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533-38115790/

308:皇上見過這玉佩?
    葉冬陽心一顫,覺得害怕,卻又不想對著這人認錯求饒,垂在腿側的雙手攥得發白,一聲不吭。

    崇正帝雙眼微瞇,目光銳利的如同暗夜里的野獸。

    “你知道了?”

    葉冬陽依舊低著頭,干澀的開口,“知道什么?”

    崇正帝臉色緊繃,屬于帝王的威壓向她猛地襲來,讓她不由腿腳都有些發軟,身子也輕輕的顫抖了一下。

    是這輕輕一動,讓崇正帝注意到了她腰間的玉佩。

    他目光盯著那玉佩,慢慢的從座椅站了起來,然后走到她面前,指著那玉佩,“玉夫人給你的?”

    葉冬陽用手摸了下玉佩,才點頭道:“是。”

    “她可有對你說什么?”

    “她說……這玉佩能逢兇化吉,保佑我一生平安。”葉冬陽抬頭看著他,緩緩開口。

    崇正帝的記憶飄出好遠,當年這玉佩他讓人做了一對,他與玉夫人一人一塊,當做定情信物。

    可惜后來造化弄人,他并沒能信守諾言迎娶她進宮,她自己也不愿進宮受盡規矩。

    后來皇后生下溪兒時,看到他腰間的玉佩,不知有意還是無意,說孩子身子弱,需要龍氣庇佑,管他要了那玉佩。

    他的玉佩送給了自己的女兒,而她的玉佩也送給了另一個女兒……

    “怎么,皇見過這玉佩?”葉冬陽明知故問道。

    崇正帝拉回飄遠的神思,仿佛沒聽到她的話,看著她精致的五官,眼神分外復雜。

    他子女眾多,和子女的相處不似父子,更似君臣,他早已忘了有第一個孩子時那份為人父的喜悅。甚至,他其實早忘了他作為“父親”的這個身份了。

    對皇宮里長大的子女尚且如此,對著一個忽然冒出來的女兒他更沒有什么愛護和親近的心情了。

    只是看到她,總會讓他想起年輕時和她娘在一起的時光,那是他第一次對一個女人動心。那之后,再美的女人都沒讓他心里起過波瀾了。

    想起過往,他終究是對玉夫人存了一份愧疚。

    他無聲的嘆息一聲,對著門外道:“請太醫!”

    魏公公隔著門應了一聲。

    崇正帝回到先前的位子重新坐下,看著葉冬陽道:“坐吧!”

    葉冬陽走到貼著墻的一張空凳子坐下,心里有些忐忑,不明白他為何忽然讓人叫太醫。

    崇正帝又看起了奏章,認真專注,旁若無人一般。

    很快,魏公公便帶了太醫來。

    “皇,太醫到了!”

    崇正帝眼都沒抬,往葉冬陽的方向一指。

    魏公公心領神會,轉身示意太醫去給葉冬陽把脈。

    葉冬陽狐疑的看著崇正帝,沒有立刻伸手。

    太醫站在她面前,見她遲遲不伸手,詢問的看向魏公公。

    魏公公看著葉冬陽笑道:“世子妃,請您伸手!”

    這時,崇正帝也抬起眼皮,目光對葉冬陽看向他的視線,“怎么,怕朕害你?”

    葉冬陽嘴角輕輕勾了一下,心想你又不是沒害過。

    收回視線,抬起右胳膊舉到太醫面前,往拉了拉袖子。

    崇正帝微怔,這丫頭好大的膽子!

    先婚后愛之獨寵世子妃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