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2969-43052819/

第四百七十二章 可憐的梁丘宏
    至于生死之戰,周揚倒沒有刻意為之,但他不找事,事卻總是找他,所以一直以來,生死之戰自然不在少數。

    有了這兩種方法,周揚便可放心大膽的去服用各類丹藥和靈草了。

    葉下珠不能連續服用,至少要間隔兩天。因為它的藥力非常霸道,吸收起來很困難,連續服用會產生排斥。

    將第四枚葉下珠的藥力全部吸收后,周揚只調息了一個時辰,便開始服用褐幽丹補充法力。

    法力充滿后,他又服下了一枚星月丹,如此交錯服用,倒也沒有發生排斥現象,更沒有發生先前那種丹藥混用的惡果。

    但凡連續服用一種丹藥,越往后藥效越差。

    待第四枚葉下珠的藥力完全吸收之后,周揚只打通了五道天穴,比最開始少了好幾道。

    第二枚星月丹服下后,藥效退步的更加明顯。

    當時服下第一枚后,周揚的身法速度整整提高了一倍,而現在只提升了不足三分之二。

    即便如此,這個提升速度也是駭人聽聞的了。

    之后幾天,他將余下的最后兩枚葉下珠煉化之后,又打通了九道天穴。

    至此,周揚的天穴已達到一百二十六道,體內那幅中級循環圖又增大了不少,吸納天地元氣和靈氣的速度大大提升。

    一切準備停當,他開始實施突破。

    沖擊瓶頸,對于大多數人來說都是一道坎,除了需要領悟和機緣外,都得經過莫大的痛苦甚至生死危險。

    然而只是沖擊這樣一個小層次,周揚卻根本不在話下,他的修為早就積累夠了,而且有了之前強大天穴的鋪墊,再加上超強的悟性,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數個時辰過后,他順利突破了天元六重境界,達到了天元中期的頂峰。

    在破境的同時,又有兩道天穴被打通,天級循環圖上的亮點已達一百二十八個。

    周揚的體質強大,比旁人打通天穴要困難的多,他資質雖然超強,但突破一個小層次,也只能打通一兩道而已。不過一旦打通,威力自然也要比別人強的多。

    就以服用葉下珠為例,崔凱煉化一枚可打通十二道天穴,而他最多的時候也只能打通八道,整整差了三分之一。

    也就是說,每打通一道天穴,他至少要比旁人多耗費三分之一的功力。

    但凡事物都有兩面性,他每打通一道天穴獲得到的好處,可不是多三分之一那么簡單,尤其是通過破境而打通的天穴,好處更大。

    九天的時間,周揚還煉化了五枚星月丹,每煉化一枚,他都要外出測試一番。

    此時再施展追風七步術,快的肉眼都難以查覺,形同鬼魅,一閃即逝,邁步便是百丈距離。而天元巔峰中的最強者,也不過是七八十丈罷了。

    如此看來,他的身法速度已快的不可思議,直追假丹高手。

    修為提升,他的神識也增強了不少,探查距離已達二百余里。

    以他目前的修為和速度,完全可以和天元巔峰高手周旋。若是發揮出全部實力,應該可堪一戰,絕不會如之前般,見到天元巔峰高手便望風而逃。

    可以說,這九天的時間,他收獲巨大,實力撥高了一大截。

    “唉,也不知崔凱現下如何了,希望這小子能平安回到隨靈城。”自己的實力有了很大提高,他卻又擔心起崔凱來,而且聯想到席丹謹三人,他一陣煩悶,便起身出了裂縫。

    此時未到正午,外邊居然下起了毛毛細雨。

    那些妖獸還在盡職盡責的充當著守衛,見周揚出來,一個個都低下了頭顱,以示臣服。

    “嗯,差點把它給忘了!”周揚急忙將星羅獸喚出,將它的身體查看了一番。

    此時的星羅獸,比九天前狀態要好了許多,外傷已然痊愈,淡藍色的毛發很光滑,長長的獸爪鋒利如刀,戰力恢復了不少。

    在閉關時,周揚曾丟了幾枚補神丹給它,看此時的狀態,它的神臺之傷應該好的差不多了,其綜合實力,差不多能達到全盛時的七八成,硬抗一名假丹高手已不成問題。

    有了星羅獸的幫助,再加上自己實力大漲,想必解救行動的成功率又提高了幾分,周揚不禁望了望二號大營的方向。

    “嗯?”他剛想將星羅獸收進靈獸袋,卻突然轉頭望去。

    在百里之外出現了一道狼狽的身影,那道身影在雨中狂奔,身后似乎還有妖獸緊追不舍。

    “梁丘宏!他沒走?”周揚一愣,他還以為這家伙回了隨靈城呢,怎么又跑回來了,還弄的這么狼狽?

