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257-38136909/

第2928章 服軟
    鮑勃氣的差點跳起來。

    但這時候,一直坐著靜靜聽著他們說話的老母親,用含糊不清的話說了句什么。

    這句話的大概意思是,她很不舒服,更不愿意聽到這么多人瞎說一氣。

    鮑勃是個孝子,聽母親這樣說,原本想發泄出來的怒氣也收了回去。

    他也想起來了,今天到這里來的目的是給自己的母親治療的。

    希望能通過羅子凌的治療,讓母親重新站起來。

    他到底是個經歷過很多事情的人,因此在短暫的沉默后,馬上就做出了選擇。

    他喝令凱威先出去。

    在凱威很不情愿地出去后,鮑勃再對羅子凌說道:“很抱歉,羅先生,我對凱威的冒犯表示歉意,再次真誠地向你道歉。”

    “凱威是你的兒子,已經成家了,對自己的言行都能負起責任,因此如果你認為是他做錯了事情,那道歉的應該是他自己,而不是你這個父親。”羅子凌依然說的很正色,“我一定要把今天的遭遇告訴我的粉絲,讓他們知道,我這個打敗了倭國和南韓國醫的人,在歐洲幫人治病的時候,遭遇了病人家屬什么樣的待遇。”

    羅子凌說著,伸出一個指頭:“這是第一次,從來沒有病人的家屬在治療的時候,以這樣的態度待我們!”

    德曼在和鮑勃交流了幾個眼神后,終于再次開口打圓場。

    “親愛的羅,其實一切都只是誤會。凱威對中醫不了解,而且性子比較沖動,因此就說了一些讓人生氣的話。你別介意,他并沒什么惡意。一切正像你說的那樣,無知者無畏。我們以為,這些年中醫的衰弱,是證明這種傳統醫學本來就不科學的證據。我們沒有詳細了解,所以才會導致誤解。”

    “現在我們親眼見到了你神奇的醫術,我們之前的看法被徹底否定。中醫是門非常神奇的科學技術,讓我們大開了眼界。我們相信,華夏傳統文化和傳統醫學,在你這樣年輕有為的人帶領下,一定會煥發出生機。我們相信,你一定會用自己神奇的醫術,折服更多的人。”

    “今天我和鮑勃都懷著很真誠的心,請求你的幫助的。希望你能幫鮑勃的母親治好她的病,鮑勃和我都會表示感謝的。你讓我們見證了華夏傳統醫學的奇跡,我們有義務,也有必要幫你宣傳這份奇跡,讓更多的人了解中醫,了解華夏傳統醫學。我想,這也是你希望的。中醫能被更多的人了解,被更多的人接受,才會有更多的人去研究,才能取得更多的成就,得到更多的支持,你說是嗎?”

    德曼說完這些話的時候,眼睛看向了鮑勃。

    鮑勃雖然有點不甘心,但還是很認真地點了點頭:“德曼先生說的是,既然你讓我們見證了華夏傳統醫學的神奇,而且讓我們受了益,那我們就有義務幫你們宣傳中醫,讓那些一直對華夏傳統醫學有誤解的歐洲人,也就是你們所說的西方人,拋卻成見,接受傳承了幾千年的華夏傳統醫學。我想,如果歐洲的醫學家愿意投入精力去研究,那華夏傳統醫學說不定能真正融入歐洲人的生活中。”

    頓了頓后,鮑勃再道:“前些年,因為醫學論證的原因,歐洲很多國家禁止了中醫中藥的傳播和推廣。我認為,這是非常錯誤的決定,這決定導致了很多需要中醫治療的歐洲人因此而喪失了機會。我和德曼,會盡最大努力,消除這些誤會,爭取讓中醫在歐洲獲得該有的地位,讓中醫中藥在歐洲發揮光大,造福更多的人。”

    鮑勃說著,向羅子凌伸出了手:“非常感謝羅先生的幫助,也希望羅先生能用你寬闊的胸懷,放下這段不愉快。我們都是朋友,朋友之間不應該介懷這些,對嗎?”

    德曼也馬上說道:“朋友之間應該相互幫助,我希望,我和鮑勃能在很多事情上幫助羅先生。”

    見鮑勃和德曼這般“真誠”,不但表示了歉意,而且還釋放了善良。

    還真不要說,鮑勃和德曼答應幫忙的事情,是羅子凌來歐洲之前,做夢都沒想到的事。

    羅子凌大概知道一些華夏傳統醫學在歐洲遭遇麻煩的事情,歐洲人對華夏的傳統醫學不友好哪!

    羅子凌也知道,鮑勃負責法蘭西的醫藥事務,雖然不是具體掌管,但話語權非常的大。

    如果鮑勃愿意幫忙,那華夏傳統醫藥在法蘭西重新獲得認可,重新得到官方的支持,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如果再有德曼這個重量級的商人幫助,那成功的可能性會更加的大。

    他并沒打算和鮑勃、德曼這兩個挺有份量的歐洲人弄僵關系,更沒想過一定要和凱威斗到底,讓鮑勃的兒子跪下認錯。剛剛他這么強硬,只不過是想讓一直高傲的歐洲人,見證一下華夏人的驕傲。

    在很多歐洲人眼里,華夏人都是沒有自信,把外國人看的很高的人。

    他們看不起華夏人,總覺得在華夏人面前高人一等。

    羅子凌討厭那些把外國人看成高等民族的國人,也厭惡那些輕看華夏人的歐洲人。

    因此,今天他就故意擺出傲慢的架勢。

    其實,對于羅子凌來說,傳統醫藥在歐洲能不能獲得認可,并不是很重要的事情。

    至少對現在的他來說,沒覺得這事情很重要。

    歐洲人不愿意接受華夏傳統醫藥,那是他們傻,又傻又蠢的歐洲人,以傲慢的姿態把一種非常有效的醫學手段拒絕在了自家大門以外,羅子凌覺得這些藍眼睛高鼻子的家伙真的可憐。

    他覺得,華夏傳統醫藥重新全面進入歐洲,得利的肯定是歐洲人,對于華夏人來說,只不過多了一個銷售渠道而已。即使沒有這個銷售渠道,大家也餓不死。

    鮑勃和德曼的慷慨大方,愿意幫助他實現這件事情,他并沒覺得這是莫多的榮幸,是件讓人非常激動非常開心的事情,因此沒有表現出鮑勃和德曼預期的那般激動。

    他只是輕描淡寫地回了句:“德曼先生說的不錯,朋友之間確實需要相互幫助。當然,朋友之間最不應該看到的,就是輕視和侮辱。我不希望以后再有這樣的情況出現,更不希望有人看輕我的醫術,侮辱我的人格。不然的話,我會憤起反擊。”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