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4564-39752475/

第443章 總算是聽話了
    第443章 總算是聽話了

    鳳靈玄的手段雷厲風行,速度又極快,不過短短時間,死在她手中的修者無數,當然,死在她手中的妖獸也不少。

    沒有人知道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明明就沒有讓人流血,卻是將人給弄死了。

    夜赫突然就像是打開了一個新世界的大門,或者說,他是這個時候才陡然間想起來,其實,他們之前錯了,想要不給妖獸增加血氣,不一定就非要留下所有的妖獸和人類,畢竟,有些人在不斷做死,若是他們不動手,也有妖獸動手。

    不管夜赫說了多少,哪怕有些修者有心留下來,那他也沒有辦法在那么多的妖獸圍攻下獨善其身。

    停止戰爭,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幸,鳳靈玄發現了一點,若是不讓人流血,或者她極時地封住血氣,便不會讓血氣流散出去,沒有更多的血氣流散出去,自然不會給那暗處的妖獸增漲修為的機會。

    夜赫在得知鳳靈玄所用的方法后,立刻沒有遲疑地照做。

    雖說他們一直在殺人,可是,那沖天的血氣明顯是少了一些。

    這個時候,他們發現又有不少的妖獸沖了出來,它全都無所畏懼,根本什么都沒有思考,只想著要殺人。

    軒轅熠尋機飛到鳳靈玄的面前。有些無奈地說“再這么下去可不是辦法呀。”

    鳳靈玄搖頭“我也沒辦法,除非可以找到暗處的妖獸,將其滅殺,否則,這場獸潮只怕是不會停止。”

    這一點,其實軒轅熠也想到了,他說“既然只有將暗處的妖獸找出來才行,那么,我們便去想辦法將妖獸給找出來吧。”

    戰場上一片混亂,軒轅熠試著查探了一下,希望可以辨別一下暗處的妖獸置身于何地。

    可是,他的靈魂力擴散出去,看到的也不過是更多人的死亡。

    鳳靈玄也將靈魂力擴散出去查看,看了好一會兒,方才發現,四面八方都有無數的血氣沖向一個地方。

    那個地方到底存在著一只什么樣的妖獸,他們完全沒有辦法看清。

    軒轅熠打算過去看個究竟,鳳靈玄毫不猶豫地要求隨行。

    只是,他們還沒有出去,便又有人急匆匆地趕來,目標明顯地夜赫,那人穿著玄天宗的衣服,滿身是血,完全看不清其容顏,他直接在夜赫面前跪下,道“夜前輩,現在很多城池都出現了妖獸,宗主讓屬下來告訴你,恐怕短時間內,這邊就只能靠你了,屬下會留下來協助你。”

    “每一城都是些什么人在駐守?”夜赫問得直白。

    那人搖頭“有些人,已經在獸潮發生了的第一時間帶著家人離開,而有些人卻還在想著怎么利用獸潮來達到自己的目的,總之,現在的人類,很多城池的修者,都是在找死找狀態,他們似乎完全意識不到危險正在降臨。”

    “危險都在眼前了,他們居然還有心思去想其他亂七八糟的,這樣的人,死在妖獸的手里也是活該。”鳳靈玄冷哼。

    “他們確實是活該,不過,死的人太多,對我們也不利,人類死得多了,勢必就會更弱一些。”夜赫道“除非可以平衡地減少。”

    鳳靈玄道“放心吧,我不只會讓他們平衡地減少,還會讓他們消失得無蹤無影。”

    這個時候的鳳靈玄滿身殺氣,一看就是怒到了極點。

    她本來也不想殺那么多的人,可是,那些人想死,她若是不成全了,那就有些太對不起人了。

    況且,她相信,只有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才有資格發號施令,只有讓其他的人意識到了不聽話的后果有多嚴重,才能夠讓他們真正地拋下腦子里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至少要暫時地拋開,共同對敵。

    不得不說,鳳靈玄的法子是奏效的,也真的只有殺了那些人,殺的人和妖獸多了,那些還活著的人才意識到了不對勁,他們即便是心里了不太愿意,也不得不聽令行事。

    原本是很混亂的,漸漸地也變得有序起來了。

    鳳靈玄一點都沒有客氣地下令讓人對付那些個妖獸,并且給出了大量的毒藥,在她看來,如果可以用毒藥來解決,那么,用毒無疑比動刀動槍要好。

    在這里還活著的人,很多不曾親自體會過鳳靈玄的毒,這一次才算是見識到了。

    他們用毒的時候,心里也是充滿了震驚,他們以前一直就聽說過鳳靈玄有多擅醫毒,卻是從來沒有見過,總覺得傳言中會有些夸大的成分,真的見識到了,才知道沒有。

    甚至,傳聞中的并沒有他們所見到的有用。

    鳳靈玄看那些人震驚的模樣,在與她再次相遇時,也明顯地乖順了不少,心下總算是稍微地松了一口氣。

    果然,一個人就是要有絕對的實力呀,如果沒有實力,誰都有資格將你不放在眼里,誰都能欺負,可若是實力達到了一定的程度,那么,不管心里是怎么樣的想法,至少,表面上,絕對沒有人敢再亂說一個不字。

