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4564-43052787/

第681章 一直都怕死
    第681章 一直都怕死

    這一點是自然的,不必軒轅熠提醒,傅延山也是那樣的想法,只見他點了點頭,又轉身去跟那些老鼠吱吱地說了起來。

    老鼠們聽了傅延山的話,很果斷地讓行了。

    他們幾個看起來關系很好的樣子,應該不至于會丟下留在這里的人不管。

    鳳靈玄和軒轅熠離開以后,確實是以最快的速度在周圍看了一下,這一片叢林的周圍布下了一個強大的困陣,而在上方,有一道極強的結界,一般的人,根本就不可能走得出去。

    他們細細地查探了一番,發現這里的困陣和結界,都是沖著老鼠的,那些老鼠想出來,不可能,可若是其他的人,卻是可以出來的。

    兩人原本是分開去查探的,在得到了答案以后,立刻匯合。

    一見面,鳳靈玄便將自己的發現說了出來,而軒轅熠也在第一時間將自己的想法給說了出來,很明顯,這就是有人專門針對老鼠布下的陣,對其他的人影響倒是不大。

    鳳靈玄問軒轅熠“陣法可以破嗎?”

    軒轅熠搖了搖頭“不能破。”

    “如果破不了,老鼠們就沒有辦法出來,那么,師傅他們也沒有辦法出來了。”鳳靈玄若有所思地說“你說,會不會是那些人做的?”

    軒轅熠說“極有可能。”

    在這里面,有那么大本事的人,也沒有幾個,而那些彩色眼睛的人,正好就是那么厲害的。

    當然,他們即便有猜測,也不能確定,而依著他們現在的本事,也沒有辦法去動,只能看著了。

    鳳靈玄想了一下,說“我們偷偷過去看看情況,如何?”

    “我也是這樣的想法,如果我們直接去的話,拼正面,絕對只是送死的,但是,暗中去,那就不一樣了,說不定還能有什么意外的收獲。”軒轅熠向鳳靈玄伸出手,道“走吧。”

    在鳳靈玄的記憶之中,有關于彩色眼睛的主人們所在之地,她循著記憶的方向,果然,不到半天的時間,他們就到了那附近。

    由于這些彩色眼睛的人,修為都很高,鳳靈玄和軒轅熠到了附近以后,不敢再輕易地上前了,他們都清楚,如果再往前的話,可能會被發現,而他們一旦被發現,結果極有可能是死。

    他們尋了一個可以隱藏,又可以探聽消息的地方躲起來,靈魂力小心翼翼地延伸出去,一步一步,走得很是小心,就怕會出意外。

    當感覺到有一點不對勁的時候,他們便會立刻將靈魂力給收回來。

    其實,他們從來就沒有小看過這些彩色眼睛的人,這會兒臨近他們的大本營了,越發肯定了他們的厲害。

    差一點,他們就被抓住了,鳳靈玄的臉色很是不好看,軒轅熠的臉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們敢肯定,如果再用靈魂力去探查什么的話,必然會被發現,而被發現的結果,必然就是他們被抓,或死,或生不如死了。

    兩人努力平復了一下心境,才問對方“現在怎么辦?我們要不易容一下進去?”

    “你覺得這樣的方式可行?”幾乎又是異口同聲。

    說完之后,鳳靈玄又才道“我們還是換一張臉進去看看吧。”

    “我進去,你在外多方面接近,萬一有個什么,我們才能反應得過來,如果說我們都進去了,都被發現了,都出事了怎么辦?”軒轅熠冷靜地說“有傳送陣吧?我們先契約好,若是我出事了,正好在關鍵時候傳到你的身邊,只要我回來了,我們就可以跑了。”

    “要不,我去?”鳳靈玄說“你拿著傳送陣盤在這里等著我?”

    “你非要跟我爭?有那樣的必要?”軒轅熠也是無奈,他說“你以為我隨便就做出了決定?我也是再三思考過的,分開來,是我想到的最好的辦法。”

    他的態度很堅決,鳳靈玄想了一下,也不再多言。

    兩人商議好了,軒轅熠便進去了,他先抓了一個人,將人身上的衣服給扒了換上,再利用鳳靈玄給的煥顏丹將臉換成了被扒衣服的人,又對此人進行了搜魂,最后,才跟著此人的記憶往里走。

    記憶中,這個人是極少數的黑色眼眸的人,他的修為一般,長相一般,在這族里的待遇自也一般,甚至,沒有人愿意嫁給他,在這里的人,都認為彩色眼睛才是至高無上的存在,黑色的眼睛,都是普通人,根本就不配與彩色眼睛的人在一起。

