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908-38904427/

第一七一七章 亦正亦邪真名士
    虛生花又把戮道神釘插滿秦牧全身,秦牧傷口不再流血,稍微舒服了一些。

    戮道神釘是葬道神棺的一部分,葬道神棺的主要作用是限制被鎮壓者的力量,讓其無法從棺槨中逃脫。

    而戮道神釘插入他的傷口,第一個鎮壓的便是他傷口中的道傷。

    三公子以無雙神通,在他身上留下了五十個傷口,道傷極為奇特,難以治愈,正是因為有了這些戮道神釘,秦牧才會這么早的蘇醒過來。

    虛生花也是看出這一點,所以才會建議秦牧用釘子封住傷口。

    “給你釘釘子的人,釘的地方完全不對。”

    虛生花細細觀察一根戮道神釘,道:“倘若換做是我,一定會避開這些傷口。古怪,誰會這么幫你?”

    秦牧也不知道這里面的緣由,思索道:“大概是那人雖然身在天庭,但心向延康,是難得的義士。”

    “應該如此。”

    虛生花點頭,道:“對于祖庭,你有何打算?”

    秦牧皺眉,他現在雖然其他傷勢沒有了,但傷勢還是極重,短時間難以復原,須得慢慢的參悟道傷中蘊藏的道法神通,揣摩出其中的奧妙,才能破解。

    而這需要時間。

    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應對祖庭的劇變。

    祖庭的劇變完全是彌羅宮的靈官弄出來的,目的便是為了放出那些被困在世界樹根須下無法脫身的史前強者,制造混亂。

    這些史前強者殺生越多,血祭越強,最終會使彌羅宮降臨到這個宇宙!

    偷渡者為了爭奪權力,肯定會對諸天萬界下手,必然會引發三公子的血祭,而他們之中倘若有人成道,烙印終極虛空,也必然會引起這個宇宙的加速破滅!

    因此,還是必須要除掉這些史前強者。

    然而除掉他們也并不容易,適才虛生花說,已經有史前成道者從世界樹根須偷渡過來,打算攻克天庭。

    現在的延康,應付天庭的進攻尚且艱難無比,根本沒有余力去對付那些偷渡者。

    “先回延康再說。”

    虛生花又把秦牧搬起來,放進棺材里,秦牧還待掙扎,虛生花道:“這口棺材是為你量身打造,可以鎮住你的道傷,比棺材釘還要有效,你留在里面便可以慢慢參悟如何破解道傷。”

    秦牧連忙道:“不可把棺材釘死!”

    “放心,只是虛掩。”

    虛生花蓋上棺材蓋,留出一條縫,托起這口葬道神棺趕路,道:“秦教主,虛空中與太初和帝后娘娘交鋒的是什么人?手段很厲害,而且也很聰明,借助終極虛空來限制帝后娘娘的實力。”

    “那是商君。”

    秦牧道:“我現在傷勢重,看不到終極虛空,商君獨自應戰太初與帝后兩人,戰況如何?”

    “適才還在爭斗,不過看到我將你從棺材里救出,你蘇醒過來,太初和帝后便走了。”

    虛生花道:“那位商君,此刻在我的影子里。”

    秦牧哈哈大笑,突然觸動了傷勢,咳嗽連連,道:“我威風還在,驚走了太初和帝后。”

    虛生花側頭想了想,道:“應該是看到我來了,他們才退走的。你現在沒有幾分戰力。”

    秦牧哼了一聲。

    太初驚疑不定,適才虛生花直接打開葬道神棺,著實鎮住了他,讓他不得不退走。

    原本在終極虛空中對決商君,他便有些心理陰影。

    商君是個極為可怕的人,上次一戰,他便是傷在商君的手中,若非商君不懂太初之道,他便在劫難逃。

    而這一次,商君還是選擇在終極虛空中迎戰他與帝后娘娘兩大成道高手,也是打得他心驚肉跳。

    要知道,二公子的分身便是死在終極虛空一戰之中,被云天尊所殺,甚至連昊天帝也因此遭到重創。

    帝后娘娘與二公子一般,走的也是歸墟成道的路子,在終極虛空中束手束腳,小心翼翼,不斷有冷寂之風吹拂,與她的歸墟熱寂之風抗衡,削弱她的實力。

    兩人對戰商君,這一戰著實辛苦。

    再加上虛生花破解葬道神棺實在太利索,以至于太初錯判了虛生花的實力,擔心虛生花會殺上終極虛空,因此不戰而退。

    “那到底是什么人?怎么連三公子凌霄傳授的葬道神棺也能如此輕易的破去?”太初大皺眉頭。

    帝后娘娘道:“那是上蒼虛生花虛公子,本宮當年還想招他為入幕之賓,養成面首。但他才華氣度當世絕代,不覺間便讓我折服,因此引為道友。”

    太初揚了揚眉毛,冷笑道:“你當年沉迷于御天尊那等小白臉,而今又沉迷于虛生花,原來梓潼你喜歡這樣的男人。”

    帝后娘娘淡淡道:“我與御天尊之間清白無痕,與虛公子也是清白如玉。我無需瞞你什么,從你與賤人私通以來,本宮便面首無數,報復你,無需在這上面瞞你。他二人是謙謙君子,我心中只有敬重欽佩。”

    太初面色陰沉,哈哈笑道:“藍御田暗算你的事情,你便忘記了?”

    “藍御田是藍御田,不是御天尊。”

    帝后娘娘冷笑道:“太初,在我心中你永遠也比不上光風霽月的御天尊,也比不上謙謙如玉的虛公子!”

    太初大怒,閃身離去:“蕩婦!”

