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632-38136913/

第九百四十一章:偷救二寶
    第九百四十一章:偷救二寶

    晚飯的時候,有傭人敲門喊她下去吃飯,十一悶悶的聲音從被子里傳出來:“我有點不舒服,不吃了。”

    傭人也不敢多問,下去把十一身體不舒服,不下來吃飯的事回稟了唐昱,唐昱也沒在意,在他眼里,十一只是他花錢請來的保鏢,吃不吃飯,身體舒不舒服,他也不甚關心。

    晚飯后,差不多十一點的樣子,黑影就上來叫十一出發了,其他人都準備好了,就她還沒有下樓集合,黑影不怎么高興的親自來叫她。

    咚咚咚!

    敲了門,等了幾秒,無人應答。

    砰砰砰!

    這次改成拍門了,等了幾秒,還是無人應答。

    黑影沒什么耐心,試著擰了下門把手,發現門沒有反鎖,他就直接走了進來:“十一,你磨蹭什么呢?”

    沒人回應,屋里黑漆漆的,黑影開了燈,看到十一還在睡覺就火了,沖過去低聲吼道:“你怎么還在睡覺,昱少請你來是睡覺的嗎?給我起來。”

    他的聲音很大了,可床上的十一還是毫無反應,像耳聾了一樣。

    黑影頓感不對勁,一個職業的殺手,沒道理人都走到她床邊了,她還睡的像一頭死豬。

    意識到不對后,黑影才注意到十一的臉色,看起來好像發燒了,他探手一摸,手背立刻傳來起碼四十度的溫度。

    “靠,早不生病晚不生病,偏偏這個時候生病,你存心的吧。”黑影看她已經燒暈過去了,氣的不行,黑著臉下了樓。

    唐昱已經等的有些不耐煩了,見黑影一個人下來,問道:“怎么回事?”

    黑影氣道:“高燒,燒暈了。”

    唐昱聞言蹙眉,自己花錢請了一個保鏢,關鍵的時候還燒暈了,他去哪兒說理去?

    “等我明天再找曼陀羅算賬,先去唐家。”唐昱不悅的起身,朝著別墅外走去。

    黑影帶著人跟了上去,一行人上了幾輛車,陸續開出了大門,唐昱帶走了三分之二的保鏢,且是三分之二的精銳,剩下的三分之一充其量只能看看家,不過手里都有槍,也沒那么好對付。

    聽到汽車的聲音越走越遠后,“昏迷”過去的十一睜開了眼睛,眼底并沒有高燒病人的病態,反而透著肅殺和冰冷。

    她的體質特殊,比一般的人都要強悍,且愈合速度也比一般人快,甚至對很多藥物都有抗藥性,一般的毒藥、麻藥、迷藥等用在她身上,藥效都會大打折扣。

    這些都是她加入曼陀羅之后被試驗出來的,也不知道是始終這樣,還是在島上被當成小白鼠的時候磨煉出來的特殊體質。

    頂著四十度的高燒,她也沒有找藥吃,而是開足了暖氣,又捂了好幾層被子,讓身體快速發汗,只要發汗的速度快,她的燒就退的快。

    唐昱來回唐家至少都要兩個小時,再算上交易的時間,至少要用兩個半到三個小時,她退燒可能需要半個小時,剩下兩個小時的時間,足夠她帶著二寶離開紐約了。

    半個小時后,捂在被子里的十一出了一身的汗,她摸了摸額頭,已經沒那么燒了,便起身去了浴室,泡了一個熱水澡,疏松了筋骨后,全身輕松。

    隨后她從衣柜里找出一套黑色的皮質夜行服換上,將自己的腰帶扣在腰上,又把自己的槍支彈藥和匕首全都扣在了腰帶上,最后一邊把長發高高扎起,一邊走出了房間,從房間的鏡子里能看到她高挑冷酷的背影。

    已經晚上十二點了,別墅里的傭人都各自回了房間,十一從房間出來后先去了頂層的閣樓,閣樓里有一個狙擊手,唐昱不在家,他人也松散了下來,正躺在簡易的小床上休息,見十一進來了問道:“有事?”

