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908-39138297/

第一七三零章 血銹之戰
    天公看著祖神王的尸體,心中有一些悲傷無以言表,他原本以為自己會大哭,會落淚,但是現在他的心境太高了,只是感覺到悲傷。

    他距離太易所說的成道越來越近了,但是道境的提升,卻也讓他漸漸地失去了一些基礎情感。

    天公真身還在不斷化作天道星光流到他的身體里,讓他的修為實力越來越高,他已經擺脫了古神天公的束縛,但是天道的道境,以及天心,何嘗不是另一種束縛?

    當太古時代的人們抬頭仰望星空時,天便誕生了。

    所以天心便是人心,是眾生之心。

    天公跳出了天道,但是擁有了天心,這天心會約束著他,讓他依照天心行事。

    成道,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但也不會很差。

    他的言行舉止,都不會逾越天道,他也不會僅限于天道,他還可以參悟其他大道,提升自己。

    他默坐下來,靜靜參悟,提升自我,試圖突破最后的關隘。

    另一邊,天庭大軍已經被趕出了元界,一路丟盔棄甲,折兵損將,路途中,天庭將士也曾經試圖再度站穩陣腳,建立營地與延康的追兵對壘,但是延康追兵根本沒有給他們這個機會。

    前去阻敵的天庭軍隊,往往還未來得及布陣,便被幽天尊從幽都偷襲,接著便是延康大軍掩殺過來,直接變成了摧枯拉朽的圍剿戰。

    與此同時,延康的軍隊越來越多,赤明二帝趕來,元界其他諸天的援軍蜂擁而至,聯軍數量一日比一日多。

    而天庭前往其他諸天,洗劫其他諸天的軍隊,也遭到了激烈抵抗,血戰連天,終于逃脫回來。

    在他們逃亡之時,一個個諸天宣布起義,反抗天庭暴政。

    靈毓秀在戰爭前夕與各大諸天建立靈能對遷橋,互通往來,這些靈能對遷橋的作用便凸顯出來。

    正是有了這些靈能對遷橋,天庭在幽都、玄都戰敗的消息才能這么快傳遍諸天萬界,也是因為有了靈能對遷橋,各大諸天的主宰才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來到元界,圍攻天庭。

    昊天帝、帝后娘娘組織了數次反擊,試圖借他們兩位成道者之威,獵殺敵軍的高層,然而虛生花、月天尊和玄武二帝、閬涴等人的到來,鎮守西土的岳亭歌也率領西土軍隊擋住他們的退路,從后方來攻,讓他們不得不再度含恨退走。

    延康而今在天尊級的戰力上,已經超越了天庭,再加上太初戰死,祖神王敗亡,天庭真可謂大勢已去。

    天庭全面撤離元界,在星空中長途跋涉,向祖庭而去,路途中各大諸天揭竿而起,紛紛從星空中進軍,征討天庭余部。

    這條道路,可謂是血染的道路。

    他們一路逃亡廝殺,來到當年剿滅造物主的戰場,血銹地帶,卻遇到了一場變故。

    造物主僅存的神王叔鈞,站在血銹地帶的中心,感慨萬千,一百多萬年以前,他便是在這里率領造物主與古神天帝太初為首的古神和半神決戰。

    那是有史以來規模最為宏大的一戰,之后的一百多萬年沒有哪場戰役能夠與之比肩,只有近年的元界之戰才在規模上超越了血銹戰役!

    那一戰,他這個太古神王一敗涂地!

    從祖庭中走出來造物主種族被葬送得一干二凈,半點不存,即便是他這位神王,也僅剩下一點意識藏在太初原石的殘片之中!

    后來他被魏隨風尋到,魏隨風把原石藏了起來,輾轉交給秦牧,這才獲得新生。

    經歷那場戰役,造物主種族僅剩下事前便躲藏在太虛之地中的余部,也就是閬涴那一支。

    “當年,我決策失誤,葬送了造物主的時代,造物主種族,幾乎因我而亡。”

    叔鈞經過一座又一座祭壇,那些染血的祭壇,曾經是這個宇宙的文明的起源,造物主是不可能回到過去的榮光之中了,只能融入到而今的時代。

    “但是造物主還是可以在這個新時代中大放異彩!”

    叔鈞躬身下拜,三垣上識爆發,聲音鏗鏘有力,充滿了澎湃磅礴的激情:“為了后世的造物主,我的同胞們啊,請隨著我這個曾經戰敗的領袖,再度覺醒,與天庭一戰!”

    天庭大軍已經來到血銹地帶,這片壯闊的星際廢墟之中,突然滾滾的神識爆發,席卷血銹地帶!

    嗡嗡嗡——

    三垣上識激發了這片狹長的廢墟中的所有祭壇,一座座祭壇上空,各種古神異象浮現,叔鈞沖在最前面,那些太古造物主們死后的神識凝聚而成的古神異象跟在他的身后,殺向天庭大軍!

