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113-43052810/

第594章 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第594章 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莫西年知道她在擔心什么,隨即對警察道“還是我來看吧。”

    他并不想讓霍懷恩看那些容易讓人留下陰影的畫面。

    “我……”

    霍懷恩話都還沒說完,莫西年打斷她道“我也認識楚晴晴,所以放心吧,不會認錯的。”

    莫西年說完,還握了握她的手。

    霍懷恩這才呼了口氣,點了點頭。

    莫西年跟警察離開,霍懷恩一個人在警察局里焦躁不安的等待著。

    過了足有十五分鐘,莫西年才出來。

    霍懷恩快步奔向他,握住他的手臂“西年哥哥,怎么樣?”

    莫西年對她笑了笑“不是。”

    霍懷恩松了口氣,“嚇死我了。”

    說完,她有些惱道“這臭丫頭,到底跑哪兒去了。”

    莫西年不忍心讓她焦急,可卻還是實話實說的道“不過,她現在的情況應該不容樂觀,畢竟,手機都扔在荒無人煙的垃圾桶里了……”

    聽到莫西年的話,霍懷恩也不禁蹙緊了眉心。

    是啊。

    莫西年又道“給她父親打個電話吧。”

    霍懷恩看向他,眼神里帶著一絲傷感“我不知道該怎么跟叔叔說。”

    “那你來打,我來說。”

    霍懷恩點了點頭,找到叔叔的號碼撥了過去。

    手機接通后,莫西年將手機拿起,走到一旁“你好,我是莫西年……”

    他開了門走了出去,后面的話,霍懷恩沒有聽到。

    不過一分鐘后,莫西年重新走了進來,拉著她的手道“走吧,送你回學校。”

    “西年哥哥……”

    霍懷恩點頭“我可以翹一天課嗎?”

    莫西年想了想“可以是可以,不過你在家里,會胡思亂想的,我的建議是,在人沒有找到前,不要想太多,該做什么做什么。”

    霍懷恩嘴角憋了憋,有些想哭,是真的想哭。

    見狀,莫西年嘆口氣“好,我帶你回家。”

    霍懷恩點了點頭。

    兩人一起離開警局。

    漫長的一天,讓人有些焦躁難安。

    可事實的確是,一整天過去了,完全沒有收到任何好消息。

    晚上,霍懷恩一個人坐在房間陽臺上吹冷風,莫西年進來了。

    他凝了凝眉心,拿了條毯子走出去,披在了她肩頭。

    霍懷恩正在想事兒,感受到肩膀上的溫暖,回頭看向他“西年哥哥。”

    “晚上風涼,進屋去吧。”

    霍懷恩咬唇“西年哥哥,你能跟我聊會天兒嗎?我現在心里特別的亂。”

    莫西年在旁邊椅子上坐下“還在想楚晴晴的事兒?”

    霍懷恩點頭“在這里,我只有她一個朋友。”

    “懷恩,其實……眼下這種情況,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霍懷恩輕咬唇角,點頭。

    “我問過楚晴晴的父親,他說楚晴晴以前也會偶爾反骨的到處亂跑。”

    “可她扔了手機……”

    “這是唯一的不合理之處,她大概是受了什么刺激,所以需要冷靜吧。”

    霍懷恩呼口氣,“她這種開朗的個性,能受什么刺……”

    她說著說著,忽然就欲言又止。

    莫西年轉頭看她“怎么不說了?”

    “西年哥哥,晴晴前一天晚上,剛收到了肖老師的表白。”

    莫西年點頭“我知道。”

    霍懷恩坐直身子,有幾分激動的道“晴晴這丫頭真的很仗義,在這之前,她一直都以為我喜歡肖老師,可肖老師卻莫名其妙的跟她告白,她會不會是因為覺得對不起我,所以才……”

    她說著說著一拍手“一定是這樣的。”

    莫西年看到她一下子就豁然開朗的樣子,不禁有些替她擔心。

    現在楚晴晴失蹤的蹊蹺。

    的確是好的可能跟壞的可能都會出現的。

    但他個人認為,這事兒更可能是傾向于壞的可能,畢竟……就算要冷靜,也沒理由這么極端的丟掉自己的手機,還是將手機丟在沒有監控覆蓋到的小角落里。

    不過看霍懷恩這會兒這么開心,他也不愿意打破她的設定。

    莫西年抬手,揉了揉她的頭“我也覺得你說的有道理,不過,這么晚了,還是先休息吧,結果總會有的。”

    霍懷恩應了一聲,兩人一起起身進屋。

    莫西年囑咐她不要胡思亂想,早些休息后,就先走了。

    霍懷恩在床上躺著,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第二天中午放了學,霍懷恩邊往外走,邊撥打莫西年的電話。

    結果是,警察局那邊還是沒有消息。

    掛了電話,看到不遠處肖業恒的背影,她邁腳快步追了過去。

    “肖老師。”

    肖業恒停住腳步“怎么了,懷恩?”

    霍懷恩呼口氣“昨天,你有聯絡過晴晴嗎?”

    肖業恒搖頭“沒有啊,怎么了,她找你了?說什么了,提到過我嗎?”

    霍懷恩咬唇“也沒有,肖老師,其實……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肖業恒一臉淡定“你問。”

    “那天晚上,就是晴晴要走的前一天晚上,你都跟她聊了些什么?”

    肖業恒淡淡的笑了笑“你怎么會問這個。”

    霍懷恩嘆口氣“其實……晴晴沒有回國,她現在失蹤了,我最后一次看到她,就是跟你在一起,再一想,你跟她告白了,她會不會是因為腦子里太亂,所以才……”

    肖業恒有些擔心“失蹤?”

    霍懷恩點頭,一臉的憂愁。

    而肖業恒此刻也是滿臉擔心“怎么會呢,難道是我的話,給了她太大的壓力?”

    霍懷恩見肖業恒此刻的狀態,不禁安慰道“肖老師,你也別太擔心了,或許只是我想太多了。”

    肖業恒嘆了口氣,心情不禁煩亂的道“懷恩,能跟我一起走走嗎?我現在心里太亂了。”

    霍懷恩能夠理解肖業恒此刻的心情。

    昨天知道這件事兒后,她也是很懵的狀態。

    肖老師那么喜歡晴晴,現在肯定也很難受。

    她點了點頭,隨著肖業恒的步伐,一起離開。

    兩人越走越遠,來到了一處僻靜無人的建筑物后面。

    肖業恒在墻邊的臺子上坐下。

    霍懷恩見狀,也坐在了一旁。

    而她沒有注意到,肖業恒的手,慢慢的放進了自己的口袋里。

    霍懷恩剛要跟肖業恒說什么,一條條紋手帕就覆到了她的口鼻上,緊緊的扼住了她的呼吸……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