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4844-39112292/

第357章 一頓暴揍
    第357章 一頓暴揍

    香竹還沒有弄清楚情況,就被驟風給擋住了去了。

    驟風指著香竹手中茶壺道“有毒。”

    香竹拿著茶壺的手一僵,茶壺就被驟風給拿了過去。

    那邊小胡醫也被人給堵住拿了下來,小胡醫整個人腿都是軟的。

    可是想著半夏已經死了,他們就算懷疑自己沒有證據也拿他沒有辦法。

    這個時間,親朋好友陸陸續續的都來祭靈。

    錢老夫人過來就攙扶著老候夫人“你呀也不要太難過了,人各有命這丫頭福薄。”

    這話聽著雖然不太好聽,但絕對是真心的。

    秦月華跟秦夢琳,還有潘彩蓮等人結伴而來。

    她們的目的就是想看看半夏是不是真的死了。

    棺材前,她們各懷心事站在棺木前,看到半夏平靜的躺在那里,內心竟然都顯得開心。

    丁霜跟著母親前來,就直接過來安慰青黛。

    青黛裝模作樣的擠出兩滴眼淚,假模假式道“都怪我這個姐姐沒有照顧好妹妹,都是我這個做姐姐的錯嗚嗚嗚……”

    秦月華不屑的看了裝模作樣的青黛一眼,然后就轉身準備出去。

    丁霜還在安慰“你也別太難過了,有些人心眼長太多了將自己累垮了身體,怎么能怨你?”

    丁霜這話沒有明說,但是個人都能明白這話中含義。

    蒼術面色難看,當時就要站起來將人給丟出去。

    可是侯爺卻拽住他的衣袖道“不可魯莽。”

    現在吊唁的客人不少,大家都看著呢,蒼術只能將心里的氣給憋回去。

    丁霜冷哼一聲,根本不將蒼術放在眼里。

    她走到棺木前,看著躺在那里十分平靜的半夏,心里之前的受的氣總算覺得解了一些。

    這是月北翼帶著人前來,瞬間驚動了所有人。

    梅太傅正在跟侯爺說著安慰的話,看到太子趕緊率先跪了下來。

    “臣叩見太子殿下,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眾人也趕緊給月北翼跪下,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秦月華看到太子殿下,離開的腳步瞬間停下。

    趕緊調轉方向回來,眼眸里瞬間泛出盈盈淚花,根本不需要醞釀就演的像模像樣。

    “太子表兄,半夏妹妹太可憐了我這心里難受。”

    月北翼看都沒有看她一眼,她這副做派仿佛演給了瞎子。

    潘彩蓮看到端王,也立刻露出一副難過的模樣為半夏悲傷。

    本來表現的十分淡漠的兩人,突然上演一出跟死了自己親媽一樣的做派讓月北翼跟端王十分厭惡。

    就在這時,心里很好的丁霜突然驚慌失措的大喊一聲。

    “鬼,鬼啊!詐尸了詐尸了!”

    眾人聞言一驚,統統看了過去,就見半夏不知道什么時候從棺材里站了起來。

    凡事看到的人都被嚇了一大跳,如同見鬼一樣心里那叫一個慌啊。

    “這,這這是怎么回事?”梅太傅不可置信的指著半夏。

    秦月華還有潘彩蓮,跟很多貴女,差點被突然站起來的半夏給嚇死。

    青黛更是嚇的一個不穩,整個人都摔倒在地上。

    金氏眼眸中的憤恨,簡直能將她給淹沒,該死的還真是又著了這小賤人的道了。

    半夏眼眸中露出懵懂,一副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一般。

    “父親,我這是怎么了?”

    侯爺瞬間從震驚中回過神來,趕緊走過去因為步伐太急差點摔倒。

    “夏,夏丫頭你……”侯爺的聲音都帶著緊張,生怕自己看到的一切只是做夢。

    半夏伸出手依舊是那張蒼白的臉,顯得十分虛弱。

    “父親,家里怎么在辦喪事?”

    侯爺觸碰到女兒的,感覺到女兒手上傳來的溫度。

    立刻驚喜的笑了起來,沖著蒼術吼道“你這臭小子還傻愣著干嘛,趕緊將你妹妹弄出來。”

    被這驚人的一幕給嚇呆了的蒼術,反應過來立刻上前。

    失而復得的驚喜,讓他像個孩子一般撲了過去,直接將半夏按在他結實的胸膛里。

    “嗚嗚嗚……妹妹你還活著真好,真好……”

    這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全蹭在半夏的身上了,半夏有些嫌棄,恨不得立馬將哥哥給推開。

    可還是忍著沒有動手,侯爺看不下去了猛的朝著蒼術的后腦勺拍了一下子。

    “你個臭小子還不趕緊將你妹妹給弄出來,這棺材多不吉利。”

    蒼術反應過來,就快速的將半夏從棺材里抱了出來。

    侯爺沖著外面吼道“疾雨將拿著不吉利的東西都給老子扔了,看著就晦氣。”

    “好嘞老爺。”

    疾雨立刻帶著還在懵逼狀態的家丁,將府里的白綾白布全部都扯了下來。

    凡是辦喪事所用的物品一個不留統統丟了出去,一把火燒了。

    這一院子的人,本來都苦著一張臉來吊唁的,可現在這突然又歡歡喜喜的看的他們一臉的懵。

    這死了的人,怎么突然間又活了。

    月北翼側眸看向同樣懵逼的兩位太醫道“兩位太醫還不趕緊過去給半夏小姐診治?”

    兩名太醫回神,立刻上前去要給半夏看診。

    侯爺趕緊將半夏扶著坐下,然后給兩位太醫讓出位置。

    王院首第一個給半夏診治,診治后眉頭緊緊皺著。

    郭太醫也給半夏診治,同樣眉頭緊鎖。

    兩位太醫在一起商量了下,然后做出總結。

    王院首第一時間趕緊去跟太子殿下匯報“太子殿下是毒,侯府五小姐中了毒。”

    眾人嘩然,原來半夏小姐不是勞累病死的,而是中毒。

    呃……

    似乎沒有死,所以不能再說死了。

    王院首的話一說出口,侯爺就再也無法淡定了。

    侯爺現在外面,指著被綁了的小胡醫問道“你不是說我女兒是勞累過度,體內器官都已經萎縮全廢了么?”

    蒼術簡直就忍不住,一下子跳出來沖著小胡醫就踹了過去。

    “你個老不死的,讓你瞎胡說差點害死我妹妹,讓你瞎胡說。”

    梅子初跟君寒兩人得到消息就火急火燎的趕來了,到院子就聽到他們說的話,此刻還有什么是不明白了。

    “老子操你大爺,害的老子白哭了一場看老子不捶死你。”

    梅子初大喊一聲就直接撲上來,小胡醫一個踉蹌就摔倒在地。

    梅子初索性騎在小胡醫的身上,就像個潑婦一樣抓住小胡醫就是一頓暴揍。

    梅太傅捂住眼睛,真不想承認這小子是自己的兒子啊!這粗俗的模樣,簡直沒眼看。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