    天庭各軍將士奮力廝殺,沖向前去,終于在延康軍隊到來之前,沖出血銹地帶,然而死傷慘重,留下了無數神魔尸體。

    血銹地帶黯淡下來,一座座古老的祭壇被摧毀,遺跡再也不復見往日壯觀的景象。

    閬涴見到叔鈞時,他正跪在破碎的造物主尸骨前。

    閬涴上前,看著這個埋葬了一個時代的男人,過了片刻,徐徐道:“神王,罪不在你,換做任何一人,那一戰都會輸掉。”

    她曾經責備過叔鈞,但是后來了解到血銹戰役的前因后果,心中的恨便消散了。

    叔鈞搖搖晃晃站起身來,抹去臉上的血淚,搖頭道:“我已經不是造物主的神王了,我現在是人族,你才是造物主的神王。造物主一族,也只剩下幾百人了。閬涴,我造物主一族繁衍能力差,為了造物主一族的繁衍,你需要擔負起責任,你需要尋到那個最為強大的男人,用他的血脈改良造物主的血統。”

    閬涴目光閃動,沒有說話,率領殘存的造物主繼續追殺天庭大軍。

    江白圭走來,經過叔鈞身邊,淡淡道:“將來牧天尊不會留在權力中心,就算閬涴借牧天尊改變造物主血統,造物主也不會因此成為統治者。”

    他瞥了叔鈞一眼:“延康,不需要新的十天尊。”

    叔鈞嘿嘿一笑,吊兒郎當的加入他的軍隊,道:“江圣王,你是圣人,但你師兄不是。閬涴出手,絕無失敗的可能。沒有哪個男人能夠抵抗得了她的誘惑!幾百個造物主,隨時都有種族滅亡的可能,想要繁衍生存,便必須要改變血統,不是為了求權利和權力,而是生存!”

    江白圭想了想,幾百位造物主,的確已經近乎滅絕,倘若繁衍能力再差了點,基本上便已經可以被歸入滅絕的種族門類了。

    “不要鬧得太大。”

    江白圭道:“有些人發起火來,造物主一族可能會真的滅絕。”

    叔鈞笑道:“放心。閬涴自有分寸。話說,你們軍中有藥師嗎?我受傷了……”

    延康,秦牧傷勢好了一兩分,終于拔掉了戮道神釘,能夠下床走動。

    這幾個月,靈毓秀一直照顧著他,唯恐他四處亂跑。

    天空中還有極光在動蕩,飄來蕩去,顯然是太始與兩位太極古神之戰還是沒有結束。

    靈毓秀抬頭張望,不解道:“太始打太極,便這么難打?”

    秦牧身軀搖搖晃晃,還是無法站穩,靈毓秀急忙扶住他。

    秦牧喘了口粗氣,笑道:“打太極的話,的確難打,難免使不上力。由他去,兩位太極古神已經難成大患,現在最關鍵的反倒是昊天尊留下的血祭祭壇,是否被尋出來了。”

    “藍御田已經在四處尋找,應該有消息了。”

    靈毓秀安慰道:“你不用太擔心,藍御田神通廣大,本事非凡,若是尋到那些血祭祭壇,肯定能夠破壞掉。”

    秦牧搖頭:“我擔心的是,血祭開始了這么久,彌羅宮的成道者多半會降臨了。以他的實力,還對付不了來自彌羅宮的成道者。即便是加上已經成道的商君,也絕不可能與彌羅宮的成道者抗衡!”

    他吐出一口濁氣,抬頭仰望星空,過了片刻,道:“我還是需要去一趟終極虛空,去見大公子,無論如何也要讓他把太易釋放出來!而今昊天尊還不知道,祖庭已經失陷,他的天庭已經易主,被史前偷渡者占據。”

    他推開靈毓秀的手,努力走了幾步,卻險些跌倒。

    靈毓秀上前攙住他,秦牧喘了口粗氣,道:“江師弟只需要將昊天帝趕到祖庭,雙方便會自相殘殺,天庭便會徹底湮滅。或許昊天尊和帝后會存活下來,但已經不足為慮。不過,我更擔心的是他們會狼狽為奸,以昊天尊現在的心性,很有可能會這么做。到那時,我們需要面對的便是史前偷渡者和彌羅宮的成道者了!我們所要面對的壓力,只會比以前更大!”

    “只有去終極虛空見彌羅宮大公子,釋放太易,祖庭之戰才有轉機!”

    靈毓秀搖頭道:“你傷勢未愈,哪里能夠上終極虛空?還是安安靜靜養傷,不要四處亂跑了。何況,天庭大軍回到祖庭,也需要十多年的時間。”

    秦牧想了想,點了點頭,返回房中默默用功。

    他再度入夢,一重重夢境散發開來,許許多多小巧秦牧在夢境中鉆研道傷中的道紋變化,參悟其中的奧妙。

    一年又一年過去,六年之后,秦牧身上的傷口漸漸縮小,雖然氣色還有些不足,身體依舊有些虛弱,但已經沒有大礙。

    這一日,秦牧整理行裝,登上渡世金船,笑道:“現在,可以二顧茅廬了!”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