    軒轅熠其實還挺感激這個身份的,如果說這人不是不受待見的黑色眼眸,他只怕還沒有那么容易蒙混過關的。

    在這里的人,高低貴賤分別得十分清楚,如軒轅熠現在的這一個身份,就是最低等的存在,如果他想要變成更高一等級的存在,必須要努力,必須要有大的貢獻,或者有其他位高權重之人的提拔。

    很明顯,他并不是一個會說話的人,自也不懂得討好,這就使得那些人可以肆無忌憚地指使他做事,而他為了在這里面生存下去,也不敢有半句怨言。

    可悲,可嘆,軒轅熠心道這個黑眼睛的人,其實只要強勢一些,即便有人還指使他,欺凌他,也不敢那么的肆無忌憚,至少,也還有一半的人不敢找麻煩。

    事實就是,他明明有神階的修為,連圣階修為的人都可以欺凌他。

    軒轅熠這一次進來是查證一些東西的,在查出來之前,他是不想離開的,這會兒,遇到那些曾欺凌過他的人,也只能強忍了。

    一次倒是沒有什么,多了兩次,他都忍不住懷疑自己是不是錯了,干嘛挑選了一個這么弱的?如果再來一次的話,他還會不會隨便借用一個身份?

    軒轅熠不想跟其他人發生沖突,不想讓其他人看出些什么,更不想有半點意外,故而,他盡可能地避開其他人,自己一個人去查看。

    這本來也是一件很好的事,一個極正確的選擇,然,真的做了,才發現,想象是一回事,現實又是另外一回事,并不是說想,就可以實現的。

    鳳靈玄在外面則是一直留意著軒轅熠的情況,她怕手中的傳送陣突然發熱,又期待軒轅熠早一些回來。

    真的是很矛盾呀!

    “站住!”軒轅熠走著,走著,突然被一聲厲喝給叫停了。

    軒轅熠回頭看過去,一個藍眼的少年,據說,是族中最是尊貴的存在,也是這里首領的親孫子。

    當然,這個少年也沒有少欺負黑眼人,軒轅熠特別不想理會這個藍眼少年,可是,想到現在頂著的身份,縱有千般不愿,他還是停了下來。

    “不知道少主有什么事?”軒轅熠忍著強行離開的沖動,詢問道。

    他模仿著黑眼人的語氣和態度,藍眼少年眼中一片不屑,卻是沒有半分懷疑。

    藍眼少年說“你去給本少主取一些吃食過來,本少要去那邊喂魚。”

    首領家的孩子,這藍眼少年是唯一一個整天不務正業,還特別受首領喜歡的人。

    在藍眼少年的話音落下以后,軒轅熠心里其實很不爽,但他沒有拒絕。

    軒轅熠所借的這個身份,也不是第一次去取吃食了,這一次,他自然也是相當的平靜。

    他循著記憶找過去,這里早就準備好了不少的吃食,反正是喂魚的,他也沒有動手腳,直接將東西帶著過去了。

    不過,軒轅熠在與少年接觸的時候,也會忍不住地想,如果將這個少年帶走,能不能讓這里的首領將叢林那邊的陣法給解開?

    想了想,他心下又搖了搖頭,與其靠這樣的威脅,不如自己想辦法去破陣,畢竟,即便他們威脅成功了,當陣法開的那一刻,他們也極有可能沒命了。

    軒轅熠的速度并不快,故而,回去的時候,藍眼少年已經等得很不耐煩了。

    “你去干什么去了?速度這么快?是不想在這里面呆了嗎?本少是讓你去拿,不是讓你去現做。”拿過食物,少年還在罵“真是沒用的東西,也不知道族里的人都留著你來做什么?”

    “說到無用,難道能比得過少主你?”軒轅熠反問。

    “什么?”藍眼少年震驚了,他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軒轅熠,問“你方才說什么?居然敢說本少的不是了?你的膽子還真是不小,就不怕本少直接下令滅了你?”

    “你就算下令滅了我,也改變不了你縱然身為少主,卻比我更加的廢物這樣的事實。”軒轅熠大膽地說。

    藍眼少年越發震驚了,他欺負了眼前的人多少年連他自己都不記得了,可這一次,卻是少年第一次反抗。

    真是有意思了,難道這家伙是想要用這樣的方式來吸引人的注意力?藍眼少年心想著,他一直都看不起黑眼人,可這一刻,他卻不得不對軒轅熠另眼相待。

    他一臉玩味地看著軒轅熠,道“本少若是記得不錯的話,你是很怕死的吧?”

    “是的。”軒轅熠承認得相當坦然,他說“我一直都怕死,但這不影響我討厭你,更不影響我看不起你。”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