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2712-43052816/

第六十六章 何人敢辱我太初法?
    長安城,乃是東勝神洲大唐國土的都城。

    三十六條花柳巷,七十二座管弦樓,三州花似錦,八水繞城流,作為人道昌盛的大國首都,長安城內的繁華與宏偉,自是不必細說。

    且說觀世音菩薩,自領了如來佛旨,在長安城訪察取經的善人,查詢到一位乳名江流兒的年輕和尚,催動神通推算前因后果,頓時知曉,這和尚正是極樂中降生的佛子,今世的取經人!

    找到了取經人,菩薩便也不再耽擱,直接現出菩薩真身,駕著祥云,手中拖著凈瓶楊柳,直沖九霄。

    觀世音菩薩降臨,自是驚動四方,就連大唐天子,也是從宮中走出,在禁衛軍的護衛下,眺望著高空中的那菩薩身影。

    “敢問上仙是何方人士,來我大唐地界,所謂何事?”

    大唐地界雖是人道國度,但畢竟此界乃是地仙界,作為大唐帝國皇帝,對于仙神修道者也是沒有少見,因此當觀世音菩薩現身后,大唐天子并不吃驚,看起來很是從容。

    “貧僧來自靈山,乃佛祖座下觀世音菩薩,今日偶然游歷至此,察覺此地所修之道皆為小道,度不得亡者升天,消不得罪惡冤孽,我有大乘佛法三藏,可以度亡脫苦,壽身無壞。”

    觀世音菩薩話音落下,佛光漫天,之后端坐祥云之上,不再言語,等待著下方那位人皇喜出望外的向她求取真經。

    然而,那人皇的反應卻是出乎了她的預料,但見對方只是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隨后無所謂的搖了搖頭,“哦,原來又是個來傳教的啊!”

    嗯?又是個來傳教的?

    觀世音菩薩被人皇這弄得有些懵,難道在她之前,還有其他修士來這大唐國度傳教?

    若是這大唐天子見慣了各種道法仙神,沒有了對于佛法的敬畏與向往之心,這西游取經計劃,該如何進展下去?

    “菩薩來自靈山,想必還不清楚,我大唐地界,敬天地,受皇天后土庇佑,乃是少有的祥和安寧之地,皇家中更供奉有得道真仙,大乘佛法什么的,就不必再提了!”

    取經的第一個環節便發生了意外,觀世音菩薩不知道問題出在了哪里,這和她預想的萬民跪拜,人皇渴求大乘佛法的情形不同,被人皇這么一弄,她感覺取經計劃,快要被搞砸了!

    “陛下有所不知,世間仙佛,又有高下之分,陛下所供奉之仙長,未必就是真的得到真仙,不知陛下可否將皇家供奉請出,與貧僧談法論道,比一比究竟是仙法好,還是佛法更勝一籌?”

    “這樣啊,比一比也好!”

    人皇倒也沒有反對這個建議,而是低聲吩咐身旁的官員,道:“你且去供奉殿中,將仙長請出!”

    只是那官員面露難色,小聲道:“陛下,您也知道,那位仙長乃是有道真仙,平常不干涉國事,一心閉關修道,就這么貿然請他出關,會不會過于唐突?”

    “無妨,你且告訴仙長,就說有佛門菩薩降臨,說仙長所修之道乃是小道,要和他談玄論道,比一比誰的道法才是真正的大道!”人皇面帶笑意道。

    他聲音雖小,但怎瞞得過那觀世音菩薩,聽到這人皇的話語后,菩薩的臉色頓時變得有些復雜。

    這人皇,心思怎如此古怪,這一句話,便替佛門架了梁子,無論接下來論法自己能不能贏,總歸是先將皇家那位供奉給得罪死了。

    “何人敢辱我太初法?”

    就在觀世音菩薩心里思索著在接下來的論法中該如何進行時,虛空中,突然有金光大道撲面而來,而在漫天金光中,有清脆悅耳的聲音響起,只是這聲音中帶著寒霜之氣,其中的慍怒之意不言而喻。

    菩薩轉頭放眼望去,只見東方天際,一條由金色蓮花鋪就的道路貫通而來,在那金蓮大道中,一道身穿淡黃色長裙的絕美少女,赤裸著玉足,帶著一股連她都感到忌憚的威壓,漫步而來。

    “我道是誰,原來是觀世音菩薩,菩薩雖佛法高深,但貶低我太初法門為小道,未免有些過了吧!?”

    黃衣少女踏空而來,剛一定住身形,便直接開口發難。

    看到來人,觀世音菩薩面色變得極為精彩,一臉的難以置信。

    少女是婠婠,這個名號在三界中并不響亮,但幾乎三界中有些能耐的強者,都知道,在太初老祖,也就是勾陳大帝座下,有位故交親信,一言一行,幾乎便代表著勾陳大帝的意志!

    觀世音菩薩原以為那所謂的皇家供奉,也就是某個貪戀紅塵權勢的散修罷了,誰曾想到,自己所挑選的比試之人,竟然是這么一塊鐵板。

    勾陳大帝的代言人,這來頭,絕對不在自己這位佛祖親傳大弟子之下。

    西游取經計劃的第一個環節,勾陳大帝便給自己弄出了個大麻煩,莫非天庭要出爾反爾,阻止西游取經繼續下去?

    “施主這是何意?可是勾陳大帝的意思?”

    觀世音菩薩并沒有回答婠婠的問題,而是直接反問。

    她必須要弄清楚,究竟是不是勾陳大帝要阻止西游計劃進行下去,若是大帝的意思,那此事就不是她一個菩薩所能摻和的,必須由佛祖出面,與天帝直接溝通才可。

    “大唐國度,乃大帝直屬之地,大唐立國也是得到了大帝認可!”

    婠婠冷聲道:“自大唐立國以來,我便受大帝旨意在此擔任皇家供奉,護佑大唐帝國不受妖邪侵犯倒是道友你,來此傳教,可曾得到了大帝的許可?”

    聞言,觀世音菩薩心里略微松了口氣,如此說來,倒也并非勾陳大帝故意阻攔西游取經計劃,看樣子,倒是眼前這位少女,還并不清楚天庭與佛門間的因果,對于西游計劃,估計也是不怎么知情。

    “有沒有得到大帝許可,施主一問便知,何須質問貧僧?”

    取經才剛開始第一步,便受到了不小的阻攔,觀世音菩薩饒是好脾氣,心里也是有些不痛快,聲音,也是冷了幾分。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