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257-37934697/

第1228章 有點擔心
    晚飯非常豐盛,擺了滿滿一大桌的菜。請百度搜索(品*書*)進本站。

    凌明瑞也準備了好酒,十年陳的泰雕。

    十年陳的原釀酒,沒兌過其他東西的泰雕,也是極其珍貴,一般人根本得不到。

    這種酒的味道,自然不是剛剛釀出來的黃酒可以,口感是非常的好。

    當然,也是是凌明瑞待客之道的表現。

    拿出最好的茶、最好的酒招待羅連盛,不需要多說什么,光招待的檔次,能看出他的意思。

    席間,兩個老人都喝了不少酒,一杯接一杯喝個不停。

    謝恩華和凌若楠也不敢勸,任他們一邊吹牛一邊喝酒。

    因為身居高位,凌明瑞一向少言寡語,和家人一起的時候也是這樣。

    但今天,和羅連盛一起喝酒的時候,他的話很多。

    說了一通近段時間的事后,又扯起了以前的恩怨,還說了被羅連盛打的事情。

    席間說這些話,凌明瑞并沒有什么怨言,有的只是自嘲自嘆,及對當年事情的回味。

    “當年我爸,很敬佩你的為人,他曾說你是最他敬佩的人之一,其實我一直不服氣,”酒喝的有點多了后,凌明瑞有點控制不住自己,大著舌頭說道:“你不是一個江湖人士嗎?憑什么得到這么高的評價?不過,我現在倒是有點認可我爸的這種評價,你確實是個很厲害的人物,除了做官。”

    羅連盛也是沒什么顧忌,“其實,我活的你瀟灑,所以人看起來也你年輕。你得到了很多,位極人臣在很多人眼里是巨大的成功。但我活的自在,沒有什么羈絆,你看看,我現在是不是有點仙風道骨的味道?我覺得啊,我肯定你長壽,多活幾年,賺到了。”

    “爸,”凌若楠插了句嘴,笑著對羅連盛說道:“其實你和我爸,性格有點類似,雅趣很多,以后有空的話,經常一起聊聊天、喝喝茶。我爸啊,在家有點曲高和寡的感覺,沒有什么人能和他真正交流,這么多年,我從來沒看到過他這般興奮過。”

    凌明瑞打了個酒嗝,沖凌若楠擺了擺手,“羅老哥是閑云野鶴一樣的人,他的志趣在山野間,大城市可是留不住他。我才不信,他能在燕京呆幾個月。以后,想和他喝酒聊天,還是找不到人。”

    “說的也是,”羅連盛也沒否認凌明瑞的說法,“至少,想一起喝酒聊天,總是多了機會吧?”

    “那是,”凌明瑞點了點頭,又道:“羅老哥,哪天我陪你到我爸那里去一趟,他可經常叨念著你,想和你好好聊聊。”

    羅連盛笑笑,又呷了口酒,“其實,也想去看看他。”

    “他也想見見你,和你說說話,”凌明瑞指著羅子凌說道:“你孫兒的醫術,已經得你真傳,我想,你也是這樣認為吧?至少,我們都不懷疑他的醫術你差了。他不要求你親自幫他治病,只是想和你說說話,吩咐點什么吧!”

    羅連盛聽了后,頓時得意:“你外孫聰明著呢,什么東西一學會,我們羅家和你們凌家的優秀基因,全都遺傳到他那兒去了。”

    “哈哈哈!”凌明瑞也跟著笑了起來,看向羅子凌的眼神也多了點慈愛。

    最高興的還是凌若楠,平時很少喝酒的她,也主動陪兩位老人喝了幾杯。

    謝恩華也很開心,跟著喝了幾杯酒。

    最終,除了羅子凌外,其他幾個人,都喝的暈頭暈腦了。

    凌明瑞十幾年來第一次喝醉,在凌若楠的攙扶下,進臥室睡覺去了。

    從來沒喝醉的羅連盛,在喝了至少三斤黃酒后,人也有點昏沉沉,最終還是羅子凌扶著他車。

    在告辭離開,回別墅的路,凌若楠很開心地握著羅子凌的手,“凌兒,你爺爺和你外公能消除前嫌,媽真是高興。你外公陪你爺爺去太姥爺那里的時候,你也一起去吧,陪他們一起說說話。”

    “嗯,”羅子凌也握緊了凌若楠的手,“到時我一定陪他們去。”

    “我也去!”

    “我今天還忘記了說一件事情,”羅子凌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有瞇懊喪地拍了拍腦袋,“我應該和他們說說為你和爸操辦婚禮的事情。雖然我已經這么大了,但你們的婚禮還是要舉辦一下。”

    凌若楠臉頓時露出了羞澀的樣子,不好意思地搖了搖頭,“算了,不打算這個了。”

    “你們別操心了,到時我來操持這事行了。”羅子凌笑道:“一定給你們補一個很高規模的婚禮。”

    “要被人笑話的!”

    “怎么可能?”羅子凌搖搖頭,“到時,你們的婚禮一定是燕京的頭條新聞,會震驚整個燕京。”

    凌若楠心里其實樂開了花,但嘴卻依然表現的不好意思。

    “下次再和外公、爺爺一起的時候,我說說這事,讓他們有個數。”

    “到時再說吧!”凌若楠變得像小姑娘一樣羞澀了。

    車隊抵達凌若楠所住別墅在小區門口的時候,羅子凌看到了楊青吟的車子停在那里。

    看到凌若楠的車隊駛過來,楊青吟和葉小麗都從車里下來。

    看到這情況,羅子凌趕緊讓司機停車。

    羅子凌推開車門下了車,走向楊青吟,笑道:“你們怎么在這里?”

    “給你發消息你沒回,打你電話又關機了,猜著肯定是手機沒電了,”楊青吟略帶嗔怪地說道:“所以,我只能在這里等了。”

    羅子凌將爺爺來燕京的消息告訴了楊青吟,楊青吟說起過來看看爺爺。但在聽到羅子凌說,羅連盛要去凌明瑞那里吃晚飯后,她改口說,那等羅連盛空了再過來看。

    羅子凌沒想到,晚楊青吟還是想過來看看羅連盛,而且還在這里等,頓時有點感動。

    他打開車門,和凌若楠、羅連盛說了一下后,和楊青吟一起,坐進了葉小麗所駕駛的那輛車子,一起進了小區。

    羅連盛今天喝的有點過了,但他酒量很好,又服了解酒的藥,因此到家后,也無礙。

    看到楊青吟在路等他們,特意過來看望他,他還是挺意外。

    不過他也感覺出了另外一點,那是,楊青吟這個女娃子,挺有心機。

    他有點擔心起羅子凌來了。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