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256-38136906/

第2152章:寵人這種事情呢,還是交給我
    夏初初一聽,一時間,感覺自己就被厲衍瑾這么的說服了。

    “好像也是哦……”她說,“總得有一個人,要來唱白臉,有一個人,要唱黑臉。”

    “是的。”厲衍瑾回答,“你明白就好。”

    “哎……”夏初初忽然想起什么,反應過來,“不對啊。怎么回事啊!”

    “什么?”

    “好端端的,怎么我們就明確分工了?我為什么要來當嚴母啊?”夏初初說,“我也想當慈母啊!讓夏天更喜歡我,更黏我啊!”

    厲衍瑾低笑:“寵人這種事情呢,初初,還是交給我來做吧。”

    夏天也好。

    夏初初也罷。

    他都寵著。

    寵得無法無天,他就心滿意足了。

    這是他的全世界,他慣著,怎么了?

    夏初初一聽,倒是也無法反駁。

    她撇撇嘴:“是,就你有理由,什么都是你有理。你最棒,你說的最對。”

    厲衍瑾反問:“難道不對嗎?”

    夏初初朝他翻了一個白眼。

    夏天看了看爸爸,又看了看媽咪,然后說道:“我也很愛很很愛媽咪啊。我愛媽咪,和愛爸爸,是一樣一樣多的!”

    “看看。”厲衍瑾說道,“你又把夏天給嚇到了。”

    夏初初抬手就打他。

    她現在怎么覺得……厲衍瑾這么的欠揍呢?

    夏天笑嘻嘻的說道:“媽咪,你告訴我,女孩子,不可以粗魯哦,你你怎么可打爸爸?”

    “因為他欠扁!”

    厲衍瑾笑著,一只手抱著夏天,一只手抱著夏初初。

    客廳里,其樂融融。

    ………

    年華別墅。

    厲衍瑾和夏初初。現在,是差不多修成正果了。

    可是,慕遲曜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卻迎來了新的煩惱。

    這是讓他措手不及的。

    本來今天晚上,他還有公司的事情,要處理的,但是想了想,慕遲曜推給了厲衍瑾。

    他就坐在客廳里,陪著兩個孩子玩耍。

    慕以言沉迷于各種模型玩具,一個人,可以默不作聲的坐在沙發上,玩上大半天。

    慕念安也很乖巧,看著動畫片,抱著洋娃娃,也不鬧。

    慕遲曜就看著兩個孩子。

    但是,他卻是想著……言安希的事情。

    什么時候,她才能恢復正常?

    再這樣下去,別說享受了,慕遲曜想,他都快要瘋了。

    言安希就不適合,走這樣賢妻良母的路子啊。

    不說言安希,夏初初也好,慕瑤也罷,都不合適啊。

    “老公!”

    言安希從廚房里走出來,手里不知道端著一碗什么東西,歡天喜地的,朝他走了過來。

    慕遲曜應道:“嗯,在的。”

    他都不敢有太多的話。

    也不知道,言安希到底又折騰出了什么新的花樣。

    “我剛剛,在廚房里,做了一個新的甜品。”言安希說,“你試試。”

    “甜品?”

    大晚上的,吃甜品?

    “對啊。”言安希點點頭,“怎么了,你不喜歡吃嗎?”

    “……還好。”

    言安希見他這個樣子,說道:“好吧,既然你不喜歡吃,也沒有關系。你想吃什么,我再去做。”

    “不用了。”慕遲曜連忙制止,“這個就可以,你不用再去忙碌了。”

    “怎么會呢,為你做吃的東西,是我做快樂的事情啊!”

    慕遲曜看了她手里的東西一眼:“這是……什么甜品?”

    “算不是甜品的甜品。”言安希說,“就是牛奶醪糟加雞蛋,很補,又很好吃的。”

    “醪糟?”

    “對,就是俗稱的甜酒。”言安希回答,“上次我和初初在一家小店里吃過,我就念念不忘。”

    慕遲曜伸出手接過:“嗯,我嘗嘗。”

    “不不不。”言安希連忙搶過來,“怎么能讓你動手呢?我喂你就好了,你只管張嘴就可以。”

    慕遲曜:“……”

    言安希舀起一勺,還特意的吹了吹,確定不燙了,溫度剛剛好了,才遞到慕遲曜的嘴邊。

    “你試試。”她說,“真的很好吃的。”

    慕遲曜張嘴。

    甜膩。

    這是他對這個什么醪糟牛奶的……第一感覺。

    真的是又甜又膩,是慕遲曜最不喜歡吃的口味。

    但是,他還是帶著微微的笑意,點點頭:“嗯,不錯。我以前,還從來沒有喝過這種。”

    “是吧是吧?”言安希說,“我也覺得好吃。既然這樣的話,那我以后,經常做給你吃,好不好啊?”

    經常做?

    慕遲曜心里咯噔了一下。

    但是他表面上,還是不動聲色的。

    “不用了。”他說,“嘗嘗鮮,嘗個味道就好了,不用這樣的。”

    “為什么啊?”言安希看著她,“老公,你是不是……在騙我啊?”

    “嗯?”

    “你其實根本不喜歡吃,對不對?”言安希問,“你剛剛說的話,其實,都是在安慰我,對不對?”

    “額……”

    “你不要安慰我了。你要跟我說實話啊!”

    慕遲曜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該說,還是不該說。

    言安希看著他:“你不誠實的表達你的喜好的話,那,我怎么知道,什么是你愛吃的,什么,是你不愛吃的呢?”

    慕遲曜想了又想,慎重的給出了一個答案——

    “你做的,我都愛吃。”

    “不,我不要這樣的答案。”言安希說,“你就告訴我,這個醪糟牛奶雞蛋,你覺得好喝嗎?”

    “……嗯,有點甜。”

    慕遲曜遲疑了一下,還是委婉的表達了一下。

    言安希和他夫妻多年,自然也比較熟悉他的脾性了。

    她一下子就領悟了。

    而且,她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一拍大腿:“哎呀!”

    慕遲曜都被她給嚇了一跳:“怎么了?”

    “我這腦子,怎么不記事呢?”言安希說,“我怎么可以忘記,你最不喜歡吃的,就是甜食呢?”

    “沒事……”

    言安希說道:“不行,我怎么可以犯錯,而且還是這么低級的錯誤。”

    慕遲曜看著她:“你……你還想干什么?”

    “我知道了。”言安希一臉認真的說,“你喜歡喝咖啡,對不對?”

    “你……”

    “我去給你磨一杯咖啡,手磨咖啡。”言安希說,“你等著,我一定會讓你滿意的。”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