    “收拾一下,跟我去唐家。”十一說道。

    狙擊手一聽去唐家就明白了,肯定是唐昱另有安排,可能想讓他暗中狙殺了唐簡,他一個鯉魚打挺就跳下了床,走到窗口,拆了狙擊槍裝進了槍盒里,背著槍盒往門口走。

    十一側身站在門口,等狙擊手從門內走出來后,抬手快狠準的將他砍到在地,狙擊手都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就暈倒了。

    重新把狙擊手拖進了閣樓,十一關了門,淡定的去了地下室。

    地下室被改成了監控室,有四個保鏢黑白輪班,全天24小時關注著別墅里的監控畫面,現在有兩個值夜班的保鏢在里面。

    同樣的,唐昱一離開別墅,他們也松散了下來,一人已經躺在休息的沙發上睡著了,一人坐在監控前昏昏欲睡。

    十一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她的動靜不大,沒有吵醒已經睡著的人,只是讓正在打瞌睡的人聽到了動靜,回頭朝她看了一眼,見是自己人又放松了下來。

    “你怎么沒跟昱少去唐家?”這保鏢打著哈欠問道。

    “昱少讓我留下來看家,你這邊沒什么情況吧。”十一說著就走到了他身后。

    這保鏢困意連連,搖頭晃腦的道:“沒……”

    剛說了一個字,人就被打暈了,歪頭倒在了椅子上。

    她雖是殺手,卻不會濫殺無辜,因此只是把這些人打暈,不到萬不得已,她都不會開槍。

    打暈了這個保鏢后,十一又悶暈了床上睡覺的保鏢,之后關掉了別墅里的所有監控,神色平靜的走了出去,關死了門。

    唐昱帶走了大部分的保鏢,別墅里剩下的保鏢已經不多了,不過負責巡邏的保鏢還是很盡職盡責,圍著別墅一圈又一圈的查探著動靜。

    十一是唐昱請來的保鏢,自然沒人會對她起戒心,她說要去看看二寶,負責看守的保鏢也沒有阻攔就放她進去了。

    她進了房間,小二寶正在熟睡,睡的嘴角吐泡泡,真是一點兒也不知道自己即將面對被販賣,再也見不到爸爸媽媽的命運。

    十一不免覺得好笑,這份淡定倒是和安之素很像。

    她把二寶抱了起來,又撕碎了床單,用布條把二寶牢牢的綁在自己胸前,就這樣小家伙都沒有醒,只是條件反射的張嘴隔著衣服啃了幾口她的胸。

    十一:……

    “小色寶。”十一輕輕地在他小屁屁上拍了一下。

    二寶扭了扭屁股,舒服的把小臉埋在她胸口間睡的更熟了。

    十一也是服他,拿出準備好的小耳塞,塞進了他的兩只小耳朵里,避免發生槍戰的時候,槍聲會震壞他的耳膜。

    走出房間下了樓,負責看守的保鏢見此問道:“你要帶他去哪兒?”

    “昱少讓我把他帶去唐家。”十一面不改色的說道。

    保鏢很警惕的道:“我打個電話確認一下。”

    說著他就拿出了手機準備撥打黑影的電話確認。

    但是手機剛解了鎖,一只手就扣住了他的手腕,用力的擰了一下。

    “啊……”保鏢發出一聲慘叫,另外一只手就從腰間摸出了槍。

    十一一個側身旋踢把他的槍踢到了地上,可還是讓他扣響了扳機,響起了槍聲。

    她眉目一沉,干凈利落的解決了保鏢,拔腿就朝外跑。

    可這一聲槍聲已經驚動了巡邏的保鏢,保鏢們從四面八方朝著這邊圍堵了過來。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