    見其臉色蒼白的樣子,定是法力流失過度,甚至本命真元都已耗損不少,看樣子已然堅持不了多久了,眼看便要被那頭犀牛給追上。

    倒霉的梁丘宏被追了整整十天,若非他有大量的丹藥支撐,早已成了那些望月之犀的口中之食。

    十天里,他一直在山中沒命的奔逃,一向自詡非常熟悉地形的他,也早已迷路了,不知跑了多少里,兜了多少圈子。

    如今丹藥也用完了,便是儲物袋里的各種靈草靈藥,也被他吃的精光,已徹底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這些該死的畜生,難道你們不他媽的累嗎?為了區區一頭小牛崽,值得嗎?”陷入絕望之中的梁丘宏不住的咒罵,突然一口鮮血噴出,腳下一軟,栽倒在地。

    那頭五級中階的望月犀也在喘著粗氣,眼見這個可惡的人類栽倒,立時四蹄翻飛,向前猛沖了過來。

    “想我堂堂的梁丘家族大公子,居然會死在一頭畜生手里,不甘心呢,我不甘心!”

    梁丘宏自知難逃一死,便準備自爆肉身,與那頭畜生同歸于盡。

    但他的法力早已枯竭,根本沒有力氣自爆。

    就在此時,他的眼前突然一花,似乎是一道影子掠過,快的不可思議,而后便聽見轟的一聲,隨之傳來犀牛的怒吼聲。

    梁丘宏用盡最后一點力氣扭頭望去,只看到那頭望月犀被一股大力轟退了數丈,而擊退犀牛的人影很熟悉,不過還沒來的及細想,便人事不醒了。

    周揚一掌擊退了望月之犀,心中也是暗暗震驚,他的一掌用上了十成力道,龍形虛影都清晰了很多,足有五萬斤的力量,但也只是將那頭犀牛給擊退而已,足見望月之犀的剽悍。

    那頭犀牛被掌力震退,待穩住了身形后,仰天怒吼一聲便再次沖了過來。

    周揚施展玄空掌法,雙掌連續拍出,一道道龍形虛形撞擊在犀牛身上,又將其撞飛了出去,直接滾落在泥水之中。

    犀牛氣極,爬起來后挺著獨角又撞了過來。

    周揚如法炮制,再用掌力將其擊倒,如此反復多次。

    周揚也不變招,他誠心修煉玄空掌,每打出一掌,便體會一次掌力的變化,再和法訣一一對照,以便查漏補缺,逐步完善。

    這頭犀牛果然犟的很,一次次的爬起,一次次的沖擊,再一次次的被打倒,直到用盡了力氣。

    數百次的全力出掌,周揚也累的夠嗆,額頭上滿是汗水,見那大家伙喘著粗氣倒地不起,他這才有功夫抹了一把汗。

    隨后,他走到昏迷的梁丘宏身旁,往他嘴里塞了兩枚補氣丹,便不在理會。

    稍稍調息片刻,周揚抬手打出兩道靈光,但只是噗噗兩聲,擊在犀牛的皮甲上,僅僅濺起了兩片泥漿而已。

    犀牛眼中兇光一閃,奮力起身,準備發動攻擊,但它早已脫力,抬了抬頭,最后又軟軟的垂了下去。

    它可沒有丹藥服用,卻整整追了梁丘宏十天,又被周揚拍了數百掌,早已沒了半點力氣。

    周揚又取出一件極品法器,猛擊皮甲,也僅是留下淺淺的一點痕跡,根本沒有傷到犀牛。

    周揚不信邪,再次取出赤神,一道劍光斬在犀牛的背部皮甲上,這次倒有些效果,皮甲被劃開了一個小口,但并沒有見血。

    “果然堅硬如鐵,甚至比鐵石還要硬,不錯,不錯!”周揚很滿意,指訣變幻間,一道道法訣打在了犀牛身上,引起它的陣陣顫抖。

    犀牛眼神中的兇光慢慢退去,最后露出恭順的表情。

    周揚丟給了他幾枚褐幽丹,又從須臾寶盒中取出新鮮的妖獸尸體,也扔在了它的面前。

    尋常的犀牛應該是草食性妖獸,但這種皮甲異常堅硬的望月之犀,那可是要吃肉的。

    周揚也吞了幾枚丹藥,就地恢復起來。

    此時,毛毛細雨變成了小雨,但一滴也沒落在周揚身上,他的體表形成了一道法力屏障,將雨水都擋在外面。

    滴水不落,片葉不沾。

    一個時辰過后,遠處又傳來一陣牛吼之聲,正在大口咀嚼的望月犀停止了動作,也仰頭回應起來。

    “他居然還有同伴?”周揚眼前便是一亮。

    時間不長,視線中便出現了三頭稍小一些的望月之犀。

    周揚看了看昏迷的梁丘宏,又望了望三頭步履不穩,疲憊之極的犀牛,面現古怪之色。

    可憐的梁丘公子,究竟被它們追了多長時間,居然把這幾頭幼年的犀牛,生生累成這個衰樣?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