    帝后娘娘目送他遠去,笑道:“以虛公子的實力,肯定是無法破解葬道神棺,那口葬道神棺一定有貓膩!多半是星犴天尊在里面動了手腳!”

    太初含怒而去,身形消失不見。

    帝后娘娘放緩腳步,過了不久,只見虛生花托著秦牧的棺槨走來。

    虛生花停下,向帝后見禮,道:“娘娘,許久不見了。”

    帝后娘娘還禮,目光落在他身后的影子上,淡淡道:“商君,在終極虛空中我不是你的對手,但在外面,你不是我的對手。還是不要嘗試了。本宮來見虛公子,并無惡意。”

    虛生花影子一動不動。

    虛生花道:“娘娘見過我了。”

    帝后娘娘看著他的面容,嘆了口氣,低聲道:“這世間的奇男子雖多,但少有如虛公子這般的,可惜,你我為敵。若是能夠化干戈為玉帛,與虛公子把酒言歡,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虛生花道:“娘娘若是棄天庭而投延康,便可以化干戈為玉帛。”

    帝后娘娘搖了搖頭:“不可能了。本宮與天庭,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豈能因為一個紅顏知己而拋棄天庭?”

    棺材里,秦牧忍不住道:“娘娘若是肯放棄天庭的話,我可以保媒,把虛兄許配給你。娘娘若是不介意的話,我覺得我也可以……”

    “臭男子,閉嘴!”帝后娘娘勃然。

    虛生花不動聲色的把棺材蓋合攏,秦牧的聲音頓時無法傳出。

    “娘娘,你我各自有道,只是歧途分路。”

    虛生花長揖到地,道:“今日與娘娘一別,來日戰場相逢,望娘娘不必留手。”

    帝后娘娘還禮落淚,掩面而去:“也望虛公子不必留手。可恨未能早結識虛公子,倘若早百十年,或者公子早生百萬年,你我或許會是另一種結局……”

    虛生花目送她遠去,繼續托起棺槨繼續趕路。

    秦牧在棺材里敲了敲,虛生花打開一線,秦牧聲音從棺材里傳來:“虛兄,若是帝后肯投延康陣營,對戰天庭,必然是壓倒性的優勢。你何不委屈……”

    啪!

    虛生花把棺材蓋死,想了想,又取出其他釘子,拍入棺材蓋。

    另一邊,太初風馳電騁,先虛生花和帝后娘娘一步返回元界,徑自來到天庭大營,不及去見昊天帝,而是直接闖入造父天宮,殺氣騰騰。

    造父天宮中,星犴天尊四周漂浮著一個個大腦,他控制的大腦數量更多了,神腦矩陣的規模越發龐大,運算更快,更加精妙。

    太初身上的殺氣突然消失,面如春風,徐徐走來,笑道:“星犴天尊,好生悠閑。天尊,你造的葬道神棺只怕有些不對勁吧?”

    星犴抬起頭來,瞥他一眼:“如何不對勁?”

    太初和顏悅色,笑道:“羽林軍押送葬道神棺前往祖庭的路上,被一個叫虛生花的劫了道,搶走了葬道神棺。那虛生花直接把神棺打開,將牧天尊釋放出來。倘若是真正的葬道神棺,豈會這么容易被打開?”

    星犴詫異,站起身來,疑惑道:“虛生花的本事我知道。我曾經前往元界西土拜訪過他,他的實力的確很強,當年我也敗給了他。但他斷然不可能破解我制造的葬道神棺,他沒有這個實力!”

    太初眼中閃過一道寒芒,臉上的笑容更盛,悠然道:“我親眼看到他把四十九根戮道神釘輕而易舉的起出來,沒有任何困難之處。牧天尊身上的五十根戮道神釘也被他輕易……”

    “等一下!”

    星犴抬手,疑惑道:“四十九根?不是九十九根嗎?”

    太初眼中的殺意一點點滲透出來,臉上的笑容更多了:“你告訴我,這九十九根釘子,一半釘在棺材上,一半釘在牧天尊身上……”

    星犴點頭:“不錯。”

    太初笑容轉冷:“我便是這么做的,然而根本沒有任何用!”

    星犴元氣化作一根長釘,又以元氣化作一口棺槨和秦牧的“尸體”,他抬手拍了一根長釘入棺,長釘一半在棺中,一半插入“秦牧尸體”中。

    星犴連拍九十九根長釘,道:“只消這樣,便可以困住重傷的牧天尊。別說牧天尊,就算是成道者也會被困死在棺中無法脫身!”

    太初瞠目結舌:“你說了一半釘入棺材……”

    星犴臉上的詫異之色更濃,搖頭道:“九十九根,哪里能均分?太上皇理應想到這一點。我要繼續做功了,太上皇請便。”

    太初渾渾噩噩,向外走去,頭腦中一個個念頭碰來撞去:“九十九根,一半,不是四十九根和五十根……”

    星犴等到他走出造父天宮,立刻拍了拍手,箱子噠噠噠跑來。

    星犴飛速收拾細軟,塞入箱子里,道:“太初太蠢,誤會了我的意思,但是他需要有人來背鍋,這個人一定是我!他這次離開后,醒悟過來時便會來殺我!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速速離開。”

    箱子歡喜鼓舞,跳躍不停。

    星犴又從箱子里取出一些神魔肢體,搗鼓一番,造了個人,隨即元神挪移,進入這具新身體之中,留下自己原來的肉身。

    他把箱子塞入神藏,閃身離去,一路走出造父天宮,消失在天庭神魔之間。

    突然,造父天宮中一聲巨響傳來,太初怒聲道:“星犴天尊勾結牧天尊,罪該萬死,已經被我斬了!”

    星犴走出天庭大營,微微一笑,放出箱子,與這個小怪物一前一后走入山林:“我而今是自由身了。”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