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114-43052758/

第489章 故人
    任不凡包了出租,在市區大街小巷四處走,不管是大型書店,還是路邊小書攤、小報亭全不放過。

    要說關于什么法術修煉、煉丹的書到處有,可多數是小書攤上出現,看的人很少。

    基本都是達不到制造技能書的要求,或者勉強達到1級的線,學了也沒用,因為沒那時間升級,爺爺等不到他將技能提升上去。

    必須要找至少精通級別以上,確定百分之百可以救人的。

    哪有那么好找?

    從太陽當空照,一直到夕陽西落,甚至夜幕升起,家里打了不知道多少個電話,也沒能順利買到需要的書籍。

    就連出租車司機都有些沒耐心了,對他說你找什么書,要不到其他城市走走?

    任不凡哪有這個時間,往周邊城市跑的話,還得耗費不知道多久,于是告訴他再找找,市區有任何書攤書店,都帶他走遍。

    司機反正有錢賺就行,那就拉著唄!

    路上自然好奇詢問,想知道他買什么,興許能夠幫得上忙。

    任不凡找了這么久,也確實暈頭轉向的。

    記得以前沒這事時,大街小巷還真容易找到,書攤上這種書籍很多;可是等出了事再要找,就發現難于登天。

    他是相信這么大一個國家,哪里都能找出符合要求的書籍,畢竟十幾億人口,雖說廢除封建迷信,到現在各種宗教信徒總數至少三四億,而相信類似迷信說法的也大有人在,否則不會國內經常有各個地方出現離譜到不行,卻無數人上當的例子。

    就是因為真正懂科學、相信科學的人不可能百分之百,甚至能有百分之五十都不錯了。要知道十年以后,差不多都還有八九千萬的文盲。

    何況就算不是文盲,也有數不清的知識分子相信這種迷信之說。

    別說精通級別,即使宗師級別閱讀量,超過五百萬的迷信書籍肯定有,至少周易算卦就鼎鼎有名,也看到過無數次。

    只是現在需要的不是算卦,偏偏就是不出現有類似增壽法術、煉制增壽丹藥的書籍。

    跟司機一說,理由當然不能講出來,人家也不會信啊!只編個借口,說是長輩喜歡,這次必須買到合乎要求的書。

    司機便建議到附近道觀看看,說不定道觀之中有此類藏書,畢竟人家就靠這個吃飯。

    果然還是見多識廣,天天走南闖北到處跑,知道的多。

    任不凡其實也應該想到,只是被爺爺的情況嚇到,一時間失了神。經過司機提醒,馬上請他帶著到市內大小道館。

    司機熟悉地形,先后帶他去了最近的幾個景點,很多道觀都已經變成旅游場所,在這些地方卻很難找到任不凡需要的東西。

    但也不能放棄希望,因此又來到市區一家巖龍觀。

    這巖龍觀因建于巖龍山聞名,山上有巖如神龍盤踞,是個非常奇特的景區。

    到了巖龍觀,立馬找里面的道士,詢問藏書。

    道士起初不愿展示給外人看,不過當任不凡掏出“香火錢”,立馬應允。

    只是在道觀藏書閣翻閱許久,倒是有各種算卦、風水、養身、道教經文、武功方面閱讀量相當高的存在,類似修習法術、煉丹的卻少之又少,而且都是比較偏的書,頂多制造1到2級的低階技能。

    這讓任不凡很是失望,出來時勉強作為安慰,拿了本可以制造2級煉丹術的,問題是這么低級的學會了肯定也沒作用。畢竟增加壽命想也知道不簡單,你要一個低階煉丹就能煉出來才是見鬼了。

    只是或許有個萬一,先拿著到時候實在找不到,再死馬當活馬醫,利用這短短幾天功夫,盡人事知天命。

    天色已經越來越暗,從道觀出來到車門前準備上去,讓司機再拉自己去更多地方。

    這個時候,就聽到身后有個聲音“誒誒!”

    緊接著有人拍自己肩膀。

    任不凡是偽裝過的,畢竟現在名氣不小,認識自己的人很多。為了不被影響,所以戴著墨鏡、口罩還有鴨舌帽,一般來說如此嚴密武裝,當面看到也難認出來。

    所以突然有人拍自己肩膀,覺得奇怪。心說是不是道觀的人,難道有符合要求的書籍在其他地方,現在突然想起來了?

    趕緊回頭,卻直接愣住,因為眼前是個挺眼熟的老頭。

    呂璜,新新畫廊老板,也是自己賺取第一桶金時認識的人。

    看見他,就想起這家伙猥瑣地問自己會不會畫果女圖的場景。

    說起來,自從去了京城之后就沒有再跟他見過,想起了已經過去很久了吧?畢竟自己已經不需要畫畫賺錢。

    他怎么在這兒?而且自己全副武裝,應該不是認出自己吧?

