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607-37432762/

第448章 決定報仇
    溫厲琛微微一哼,伸手扣住她的細腰,把她按到了懷里,“還說沒有,你難道不知道,你每時每刻都在吸引我嗎?”

    蘇希心頭甜滋滋的,嘴卻繼續不承認,“我又沒有做什么動作,又沒有干什么,我才不認這個罪名呢!”

    溫厲琛有些沒好氣的彈了一下她光潔的額頭,“嘴硬,晚讓你好好受。品書網 ”

    這句話讓蘇希立即瑟縮了一下,必竟晚的男人,和現在這個男人完全判若兩人,明明他俊美之還帶著一絲溫潤,可是,為什么一到了晚,要了她的命呢?

    “怎么?怕了?”

    “誰怕了!我才不怕。”

    “好,晚才知道結果。”

    蘇希立即想哭,她是總能鉆進他的圈套里去了,這下,他好像更有理由來欺負她了。

    婚禮的場地,蘇沁離開了,然而韓陽和顏夢卻不知不覺的相處了一個下午,聊著彼此的經歷,竟然十分的悅愉,一種情愫不知不覺的纏著兩個人,令他們對彼此都起了好感。

    愛情是這么來得突然,令人猝不及防,可這份心跳的悸動,一定是孤單的心靈里,那最動人的色彩。

    仿佛人生里,瞬間有了目標,有了方向,有了期待。然而,這次的婚禮,最苦逼的還是一個人了,那是邢一諾了,她背來的書包里,還有幾本練習本,由于馬要星期一了,她實在沒有時間做作業了,只能背到了婚禮,趁著大家都休息的時候,她

    趴在一個別墅的書房里,苦哈哈的在寫作業。

    最痛苦的莫過于,題目認識她,她不認識這題目,以是,她無奈,只好求助于溫涼曜,以是,這兩個人是一個教一個學,在這里消磨了一下午的時間。

    邢一凡輕松自在,但是,也有不少的功課,他拿著筆記本在一旁做他的事情。

    五點左右,邢烈寒帶著唐思雨回來了,唐依依的去世,令唐思雨還是受到了很強烈的影響,晚稍稍的出席敬酒她回房間里了,她獨自坐在房間里,雖然看見了唐依依去世的樣子。

    可她一絲也沒有感覺到恐懼害怕,她只有一個強烈的念頭在心底,那是替她報仇,讓害她的人,付出代價。

    警方那邊的結果是唐依依有可能自已跳樓,因為在她跳樓的時候,對面有人證看見了這一幕,但是,在她跳樓之前,似乎她的房間里有人,她應該是被逼絕路,才選擇了輕生這一條路。

    不用猜測,肯定是邢巖的人,只有邢巖的人來抓她,她才會選擇跳樓,也不想面對這個變態男人。

    晚一些,唐思雨聽到身后的推門聲,她回頭,邢烈寒輕輕的邁步進來。

    “兒子呢?”

    “我讓爸媽帶著他一起去睡了,你沒事吧!”

    “我心里很亂,想了很多以前的事情。”唐思雨不想瞞他,她在他的面前,不想假裝無事,她也不想故作堅強。

    邢烈寒坐到她的身邊,伸手攬著她,“以前的事情別再想了,即然一切不可挽回,我們只要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對得起自已和他們了。”

    唐思雨輕輕的點點頭,“你說得對,我以前恨過邱琳,也討厭唐依依,但現在,看到她們的下場,一切的過往都消失看談了。”

    “我已經讓韓陽去查探跟蹤這件事情了,明天一早,我約了最好的律師見面,以你的身份,直接把邢巖告法庭,你沒有問題吧!”

    “我恨不得殺了這個男人,我要告他做牢。”唐思雨堅定的回答。

    “好,那我們早點休息,明天一早再來想這件事情,你今天也夠累了。”

    今晚,雖然是他們的新婚之夜,但是,邢烈寒只是抱著她睡了一晚,唐思雨也只有在他的懷里,才能安穩的睡去。

    清晨。

    邢烈寒的手機響了,他看著還在睡的唐思雨,他拿起走出了房間,來到旁邊的陽臺接起,“喂!”

    “我剛去警局了解到一些情況,唐依依的死不算是意外,是受到威迫而死的,警方找出了當時找她的那三個男人,但那三個男人已經逃離境外了,暫時找不到他們。”

    “律師準備好,我馬帶著思雨過去見他。”

    “他們已經來公司了。”

    “好!”

    “老板,慕飛出事的錄相我也看了一遍,是人為,應該是邢巖想置他以死地,想要毀滅他手里的證據。”

    “我知道。”

    “老板,你最好小心一些,邢巖眼線眾多,萬一讓他知道,你正在接受這件事情,他肯定也不會擺休的。”

    “我知道。”邢烈寒說完,轉身,看見唐思雨站在身后,他立即做出決定道,“我決定先送我爸媽和兒子他們出國渡假,在這段時間,他們不宜留在國內。”

    “好。”

    “一諾一凡一起過去,邢巖對我家太了解了,我不希望這個時候,他們出任何事情。”

    唐思雨非常同意他這么做,正好,他們蜜月的是一個島屹,只要行蹤做得好,邢巖一時之間絕對找不到他們。

    “我會和我爸聊這件事情,你先準備一下,我一會兒過來接你去見律師。”

    “你去吧!也看看兒子。”

    邢烈寒一走,唐思雨回房間選了一套衣服穿,她在選擇顏色的時候,選了一條灰色的套裙,想到唐依依還躺在冷冰冰的地方,她希望這件事情趕緊結束,讓她安息。

    邢烈寒沒有隱瞞父親,把事情說完,邢正霆叮囑他們小心行事,他會帶著家人先出國,也免去他們的擔心。

    同時,同樣身為邢家的人,他替邢巖這樣的邢家人感到痛心和憤怒,簡直丟了歷代祖宗的臉面。

    唐思雨下樓的時候,邢烈寒在等著她了,兩個人一同去了公司。

    邢巖的耳目眾多,不過,他一直在關注著醫院里慕飛的情況,他心想,慕飛已經傷成這樣,他沒有精力再對付他了,但是,慕飛還活著,那意味著他的危機沒有渡過,他必須要小心對待。只是現在慕飛的身邊按排了很多的保鏢,他也沒有辦法靠近。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