些大戶有感于楊晨東帶兵解救了他們,是紛紛拿出銀兩購買酒肉來犒賞著勝利之師。冷鋒與輔兵得以大大的飽餐了數天。

    民以食為天。

    原本對于各種的詢問,起初一些俘兵并不配合。但當看到凡是配合之人都可以被賞吃肉,大家的積極性就被調動了起來,有些人甚至不等人主動去問,便竹筒倒豆子一般,將自己知道的,關于自己的,關于身邊之人的事情和盤講了出來。所為的只是可以多分到幾塊肉食而已。

    這些人名為黃匪,但大多都是一些沒有生計的百姓所組成。對他們而言,什么造反不造反的他們并不是特別的在意,只要能跟著誰吃飽飯,那便會跟著誰干就是。

    而對于這些人,肉食的誘惑自然是極大的。自從看到這一點之后,楊家軍的政·治人員便充分的利用了這一點。正是靠著大批的美食,使喚得他們的工作進展十分迅速。

    而在這份快捷的工作效率之下,不少條件合適的俘兵被挑選了出來。經過了一番短暫的思想工作之后,他們便成了臨時輔兵中的一員。臨時輔兵,便是區別與真正的輔兵,屬于最低等的存在。可即便是這樣,三萬的俘虜中也僅是只挑選出了兩千人左右。這些人很快被打亂,分配到了輔兵營中,以老帶新這也是楊家軍發展迅速的經驗所在。

    八道江,便是這臨時輔兵中的一員。

    這個名字初一聽并不像是人名,倒像是一個地名,但實際上是一個江湖人送的綽號。

    此人膚色略黑,身材并不如何的高大,但全身的肌肉似都呈爆發狀態一般,一看就非是普通出力的百姓,而是習武出身。

    事實上,八道江的確從小習武,后出師之后混跡于江湖之上。剛出道的時候,因為沒有什么江湖經驗,得罪了人,差一點被暗算致死。隨后他便開始追殺真兇,這一追便是足足追了對方三天三夜,期間路過了八道不同大小的江河之地,后終將暗算自己的仇人殺死,后也得人稱為八道江。

    久而久之,叫的久的,他便忘記了自己最初的名字,自號八道江了。

    這一次,他原本正在廣東附近游走,打抱不平的同時也在尋找著屬于自己的未來。巧不巧的是,他之前所在的梧州城被黃匪亂軍給攻破了,他被困于城中,便鬼使神差的加入到了這個隊伍之中。

    游走于江湖,見過的事情多了,讓八道江對于明朝的一些地方官吏越加的看不慣。他們往往仗勢欺人,魚肉百姓,僅是他見過的,就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官府逼的家破人亡了。

    對大明失去了信心之后,八道江入了黃匪軍,想著看看他們是不是真的可以給百姓帶來新的希望。但攻下肇慶府時的燒殺搶掠讓他又一次的失望了。這便存在離開之心,只是在未有好的去處前,勉強在黃匪軍中度日罷了。

    未曾想,攻打廣州府的時候,他原本正在軍營中睡覺,突然外面傳來了混亂之聲,等著他穿好了衣服出得營帳就看到四處亂逃的黃匪軍。為保性命,他也準備逃走,并在其奔走的過程還傷了兩名輔兵,但終是被外圍而來的冷鋒精銳給攔下,當看到連續十幾名匪軍被先進的火槍所遠距離斃殺之后,八道江便明智的沒有做出頭鳥,最終隨大流成為了俘虜。

    這么多的俘虜,八道江不過是其中的三萬分之一罷了。加之他又沒有做過什么傷天害理之事,倒也并不心急,只是想著法不責眾,最終這些人還是要被遣散的,因為就是想在關大牢,也沒有哪一府的牢獄可以住下如此多的人。在這樣不急不緩的等待之中,他被冷鋒拿出的肉食所吸引。

    八道江沒有什么其它的嗜好,就是好酒好肉,眼見美食在前,怎么能不心動。如此,為了達到目的,便將自己的一些情況說了出來,因為原本就沒有什么親人,父母更不知道人在哪里,便成為了重要的調查目標。在從其身邊朋友處得知,他參加黃匪軍的時間并不長,也沒有做出什么傷害百姓之事后,便被選入到了臨時輔兵之中,過上了有肉食可吃的生活。

    要說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在吃過了可口的肉食之后,每到晚上,八道江以及其它的臨時輔兵都會被叫去開會。會上有一名冷鋒和兩名輔兵主持,內容便是讓大家各自發言,去講自己的過去和歷史,講見到的不公之事,講自己身上曾經所受的委屈。

    最初八道江也不知道為什么要說這些,可是當看到有一些人被鼓勵之下當真說起了自己之事,而有的在說到曾經的親人是如何枉死在明朝的腐敗和壓詐政策之下,最終或是被逼死,或是活活餓死的時候,當真是淚流滿面,傷心欲絕。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