    正在疑惑之際,就見眼前老頭說話“你的背影挺眼熟,像我認識的一個小鬼頭,就是以前在我那邊賣畫,后來發了大財跑去京城的”

    任不凡很吃驚,大晚上看到背影就能認出自己,這老頭什么眼神啊?

    驚愕之下,摘下墨鏡與他對視。

    “哈!還真是你。”呂璜一拍手,笑著拉住他的手,“這可巧了,你不是在京城嗎?什么時候回來的?”

    任不凡看看周圍,不想被其他人發現。雖然路燈下光線昏暗,周圍游客應該看不清楚,于是趕緊戴上墨鏡。

    “大晚上你帶個墨鏡,有病啊?”呂璜疑惑問道,“打扮得鬼鬼祟祟哦,對了!你現在出名了,怕被人認出來”

    任不凡實在沒想到會在這個地方碰見呂璜,更沒想到他在這種情況可以認出自己。

    因為還有急事,沒有時間陪他說話,于是拉開車門“我有急事,下次再聊!”

    說話間就要上車離開。

    “好不容易碰見,下次還不知道碰不碰得上呢!”呂璜也是不客氣,直接鉆進出租車內,“你干嘛去?好久不見,就這態度啊?好歹你創業是靠了我對吧?不說見面一起吃頓飯,打個招呼總可以吧?”

    任不凡現在心里亂著呢!也沒心思跟他多說什么“我現在真有急事,一刻都耽誤不得。很抱歉!下次有機會一定去畫廊找你,這次真的沒辦法!”

    “到底要干嘛呢?”呂璜好奇問道。

    “你能先下車嗎?我沒時間順道送你回家。”任不凡說道,“真的,我很著急現在。”

    “那你告訴我到底要干嘛,說不定我可以幫上忙。”

    “他找那種最受歡迎的修煉古籍,或者什么煉丹古籍,要送給長輩。”司機回頭插嘴,“大概家里人等著,可能有時間要求吧?這不到處跑遍了,也沒找到合適的,正準備去下個道觀看看。”

    “哦?”呂璜聞言,看著任不凡手中的書說道,“還真有這類的書不過挺冷門的。修煉、煉丹?那應該買抱樸子內篇啊!”

    “抱樸子內篇?”

    “你不知道啊?這么有名,如果是喜歡這方面書籍的老人家,肯定中意!”呂璜說道。

    任不凡找遍書店,還真沒見過這本,于是急忙問他“你說的這個,真的很受歡迎嗎?看的人很多?”

    “當然了!書這可是相當有名,而且很有收藏價值,在我們這一輩中不知道的反而少吧?”呂璜說道。

    聽到這話任不凡仿佛看到希望,急忙問道“在哪可以買到?”

    “你要的話,我家里那本拿去就是。”呂璜回答,“真要買的話,挺麻煩的。你的聯系書店讓他們專門去進貨,一來一去得不少時間。或者自己直接去相關地區購買,更浪費時間。到附近道觀轉悠,倒是也有可能找到,得碰運氣。不是我說,這些都不是正統道觀,收錄的經書肯定也不正統”

    “你有這本書?”任不凡只聽到這話,急忙問道,“真的嗎?”

    “這話說的,咱們認識以來,我騙過你嗎?”呂璜稍稍有些不高興,“是不是?不過你這么急著找,到底怎么個情況?而且臉色也不大好”

    任不凡心說我都裹得嚴嚴實實,還能看出臉色不好?你有透視眼啊?當下回答“跟你講老實話,家里長輩病重,情況很差。老人不知道能否撐過去,所以想著能夠有本信仰的書,或許可以讓意志更堅定些,熬過這段最危險的時間。否則的話,我也不至于急成這樣!”

    這話半真半假,呂璜聽到便信了“哦~是這么一回事!那別折騰了,趕緊到我家去!我那本抱樸子內篇拿回去。司機,別浪費時間!”

    他把地址報給司機,催促抓緊。

    司機轉頭看向任不凡,畢竟包車的人在這兒。

    任不凡毫不猶豫,當即說道“麻煩您了師傅,跑一趟吧!”

    “好嘞!”得到肯定地回答,司機立馬踩下油門,離開景區向市內行進。

    “老板,這次真是太感謝你了!”任不凡轉頭說道,“否則的話,我還不知道要往哪找。”

    “也是湊巧!”呂璜說道,“老頭子我就愛閑著沒事到處逛,專門到各個景區消遣。認識不就是在景區嗎?”

    “還真是。”任不凡點頭,“我也不白要你的,這書多少錢,給您十倍!”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