    鳳靈玄以毒收服了不少人,軒轅熠亦以他的盅和自身修為收服了不少人。

    所有人都知道天祈大陸的域盅門,知道里面的人有多擅長盅術,對于軒轅熠,外界曾有傳言他會盅術,還不錯的樣子,但是,沒有人真的將他看在眼里,畢竟,有些印象已經是刻骨銘心,域盅門的盅術深入人心,沒有人會相信外面還有人可以比域盅門中的人盅術更好了。

    然而,這一次,軒轅熠以他的能力告訴了所有人。

    只是,大戰當前,沒有人有那么多的心思去說軒轅熠和鳳靈玄,他們都忙著對付妖獸。

    軒轅熠要親自去看暗處的妖獸,鳳靈玄隨行,夜赫則留下坐鎮指揮。

    在臨走前,他們教了夜赫如何去控制陣法,陣法的運轉需要大量的靈石,眼下,也沒有多少人敢再藏私。

    除了在大漠遺址中拆出來的陣法外,鳳靈玄和軒轅熠還布置了很多的陣法,他們想要的就是萬無一失,哪怕他們不在,也不能讓鄰城出事,不能讓夜赫他們出事。

    夜赫又何嘗不知道他們的心思?卻也只能一再地保證不會讓他們失望,會好好地守著鄰城。

    他們都很清楚,守好了鄰城,也算是守好了一些被鄰城護著的小城。

    只要鄰城不破,那么,其他的一些城池也就不會有大量的妖獸過去。

    看著鳳靈玄和軒轅熠漸漸遠去的身影,夜赫心里一陣感慨,這兩個人,自來到天祈大陸之后,一直在進步,且進步神速,再有一些時日,他就要及不上這兩人了,或許,現在他都打不過軒轅熠了,畢竟,他沒有軒轅熠那么多的手段。

    只是,暗處的妖獸也不知道是什么樣的情況,希望他們兩個可以安然無恙地回來。

    “靈玄、熠兒……”夜赫使出了全身的力氣,沖著兩人的背影喊道。

    鳳靈玄和軒轅熠同時頓住腳步,鳳靈玄回頭,夜赫道“你們兩個此去兇險萬分,你們要時刻記住,不管什么情況下,都要先自保,只有活著,才能做事,如果你們死在了妖獸的手里,那么,便是什么都沒有了,如果你們打不過,可以回來跟我們商議,我們可以一起商議。”

    “爹,你就放心吧,我和阿熠都是知道分寸的人。”鳳靈玄笑道“你也要好好地保重自己,我還希望回來跟你好好地吃一頓飯呢。”

    “我在這里等著你們回來。”夜赫道。

    軒轅熠保證“岳父放心,我會好好地護著靈玄,若然實在危險,我會帶著她撤退的。”

    他是想要提升實力,也想要將這一次的危機給解決了,但是,這不代表他就有必死的心,相反,他還沒有活夠,他還想要好好地活著呢。

    鳳靈玄也是一再地保證會活著回來,至于是不是安然無恙,她就有些不太敢保證了。

    軒轅熠也是挺無語的,他看著鳳靈玄,想了想,到口的話終究還是沒有說出來。

    鳳靈玄挑了挑眉,問“你這是在想什么?有什么想說的,只管說就是,我們之間,你還需要如此么?”

    軒轅熠道“我就是想要告訴你,不管什么情況下,我都會護你周全。”

    鳳靈玄點頭“這一點,我還是非常清楚的。”

    兩人同時笑了起來,不再說那些廢話,循著血氣飛往的方向而去。

    開始的時候,他們是很順利的,但是,沒有多久的功夫,他們就發現了一個問題,血氣不見了,或者說,血氣混亂了。

    原本以為血氣飛向哪里,暗處的妖獸就在哪里,且,他們一直都認為妖獸是一只。

    但現在看來,似乎并不是那么的簡單,他們相視一眼,皆在彼此眼中看到了震驚,以及疑惑。

    難道說他們一直都猜測錯誤了么?

    鳳靈玄以靈識去查探,結果,沒有看多遠,就好像被什么東西給狠狠地揍了一拳,她頓時頭疼起來,臉色更是在剎那間變得煞白。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